往复论坛 - 对北师大学术不端调查意见的质疑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往复 > 往复论坛 > 对北师大学术不端调查意见的质疑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博雅塔

          对北师大学术不端调查意见的质疑

                邱居里

一、调查中不寻常的违规
  我是北师大古籍研究院教师,自今年4月向学校实名举报本院副院长魏崇武硕士论文和公开发表论文抄袭,至此已历时五个月。这本是校园内一起很普通的学术抄袭案,出乎意料的是,调查背后竟然有党委书记亲自干预,还引来民进北京市委插手。
  北师大职能部门的调查出现多次严重违规,比如,将我的举报材料泄露给被举报人。又如,调查组结论刚刚得出,即有人向被举报人泄密。这显然是与被举报人通同作弊,使被举报人有恃无恐,在调查中继续提供伪证,并对我进行恶意人身攻击。更骇人听闻的是,在调查尚未结束之前,被举报人竟敢于向学校坚持索要“纸质的鉴定意见”,并搬动民进北京市委横加干预,以公函逼迫北师大党委。而北师大竟也惟命是从,在尚未经过校学术委员会认定的情况下,党委刘书记派副书记和统战部长,向被举报人单方面“当面口头通报鉴定结果”,并任由被举报人在网上反复发布。凡此皆说明学术不端的调查一开始就纳入权力操作之下。
  北师大党委书记和民进北京市委的所作所为,提供了一个鲜活的例证,显示出当权者如何滥用职权,无视法规,操纵调查。

二、不顾客观事实的调查意见
  9月14日,北师大社科处处长及两位学风委员会委员约我谈话,出示了校学风委员会签署的调查意见。内容三条如下:
  一、被举报人论文和举报人论文在完成和发表时间大致相近,抄袭行为难以判断。
  二、举报人提供的雷同地方多为历史事实性的公开资料,论文均可使用,难以判定为抄袭。
  三、被举报人论文在“文献综述”部分应将引用的全部材料列出或加以说明。
  这个意见的前两条完全违背客观事实,而且都是我曾经驳斥过的。
  第一点,被举报人涉嫌抄袭的两篇论文,周良霄先生论文发表在1993年8月,我的论文发表在1993年12月。而被举报人的学位论文完成于1994年5月,发表于1995年1月和1996年1月。换言之,被举报人的论文完成分别晚于我们的论文9和5个月,发表时间更晚于我们的论文1~2年,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有案可稽。调查意见所谓双方论文“完成和发表时间大致相近”,是明显违背客观事实的。
  第二点,被举报人论文与周先生和我论文的雷同之处,并不仅仅在史料上,更明显体现在判断、分析、考证和研究结论上;此外论文中还有许多相同、相似的文句,甚至我研究中的失误,也出现在被举报人的论文中。我在向社科处调查提交的《魏崇武学术不端情况的具体说明》中已逐条举证,不容含糊其词。教育部明确规定,“引文应以原始文献和第一手资料为原则。凡引用他人观点、方案、资料、数据等,均应详加注释。凡转引文献资料,应如实说明。”(《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学术规范》第三条《学术引文规范》)可见,即便是文献资料,转引也必须说明,更何况还包括大量的观点、思路、考订、结论。因此,调查意见的第二条也是完全违背客观事实的。
  关于第三点,涉及到了被举报人论文的部分学术不端问题,不过“应将”二字含糊其辞。事实是,被举报人不止是在“文献综述”部分不列出和说明引用过周先生和我的论文,而且在其全部论文,包括正文、注释、主要引用文献、参考研究论著,没有一字提及我们的研究。
  被举报人在“文献综述”中说:“赵复是理学北传的关键性人物,然而其生平事迹却记载甚少。至于其生卒年至今只有侯外庐等先生主编的《宋明理学史》附注中作过一点考证。”当他“发现以上考论并不恰当,很值得商榷,所以觉得有必要对赵复的生平事迹重新作一番考订、整理。”这一陈述,被举报人提交于我们论文发表的9和5个月之后,发表于我们论文的两年之后。即被举报人明知周先生和我的研究,而且主要参考和大量引用我们的论文,却编造伪说,掩盖抄袭实迹,显示他的论文全部是自己的发明。这是被举报人涉嫌有意抄袭的确凿证据。根据教育部颁布的学术规范,即使作者在附后的文献目录中列举了引用的论文,而在采用其观点或资料时有意回避,不作标志注释,也属于抄袭(《高校人文社会科学学术规范指南》第4.4.4条《不可故意回避》)。更何况被举报人大量引用我们的论文,却全然不加说明。这正是教育部学术规范定义的抄袭。
  还必须指出,被举报人提交和发表的论文属于学术史范畴,而且他涉嫌抄袭的两篇论文都是历史论文。然而,社科处聘请的校内外鉴定专家,“分别为古代文学、古典文献学、古代汉语”三个专业方向,全部属于中文学科。也就是说,是在被举报人及其论文导师所在学科内进行调查,而未顾及涉嫌抄袭历史论文这一客观事实,不聘请历史学科专家进行鉴定。5月学位办的调查,聘请的三位专家同样属于上述三个专业,我当时就向学位办和社科处提出过这种调查的不合理之处,明显有利于偏袒和包庇被举报人。但是,社科处聘请专家依然如此,这又当作何解释?
  教育部的规范如此明确,调查意见却反复强调“难以判断”抄袭。问题很清楚,关键不在于抄袭的事实难以判定,而在于调查方的主观意愿究竟如何。联系到调查中出现的种种违规,调查方庇护被举报人的立场无须怀疑。
  即使明显违背客观事实,竭力有意掩饰、淡化抄袭,这样一份措辞含糊的调查意见,就能作为被举报人魏崇武的护身符吗?

三、对学风委员会的质疑
  第一,北师大《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实施细则》规定,受理举报和主持学术不端调查,是校学术委员会下设的学术道德和学风建设委员会的职责。但是,当我4月下旬举报时,社科处告知我,在网上已经公示一年的学风委员会,一直没有得到学校的正式任命,因此暂时无法展开调查。拖延了近两个月后,社科处在6月20日通知我开启调查时,仍然说因为没有学风委员会,所以调查由校学术委员会负责,社科处具体组织进行。社科处的说明是实事求是的。开学前后,校学术委员会主任和网上公示的学风委员会主任,都向我证实了学风委员会并没有正式成立。奇怪的是,这个之前一直未正式成立、也无法受理举报和主持调查的学风委员会,当调查意见需要它来签署时,就突然现身,并且果真就签署了意见。
  第二,这份意见虽然是以“学术道德与学风建设委员会”的名义签署,加盖的却是“北京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处”的公章。如果学风委员会果真已经正式成立,作为校学术委员会下设的“职能机构”,怎么可能在网上公示近一年多之后,还没有机构的公章?
  第三,学风委员会对调查情况和调查组的鉴定意见也并未经过开会讨论认定,而是由社科处领导拿着调查意见分别找委员说明,这种做法同样不符合严肃认真的调查原则。
  第四,被举报人在网上公布民进北京市委和北师大党委书记的干预,这是一条极为重要的调查违规的证据。我在8月27日即已提交给社科处,并请转呈校学术委员会,但是通知我调查意见的两位学风委员居然都没有看到。如此重要的证据,为什么没有送呈学术委员会?
  第五,北师大《细则》规定,学风委员会的职责,除审核专家组的鉴定意见外,首先应对调查情况进行审核。但是,我在7月下旬、8月27日多次就被举报人擅自在网上发布“校方结论”通报社科处,请社科处转呈学术委员会;8月1日和9月5日,我又两次以文本形式向学术委员会汇报调查中发生的种种违规情况,都被置若罔闻。学风委员会理应对调查中发生的大量违规进行调查,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只有在这种前提下,才有可能讨论调查结论是否公正。然而,委员会没有对调查中的违规提出任何质疑,就签署了调查意见,这是履行学风委员会的职责吗?符合端正学风的宗旨吗?
  总之,一个尚未正式成立、若有若无的学风委员会,既没有亲自受理举报,组织调查,也不能正视调查中的种种违规,就草率地对职能部门呈递的旨在包庇被举报人的调查结果签单,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态度,也是我无法接受的。

  我举报魏崇武是严肃的,是有大量事实作依据的,并严格遵循举报程序。我希望被举报人也撕开面具,站到阳光下来公开较量,并回答公众的质疑。然而,他除了拙劣的掩盖之外,就只会谩骂。而他背后的庇护者却借调查之名,希望我接受一个明显不公正、不符合事实的结论。面对北师大党委,面对民进北京市委,我作为一名普通教师,深感遗憾。而我所能做的就是行使一个公民的权力——说出事实,揭露真相。
  感谢网友们对我的支持。我更希望人们关注这个调查背后的内幕,借此认识学术不端何以会如此猖獗,当权者何以要包庇一个明显涉嫌抄袭的被举报人。

新帖子 09-28-2013 01:52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博雅塔 的主页!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8:12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