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巴黎与纽约的例子:浅谈欧美城市供水系统与水资源管理的发展史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艺文 > 艺文类聚 > 巴黎与纽约的例子:浅谈欧美城市供水系统与水资源管理的发展史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mickeywek

巴黎与纽约的例子:浅谈欧美城市供水系统与水资源管理的发展史


前些日子,去参加南港中研院的环境史的读书会时,在会议中听到了一个极为有趣的说法。

Naive(天真)一词,把字母前后顺序颠倒来看,就成了著名的欧洲高价瓶装水的品牌名字。然而,现代社会的文明生活总让我们过于信赖品牌,天真的以为,瓶装水里的装下的就是自然,或者是纯净的水。但事实上,水的管理,与水的运销,完全不是一件天真的事。相反的,水的管销是一门极大的学问,和极有利润的生意。


1.Veolia公司的历史:巴黎的城市供水与水资源管理技术的输出

法国的水资源管理在一开始,即被视为是私人部门的权利。1782年,沛瑞耳兄弟(the Perrier brothers)公司被授予在巴黎市以水管供水的执照。拿破仑三世主政的第二帝国时期,Compagnie Générale des Eaux公司(即稍后的Vivendi 公司,即现代的Veolia公司)在1853年取得了该公司第一份市政府的合同。当时,由于考虑例如霍乱等流行疫病的爆发致,促使市政府当局在1894年强迫所有的住家必须接上排水系统。

此外,水资源的运用,特别是自来水的供应系统,也随着西方殖民帝国的扩张,延伸其影响力到东亚与南亚地区。例如印度境内许多城市的自来水建设方式,便多半依照英国的模式建立,由官方统一管理。相较之下,法国由私人公司营运城市供水的经营模式,也广泛影响到了其海外殖民地与势力范围所及的区域,例Compagnie Générale des Eaux 的海外分公司在1884开始供应威尼斯城市供水,其后在意大利的Verona、Naples、Bergamo等地。以及该公司在十九世纪以来,陆续在瑞士、葡萄牙与鄂图曼帝国的君士坦丁堡等地建立的城市供水设施。

一杯水的背后有着极其长远的故事,由基本权利到公司的利润,也由殖民的母国,到远东的异国的水井。


2.「茶水夫」(Tea water men)的故事:纽约的城市供水演进史

另一方面,除了巴黎外,我们也可以在其他欧美城市看到类似的例子。随着十八、十九世纪工业化与城市化的到来,欧洲地区传统上依赖井水等水源供应,渐渐为集中化的供水体系所取代。片断化、区域性的传统供水方式渐被放弃,取而代之的是高度集中与整合的供水系统。这种供水系统的变化,1802年发生在巴黎,1808年发生在伦敦,1856年发生在柏林,1883年发生在慕尼黑。

回顾历史,前近代大型城市的供水,在集中化的自来水设施尚未建立前,其实多半依赖着民间供水商贩,提供城市居民的饮用水与生活用水。史语所邱仲麟先生曾经写过专文〈水窝子:北京的民生用水与供水业者 (1400-1937)〉,讨论过北京市的民间供水业者,即「水窝子」与「水夫」,也就是在自来水设备尚未引进北京时,北京城中提供饮用水与日常生活用水的私人供水商贩。

事实上,除老北京之外,国外也有类似例子。例如纽约建置供水设施的历史中,便反映了水井与民间供水业者在历史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十八世纪初期,纽约市由于使用公共水井,导致了一连串的卫生问题。此外,也因为模效英国喝茶的习惯与文化,纽约市出现了许多的咖啡店(coffeehouses)与茶水店(tea gardens),促成了公众对于大量洁净饮用水的需求。于是,一群「茶水夫」(Tea water men)开始供水给担负得起价钱的富人。最后,为了满足人民的需要,曼哈顿更建立了一种特殊的供水系统,专门提供泡茶与厨房使用的饮用水,即茶水帮浦(Tea Water Pumps)。此外,由于必须利用帮浦与井泉提供饮用水,因此在1757年后,纽约市的供输水源即由「茶水夫」负责。

但由于水价甚高,并非人人可以负担买水的「茶水钱」开销,学者估计平均每年需要付四十五先令,来支付水钱的开销。另外,再加上火灾的危机风险,纽约市在1774年开始建立引水道。可是这仍然并非是长久之计。

随着美国独立战争的爆发,以及其后发生于1795黄热病疫情,导致了纽约市的居民更加抱怨茶水夫供应饮用水的不佳,以及水井的水质不良。纽约市迫于压力,转而倾向于由私人供应清洁饮水,便有了设立曼哈顿水公司(Manhattan Company)之议。但在其最初经营的三十二年中,该公司仅完成了23哩的管线,迫使纽约市政府仍旧依赖集水池与水井。最终,由于服务不佳,腐败且没有竞争力,加上一连串的火灾(1828年的大火)与疫情爆发(1832 与1835)的事件,导致了纽约市政府取回了水资源的管理权。


综合而言,18、19世纪以来,欧美各地重要城市的水资源管理,其经营策略可以说经历了一段十分曲折的演进过程。


2012/9/19 寫於台北內湖 一樵




参考文献:

1.Veolia水公司的官方首页介绍该公司的发展简史,参见:http://www.veoliawater.com/about/history/

2.1810年前后,位于纽约Greenwich Street的Tea Water Pumps 的图片,网址:http://blsciblogs.baruch.cuny.edu/h...tea-water-pump/

3.关于纽约城市供水、水利设施与民间供水业的发展历史,可以参考Gerard T. Koeppel, Water for Gotham: A History一书。联结网址:
http://www.amazon.com/Water-Gotham-...l/dp/0691089760

4.Naren Prasad ,Privatisation of Water: A Historical Perspective,3/2 Law,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 Journal (2007), p. 217,available at http://www.lead-journal.org/content/07217.pdf


5.中研院环境史研究群网址: http://www.ith.sinica.edu.tw/member...php?no=6&page=1

6.中研院2012年8月31日第3次环境史研究工作坊议程-网址:
http://www.ith.sinica.edu.tw/academ...p?no=292&page=1



后记:
读书之时,联想至朱子读书有感之诗,诗曰:「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不仅读书如此,事理如此,事实上城市生活亦是如此。

由 mickeywek 于 09-19-2012 10:08 A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09-19-2012 08:41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云南省临沧市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中耿马镇的傣族水井:
傣族水井的形式很特殊,据网页中的介绍,这种水井的井中水面较高,取水较易,不用另加吊桶等等。照片中的四方框中,即为水井井口,为一三面墙面,配合上尖顶的建筑物。

(图片與說明文獻出处來源为《村寨网》:http://ndweb.iis.sinica.edu.tw/race...d=113085&type=2

新帖子 10-17-2012 09:57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云南勐卡一带傣族妇女在竹管前汲取山泉的照片,登录号:00000239。这张珍贵的黑白照片,根据数据库的注记,是在1936年时,由芮逸夫先生拍摄于云南省临沧市沧源佤族自治县勐角乡勐卡村。近来,当时许多当时拍摄的田调照片,都公布在中研院史语所的西南少数民族文物数字典藏数据库中,提供了许多当年学界前辈们所记录下的照片。照片注记说明中,提及勐卡老寨中并没有水井,寨子里的生活用水主要是用竹管汲引山迫到寨子里,再分成上、下两处的出水口。寨子里并没有单家单户的取水处,也就是没有独占性的私人取水口。这两处取水口都是寨子里共享的,人人可以取水。取水处的设计也甚有道理,照片中的这一处是低处的取水口,设在寨子的中心。另一处设在高处的取水口,则是设在佛寺的旁边,供应了宗教仪式与生活用水的水源,也聚集了用水人,也就聚集了寨子里的信众。说明文字中提及,史语所当年西南调查所获得的许多照片中,呈现出的传统傣族寨子中的取水、用水,都带有相当浓厚的小区性质,取水活动的本身,即是日常生活中不可少的一环,同时也是小区成员中交流感情与讯息的重要场所。这张照片中,水管分成两处出水口,其一是在出水的水管后方,另架一个竹槽,由此竹槽向一个石砌的水池供水,此池即为所谓的「寨心池」,功能主要是用来储水备用,以及放生。取水时,寨中的人们经常要接水,让水经由竹槽流入寨心池中,使其常保储水的状态,不可使其干涸,并且要每年加以清洗。其次,竹管、竹槽与水池等取水处的四周地面都有铺设石块,也是寨中百姓集体劳动的成果。


照片的键连(图片與說明文獻出处來源为《村寨网》): http://ndweb.iis.sinica.edu.tw/race...d=113105&type=2

由 mickeywek 于 10-21-2012 02:09 A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10-21-2012 02:05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云南德宏景颇族的祭水祭坛照片1935年4月)

这张照片的拍摄地点位在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拍摄人者不明,时间为1935年4月左右,照片的原始登录号为: 00004277。照片中所记录下来的是景颇族信仰中祭水与祭jahtung 的祭坛。根据数据库的注记,何翠萍教授写道:「照片中架有一竹管,系从水源处引水下来之用。图左是管山洼、管地的jahtung祭坛,图右是祭水的祭坛。景颇做年度小区祭林祭献时,一定会祭水。通常是在水井或水源处。传统祭水祭坛都是方形的,有以木头削出的高垂的缀饰。此图仍可清楚见到。此图所现是景颇普遍祭水的传统祭坛。祭水时,通常也一定会祭祀jahtung。」相较于汉族的祭天求雨活动,景颇族的祭祀水神活动与用水、取水处的结合,可以说是呈现出了鲜明的民族地方特色。

图片联结(图片與說明文獻出处來源为《村寨网》):
http://ndweb.iis.sinica.edu.tw/race...d=117279&type=2

新帖子 10-22-2012 04:11 P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潞西市的傣勒村落与公共石井:

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潞西市的傣勒村落一景,这张黑白照片的拍摄人,以及拍摄时间不明,照片登录号为:00001910。根据数据库中龚艾保先生撰写的照片说明,照片中呈现出傣勒民居与石井的构造特色,一般而言都是极为普遍的土墼(土坯)墙茅草房。该村的巷旁,设有一口提供居民取水的公共石井。井身是用石头砌边,并且封顶,用来挡遮风尘污物。

照片的键联(图片與說明文獻出处來源为《村寨网》):
http://ndweb.iis.sinica.edu.tw/race...d=114809&type=2

新帖子 10-23-2012 04:00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雲南省臨滄傣族的取水竹筒與竹提桶:

照片拍攝於現今雲南省臨滄市滄源佤族自治縣勐董鎮,登錄號為:00000151。照片拍攝時間為1936年,由史語所勇士衡先生拍攝。根據中研院《村寨網》數典資料庫中,由趙效牛先生所寫的註記說明,可以得知照片中,左邊和右邊是一樣的東西,都是取水的竹筒。這兩種竹筒都用於取水。目前,在傣族村寨已經很難見到這種器物。趙先生還介紹到,若將這一批照片串連起來,還可以看出當時的傣族村寨,正處於鍍鋅鐵皮桶與傳統竹筒的取水用具的替代過程之中。

照片的键联(图片與說明文獻出处來源为《村寨网》):
http://ndweb.iis.sinica.edu.tw/race...d=113017&type=2

新帖子 11-01-2012 05:53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大理

引用:
最初由 mickeywek 发布
雲南省臨滄傣族的取水竹筒與竹提桶

照片的键联(图片與說明文獻出处來源为《村寨网》):
http://ndweb.iis.sinica.edu.tw/race...d=113017&type=2



不知这里为何有“筒”与“桶”不同用字。

云南话中有些字音略微不同,如竹筒与竹筩(即打通隔间的竹管)。我想这里即是竹筒与竹筩。

这些微妙的字音字义的消失,更能说明传统文化的嬗变。

新帖子 11-01-2012 09:09 AM
编辑 引用
mickeywek

感谢大理兄的分享,很宝贵的讯息。这些照片的来源,主要来自于1930年代史语所西南田野调查。这一批黑白照片与底片,原本存放在史语所的库房中。随着这几年数位典藏的工作,所方开始有了一系列的整理工作。2003年,正在攻读硕士班的我,当时在史语所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整理这一批老照片。主要是把它们从库房中拿出来,把当初的底片跟照片进行建档与编目。一张张的看,一张张地对着底片,重新建立目录。同时,也一面把照片背后的注记,打字下来,编入电子目录中,作为日后数位典藏的前期整理工作。大理兄提到的竹筒与竹提桶的文字,就记忆所及,应是照原本照片后的文字注记。虽然时日已久,多不可考,但我估计是当时勇士衡先生等人的亲笔注记。

原来,「竹筒」与「竹筩」,在云南话中还有这样微妙差别之处,真的是很珍贵的讯息。非常感谢。

新帖子 11-01-2012 11:16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大理

引用:
最初由 mickeywek 发布
感谢大理兄的分享,很宝贵的讯息。这些照片的来源,主要来自于1930年代史语所西南田野调查。
原来,「竹筒」与「竹筩」,在云南话中还有这样微妙差别之处,真的是很珍贵的讯息。非常感谢。



两者比较,参见涂良军的《云南方言词汇比较研究》(云南大学出版社,2001.6)p173.
其中提及云南使用的一种吹火筒,一般写成火筒,但实际上应为火筩。这是去掉中间隔节的竹管,用以通火。

新帖子 11-01-2012 02:38 PM
编辑 引用
mickeywek

感謝大理先生的分享,很寶貴的訊息。若有機會,很想去雲南當地走走看看。

新帖子 11-05-2012 02:13 P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大理

云南方言本来比较复杂,所以已故语言学家王力先生表示过除了云南和福建方言外,其他方言他都可以听懂。当然,这不是说一些方言如粤语的语音不难,只是他出自横县,那里粤语声调有十个之多,很可能是声调最丰富的。

但资讯如此发达的今天,这样的案例几乎见不到了。都同质化了。

新帖子 11-06-2012 03:59 AM
编辑 引用
mickeywek

大理先生,学生听过徐老师讲过王力先生的事。记得准备北大硕士班入学考试时,还跟师长们借了一本《古代汉语》来补强知识面。我在台湾出生成长,虽非闽南籍,但同闽南同学朋友们,朝夕相处,自然而然,也就学会了闽南方言。不过,台湾一地还有福州话,以及客家移民带来的客语。自小生长的地方,可以说是五方杂处,语言混杂。老一辈的人,甚至因为接受过殖民教育,日语与方言混合在一起使用,也是在地的特色。大理先生提到的云南方言,在台北也有机会接触到。不知道在云南能不能借到《异域》一书,里面提到的国府军队,日后有不少从滇缅一带,转移到泰国,又再到了台湾。这些云南朋友们,有一批定居在新北市的中和、永和一带,当地有所谓的缅甸街、泰国街,滇缅料理街等等,其实都是来自云南的朋友们。自己亲身的经验上来说,大学时代教我太极拳的师傅左先生,也是缅甸的侨生,家乡在云南的昔马镇(昔马侨乡)。左师傅可以说很地道的云南方言,也能作云南特色风味的小吃。左老师说的云南话,我就一句也听不明白。不过诚如大理先生所言,同质化与城市化之后,台湾各种的方言也就趋同了,甚是可惜。很感谢大理先生的分享,若有机会来台北走走,我可以带大理先生到中和、永和一带看看,吃吃扒肉米线和大薄片。

新帖子 11-09-2012 01:48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7:36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