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鸭子、鸡、狗子与二狗子:父亲童年记忆中的山东威海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艺文 > 艺文类聚 > 鸭子、鸡、狗子与二狗子:父亲童年记忆中的山东威海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mickeywek

鸭子、鸡、狗子与二狗子:父亲童年记忆中的山东威海


姜文导演的《鬼子来了》是部很有趣的电影,还记得有次播放给今年刚满八十岁的老父亲看时,父亲笑着说当年在山东威海的家乡,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多年来,父亲其实并不太理解我从事的研究专业,他只是喜欢谈着记忆中的家乡与儿时的故事。去年,我曾答应父亲,要慢慢地把他讲述多年的故事记录下来。但日常生活中大大小小的琐事积累,总是无法好好地静下心来,把口头故事写成篇文章。


父亲的故事中,在威海渔村里管事的村长与年望渐高的长者,在那战乱的年代,每每得看着不同旗号的部队进入这个山东沿海的小村子。而乱世中的百姓,其实多半只图一口温饱饭吃,其余不作他想。但这却并不容易,因为即便在这个小渔村里,村人往往得与各方面的势力作周旋,方才能寻出一条生路。


内地混乱之外,山东威海一地的情况更是复杂,因为英国人曾经殖民过这个小小的沿海聚落,留下了一些遗迹,也记录了一些档案。就目前的研究来看,英国人将不少壮年人加以训练成为了民警武力,甚至也有派至南非一带从军的记录。但英国人离开后,日本军队接着侵入了这个渔村,带来了一些混乱与新的问题。返乡探亲时,父亲还记得外国人在沿海盖有洋楼,带着我去海边一带看看。至今,家乡附近还有洋楼的遗迹。


父亲的记忆中,山东家乡实在太穷了,地方上穷的没有医生,穷得大多数人都不识字,连一、二、三、四、五、六、七的数目字都写不全。甚至,村民生病了,找不到药,也寻不到大夫,大小疾病就会去问「则先生」,看看是要吃什么树根草药。「则先生」是什么呢?父亲说是家乡人信仰的地仙,是海中螃蟹精修练变化成的,非常灵验。


战乱中的威海家乡很穷困,所以也娱乐也不多,村子里唯一可以让人有些逗乐子,在生活中找些趣味的,也只有听一些说书人在村子里讲讲笑话。父亲记得不少段子,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段邻里因放养羊只误食庄稼而兴讼的故事。故事中,涉案两造互控,但却请了同一位代写状子的讼棍。讼棍只图两边赚钱,替放养羊只的一家,写了状纸,上面写道:「三月天,地冻钢砖,铁铦掀不动,羊嘴怎么钻。」县太爷接了状纸,说道:「这亦合理,地冻如砖,羊只怎能啃食庄稼」。庄稼被毁的一家不服气,也去找了讼棍,送了银两,也拿到了一份状纸。县太爷接来一看,上面写道:「羊吃麦苗,四蹄乱刨,羊嘴一呲,连根都掉。」县太爷阅此诉状后也说:「这也合理,羊嘴狠刁。」最后,县太爷判案定罪:「讼棍有罪,罚赔两造,一赔羊只,一赔麦苗」。

至于,为什么判讼棍赔偿羊只苗,县太爷说道:

羊嘴狠刨庄稼麦苗,
四乡百姓但求一饱。
讼师写状收钱两造,
森严国法决不轻饶。

我很喜欢这段甚有趣味的民间段子,文字言语之间甚有一种民间的智慧,但也有一种阿Q式精神胜利的深长意味。

至于,在父亲童年记忆中的战乱岁月,日本军队的人马在威海乡间一贯称为「狗子」。至于帮日本人征收各种物质,代办跑腿的人,则一律被称为「二狗子」。二狗子多半在白天陪着日本军队到村里来,或者要些粮食,或者要追捕民间游击队,但多半是来要些好处的居多。至于,晚上进村索要粮食物资的人马,则多半是游击队这类的民间武力。民间游击队多半是旧时地方上的土匪,混合了各方面杂牌军组成的武装势力。村民不习惯叫他们全名,反而习惯叫他们「鸡」,作为日常生活中谈到「游击队」的代号。父亲说这是为了方便,因为家乡识字的人不多,所以大约连「游击队」三个字都不太认识,村长没办法多作解释,反正一律用「鸡」作为代号,可能是字音相近吧,「鸡」与「击」,在山东地方土话里讲起来差不多。


另外,三不五时,还有另外一股人马会从渔村后山外的内地一带,趁着夜色进村。他们会带着教书的先生,还有土医师、土大夫,以及土牙医到村子来。但鬼子与二狗子一来,他们立马就会趁夜色移动,退回后山的驻地去。总之,这些人很有「敌进我走,敌走我进」的意味。虽然也会以物易物的换着粮食与物品。但他们并不是地方上各种散兵游勇加上土匪组成的游击队,因为两者的衣服颜色并不一样。习惯上,村人不会叫他们「鸡」,村人习惯上叫这股人马作「鸭子」。至于,为什么叫他们「鸭子」,父亲笑着说,因为识字的人太少,生活又很单纯,所以各种浑名代号也就多了。他打趣的说,这「八」字看起来,不就很像是鸭子的嘴巴,扁长扁长的。大约是军队番号上有个乡下老百姓们能够认识得的数目字,有那么个「八」字的字样在番号里,所以索性就把这些从后山另一边来的人马,唤作「鸭子」了。


父亲接着说道,其实取代号的背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白天村子里多半都有狗子与二狗子在,所以邻里谈话时,只要提及有人夜里来村,就会说「昨晚鸡来了,要粮食吃」等等,作为彼此日常言谈中间的代称,以免招祸。此外,父亲又笑说只有孩子们可以编儿歌童谣,拐着弯来骂鬼子与二狗子。父亲记得当时村里附近左右童谣是这样编的:


哇哩哇哩哇,东京来电话。
叫俺去作官,俺不会说日本话。
吃饭叫「眯希」,骂人叫「叭嘎」。
卷了俺一脚,瓦嘎哩吗斯嘎。


这童谣得用山东土话来念,方才亲切有味。总而言之,这是当时小村子中的笑谈,并不涉及现实世界的纷纷扰扰,希望网上朋友们看了不要见怪。其实,这只是过往历史所留下的一些吉光片羽,童谣儿歌传倡的时间久了,也就成了民间的笑谈言语。其实,这就跟「嘉靖、嘉靖,家家皆尽」,「莫逐燕,燕儿日高飞」这一类在历史上记录的歌谣传讲,是一体类同的民俗趣闻。甚至,父亲回乡时,还跟席间与同桌亲友谈到,彼此以为儿时趣闻笑谈。


至于,为什么在一个沿海穷乡渔村中,小孩子们会知道什么叫电话,也知道什么地方是东京。我问父亲说,家乡人会日本话的多吗? 父亲回答我说:「村子里连识字的人都没几个,还日本话。童谣是后山另一头内乡人带来的教书先生们编的,教给孩子们唱」。至于,是谁编的童谣,又为什么这样编,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总之,不管是二狗子也好,狗子也罢,于是村子里不时就有各种人马来来往往,有的白天来,有的晚上来,最忙碌的就是村长。村长白天要陪鬼子、狗子、二狗子,有东西就拿东西出来,拿不出来就用哄的、骗的,拖一天是一天。到了晚上还有鸡、鸭来敲村长家门谈事情。事情渐渐麻烦了,村长没多久就想辞了,更想逃跑。但鬼子、狗子、二狗子不让村长辞,所以就可怜的村长一直没办法辞去这个位子。当然,村民也不让村长逃跑,因为夜里万一鸡,或者是鸭子来村子里,村里没有人识字,那可是万万不行。村长为了应对各方人马的要求,时不时就要跟村民商量。村长不是说:「二狗子要粮食,狗子吃不够」。不然,就是说「鸡,昨晚又来村子里,说是吃的不够,又要些粮食。」不然,就是说:「鸭子昨夜有来过村子里,说是换些东西。这次有没有人要学土牙医,有没有要学识字……」。总之,各家各户就得按份子出粮食,出东西,有时也出壮丁人力。



这样的模式持续了一段时间,日本人终于走了,狗子、二狗子也跑了。村长也老了,不在人世了。于是威海村子里,又来了一批四川来的军队,跟村子后山另一边的人马,又在这小小的渔村用火炮、机枪打了起来。双方交火中,村子里死了不少的人。最后,许多人不是被四川军队拉去山上运补弹药,而被打死在山头上。就是在双方交火中,被流弹所击,死在荒野里。当时,父亲年纪幼小,为求活命被奶奶藏了起来,方了躲过了一劫。最终,为了在战火中求生,父亲还是离开了家乡,一路到上海,又到了香港,还去了日本和马六甲,最后来到了台湾,方才又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有了妻小儿女。父亲的兄弟姐妹们,在日后的战乱中也四散各地,一位伯父后来在大连落脚。父亲的姐姐们则多半是嫁去内乡,离开了威海。返乡之行,有欢聚之喜,也有别离之苦,总之是充满了回忆。



父亲去年病重住院时,我在病床旁又听了一次他的回锅故事。回锅的东西,多半滋味很浓,感受也很强烈,在心底渲染成了一个往日的故事。我还记得小孩子时听着父亲谈起家乡的往事,只是觉得有趣。现在听着,却觉得心中无限感伤,也许这就叫作亲情,也叫作成长。


2012/8/16 写于台北内湖               一樵

由 mickeywek 于 08-17-2012 01:01 P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08-16-2012 05:52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宰予

太寶貴了!

由 宰予 于 08-16-2012 09:42 P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08-16-2012 08:14 PM
编辑 引用
mickeywek

父親幼年失學,離開家鄉後一直在四處流浪。生活安定下來後,靠著補習學校進修學習。他曾帶我逛過大學校園,說著他這一輩子最想實現的夢想,就是讀一次大學。父親從不明白我的研究,但他喜歡講著故鄉的人與事。我與父親之間,好像隔了數個世代。但我總覺得父親掛在嘴邊的故事,是他難忘的鄉愁,也是他最珍貴的回憶。

新帖子 08-17-2012 12:57 P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中秋节前后,家乡的亲人来信。信中说父亲的五姐过世了,希望我婉转的告诉老父亲。作为人子,我不知该如何开口跟父亲谈及此事。只好,跟父亲说家乡的亲人病重了,目前正在住院中。父亲听我这样说,他只是谈谈的回答:「五姐,约莫是老了吧」。

山东威海的家乡,亲人离开辞世,一般都不说亡故。习惯上,就是说「老了」,来代表亲人的离去。


威海家乡离诸城(密州)不算远,我想起了苏轼的词,于是放了一段邓丽君唱的〈但愿人长久(水调歌头)〉给父亲听。


中秋佳节,家人天涯各方,亲情难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正是父亲心中最难放下的乡愁。

也借〈水调歌头〉的词与曲,一诉心中的感概万千。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唯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不应有恨 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邓丽君】但愿人长久(水调歌头):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e2DlIvJczM

新帖子 10-26-2012 01:59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1:36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