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祥瑞、祸端与狮子-浅谈十六世纪明帝国的动物外交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史学 > 史林杂识 > 祥瑞、祸端与狮子-浅谈十六世纪明帝国的动物外交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王一樵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里曾记下有关「狮子」的记载,内容详细的描叙了一段有关「狮子」掌故旧闻。原文如下:「康熙十四年(1675)西洋贡狮,馆阁前辈,多有赋咏相传。不久即逸去,其行如风。已刻绝锁,午刻即出嘉峪关,此齐东语也。圣祖南巡,由卫河回銮,尚以船载此狮。先外祖母曹太夫人,曾于度帆楼窗隙窥之。其身如黄犬,尾如虎而稍长,面圆如人,不似他兽之狭削。系船头将军柱上。縳一豕饲之,在岸犹号,近船即噤不出声。及至狮前,狮俯首一嗅,己怖而死。临解缆时。忽一震吼声,如无数铜钲,陡突合击。外祖家厩马十余,皆战栗伏枥下。船去移时,尚不动信为百兽王。狮初至时,吏部侍郎阿公礼稗画。为当代顾陆。」这段讨论里,纪氏所描写的「狮子」有相当程度的想象,对于康熙朝的献贡西域狮子,出现了传说故事性的描写。进一步来分析,清人对于「狮子」的看法上,也的确是用「黄犬」一词来加以形容,而面圆如人,也有点动画片似的形容。这个记载相互呼应了有关对于石狮子的形像,是不是中国人真的没有和「狮子」建立一种了解,只是用自己的想象建筑着中国式的吉祥图样呢?这个问题,不单是有关「狮子」文化想象,也呈现了一个明代政治史的问题。
对于「狮子」这个域外祥瑞与政治图腾,明代的政治文化是不是真的认识到什么是「狮子」,对于「狮子」,明代的官面对西域来的「狮子」究竟有什么样的反应与表现,便是本文所讨论的重点。对于明代朝廷而言,「狮子」不只是动物而已,作为政治权力的象征,在器物服饰中,对于「狮子」的图像作出了许多相关的规定。明太祖诏命中书省申禁民间不得使用有「狮子」图样的器物服饰,旧有者必须在百日之间销毁。日后更规定「狮子」为一品、二品武官专用的纹绣图样,至此「狮子」象征了明帝国内的政治图腾,有了特定的文化含义。除了图像之外,政治领域内,西域国家的进贡「狮子」,造成了这种祥瑞与帝国官员的第一次亲密接触,由误解所产生的美感与神秘,也就在一次一次的朝贡中,渐渐的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明实录太宗实录》,卷168,记载了西域于永乐十三年(1415),第一次向明帝国朝贡「狮子」的经过。在这件事上,永乐朝的大臣向皇帝称贺祝庆,认为西域贡狮,代表了「圣德远及」。永乐皇帝则认为三代舜尧,不以祥瑞为称。反是隋炀帝、元顺帝等亡国之君们都大书为祥瑞,反是亡国之兆。这一段皇帝与朝臣的对话,作为「狮子」在明代政治中的登场序言,颇有一个吊诡的预言效果。「狮子」是祥瑞还是祸端,在明代的朝廷为十六世纪的动物外交,写下一页页让人回味再三的史料。
由永乐十三年开始,永乐十七年、正统四年(1439)、成化年间、嘉靖三年 都有满刺加、撒马儿罕、鲁米番进贡「狮子」的记载。而本文的主题,究竟狮子如何由祥瑞成为祸端的缘由,则要由宪宗朝发生的进贡事件开始谈起。宪宗实录里记下了「狮子」由祥瑞变成负担的开始:撒马儿罕的使臣「怕六湾」要求明廷的赏赐必需如永乐年间一般。礼部对于「怕六湾」的要求,作出了如正统四年的标准给赏即可的决定。最后在宪宗、礼部、怕六湾的三方角力下,礼部最后以「正赏之外加赐表里」的方案处理。
此后撒马儿罕的领导人阿黑麻王,渐渐的明白到朝贡贸易的利益所在。考宗朝时,进一步的和满刺加合作,试图从水路海运进贡,从广东上岸进贡「狮子」等兽。孝宗虽然以「不由旧路而来」为由,回绝此次的进贡,但是「狮子」还是不断的透过使节,一只只的走到北京的皇城庙堂。孝宗朝的大臣们也不再称贺祝庆,朝臣们开始对「狮子」有了反感的看法。此后,撒马儿罕、迤西等国仍接连进贡「狮子」。
官员们则提出他们的见解。监察御史陈瑶认为不该让所有的进贡使节入京朝贺,而且「狮子」等兽更不该运送至京,应和其余随从人员一体饬回。孝宗还是将「狮子」送到北京,但也自此惹出了更多的风波。礼科左给事中韩科认为:「狮子等物,内非殿堂可观,外非军旅初用,来则骚扰,至则糜费无算,以小民膏血供无穷之糜费,何益之有哉。」祥瑞开始成了无用之物,明代的官员开始切实的体会到「动物外交」在朝贡贸易下所呈现的可笑与无益。
  孝宗皇帝对于「狮子」则产生了许多的好感,开始带着各国番使进入大内观看「戏狮子」,更提出要建皇家动物园「狮子房」的想法。大学士刘吉对此事颇为不满,他认为:「戒狄豺狼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何乃屈万乘之尊,为奇兽之玩,至使异类之人,得以亵哉。」大学士刘吉认为迤西速坛阿黑麻王进贡「狮子」,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眼。一句一句诉说阿黑麻的诸多不臣之举,最后带出了明帝国在西域国际外交上的政治秘辛。原来迤西速坛阿黑麻王哄骗诱杀了明廷苦心扶植、派兵相助的地方领袖罕慎,此外迤西速坛阿黑麻王尚有不臣之心进图肃州。进贡狮子只是阿黑麻王的缓兵之计。但是这段奏议的结尾,却让人出奇的意外。刘吉大学士精细的计算了养「狮子」的花费,详细的讨论了皇家狮子房之不可行。字里行间表现的不是老臣谋国,反而是会计师般精打细算。
刘吉说道:「闻狮子等兽,日用羊二只饲,以十年计之计,用羊七千二百只,又常拨校尉五十名看管狮子房。见今之做工缺人,以一月计之,人五十名,日该五十工,以年计之该一万八千工,此皆无益之费,所当省者。」当然从《明实录》前后文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方面阿黑麻王没有实力大规模进军中国,另一方面明朝对于西域的边防更是有心无力。但是「狮子」反而成了一场朝贡外交中的代罪羔羊。明廷的官员真正在意的,反而是孝宗皇帝请来的驯兽师,不但是领了封号,又有了官衔。二名使臣,「纳麻」与其兄「伍唎马力」,被孝宗留下驯养狮子,最后都获封赏锦衣百户的官衔。纂修明实录的史官,对于孝宗封赏驯兽师一事,表达了某种春秋笔法式的不满。在同一条下,史官写下了其时何地皆生地震多起。用传统中的阿Q精神胜利法,在字里行间,表达一种士大夫式的不满。明代的官员对「狮子」从祥瑞,到深觉为祸害,写下了这一件又一件十六世纪的动物外交史中的诸多秘辛。而孝宗深知动物外交的高明,懂得在外交活动中安排动物表演,则不可不谓是「圣明远虑,百代之下,无不敬服。」

附记: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究所所藏明清内阁大库档案里,也有一条相关北京石狮子的相关史料。该档册为顺治十三年一月二十六日,刑部尚书图海所奏题本,谈到了一件在京城天安门发生的重点文物破坏案子。内容摘要如下:「题报审得管四被挟诈一案。不告官反将天安门前石狮子打坏,查律无正条,惟依在长安左右门等处自刎自缢撒泼喧呼者,从重拟之,例拟绞监候,秋决。」该档登录号:088752。可见石狮子也象征着帝国的权威,不可任由小民滋意破坏。简言之,无论是明代的进贡狮子,还是石狮子在清代所代表的意义和文化含义,都带有相当多的政治联想与神话性。无论是从阅微草堂里其行如风的描写,还是毁坏天安门前石狮子会从重拟刑来看,清代的「狮子」在形象上,累积了更多现实外的内涵。至于明代官员,则是对「狮子」由无知而想象,因了解而憎恨。

  笔于台北南港中央研究院数字典藏计划工作室 一樵

新帖子 09-06-2006 06:49 AM
编辑 引用
mickeywek

近来,法国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图书馆数字典藏,数据库中提供了一本佚名的《狮子说》,虽然连封面与内页,仅有十八页,但汇集了不少狮子的相关文献记载,俗语等等,甚有趣味。该数据库的书目注记上,提及了Par le P. Luigi Buglio (1606-1682)的相关法文注记。由注记与内文来看,该书约成书在清代。提供互联网联结,以便同网友分享。


《狮子说》封面:
http://gallica.bnf.fr/ark:/12148/bt...age.r=狮.langFR

《狮子说》书中所收的狮子图像一幅:
http://gallica.bnf.fr/ark:/12148/bt...age.r=狮.langFR

新帖子 09-28-2012 06:05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明代宫廷画家 周全所绘制的《狮子图》,现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以下是東京國立博物館提供的藏品訊息:

画像番号: C0095271
撮影部位: 全図
列品番号: TA-39
作者: 周全
時代: 明時代_16c
形状: 本紙123.0×198.0_表装214.5×222.5
数量: 1幅
フィルムサイズ: 4×5
撮影目的: 平成20年度修理前記録
撮影日: 2008-09-09
備考: 明治34年(1901)伊藤弥三郎氏より購入

新帖子 02-25-2013 03:50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明代〈狮子图〉, 2011年香港苏富比春拍拍品,现为伦敦私人收藏。



明人畫狻猊圖 軸, 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本幅 211.9x178.6公分、全幅 213公分。作者不詳。

新帖子 02-25-2013 04:06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清代的狮子图(狻猊图):

清 狻猊图 轴,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作者年代不详,本幅 125.6x187.5公分、全幅 211公分。


清 狻猊图 轴,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作者年代不详,本幅 126x187.6公分、全幅 211公分。


清 张为邦画狻猊 轴,年代不详,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本幅 165.9x236.4公分、全幅 274.3公分。


清 张为邦画狻猊 轴,年代不详,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本幅 175.1x238.2公分、全幅 275.8公分。


清 刘九德画狻猊 轴,年代不详,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本幅 176.8x238.5公分、全幅 275.8公分。
刘九德(约活动于十七世纪末),字阳升,顺天(今北平)人。擅画人物,尤精于仕女及写眞。康熙(公元一六六二至一七二一)年间,诏写康熙帝像称旨,赐官中书。


清 刘九德画狻猊 轴,年代不详,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本幅 175.3x237.8公分、全幅 283.3公分。

新帖子 02-25-2013 04:39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楚狂人

正德帝开豹房什么含义

新帖子 12-04-2013 08:12 AM
编辑 引用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12:56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