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百家姓》研究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史学 > 史林杂识 > 《百家姓》研究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朱学渊

朱学渊《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2014年修订

第四篇 《百家姓》研究

《百家姓》是宋代定型的识字课本,它没有文意和哲理,只是教蒙童们死记硬背几百个姓氏;但编得押韵顺口,因此流传很广,影响也很大。它的起首四姓是“赵钱孙李”,那是因为宋代皇帝姓赵;五代十国吴越国国王姓钱,吴越是在宋太宗兴国二年才归降的,南宋学者王明清认为它“似是两浙钱氏有国时小民所著”。

姓氏之初,可能是母系社会的部落名,它是部落血缘的语音标识。姓氏的出现有效地遏止了近亲通婚,之于人类的体质和智力的进化有重要的意义。研究一个民族姓氏组成,也是解析它的血缘成分。尽管《百家姓》内容粗疏,但用它做一个浅显的研究,也未尝不可。

·上古中原是戎狄社会

史书都很重视姓氏和血缘的记载。《史记》说:“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他是来自“公孙”部落的一个名叫“轩辕”的人。而公孙和轩辕都是《百家姓》中的姓氏。黄帝以轩辕为名,也是循了一种“以族名为人名”的古俗,而北方诸族的大量人名也多是部落名。就这一点来看,戎狄的习俗与中原古族是一致的。

其实,古代的复姓如“公孙”、“夏侯”,就是戎狄族名“乌孙”、“回纥”。大约四千年前,中原语言就开始单音节化,即“藏缅语化”了,这是复音姓氏转变成单音姓氏的根本原因。但姓氏作为血缘的标识,人们不愿轻易地去改变它;直到秦汉两代,中国出现大一统的局面,社会意识发生骤变,“张王李赵”式的单音姓氏才一轰而起。然而比语言的转化,它还是滞后了几千年。因此,用单音姓氏来研究汉族血缘,是不可靠的。

春秋时的姓氏和人名,与秦汉以后也很不一样。孔子的七十七个弟子多为复姓,没有一个姓张王李赵的。孔子本人叫孔丘,生父叫叔梁纥,祖父叫伯夏,曾祖叫孔防叔,都不含世代一贯的姓氏,而只是名字而已。其中,“叔梁纥”也是族名,蒙古人是把“朝鲜”叫为“肃良合”的;“伯夏”也是族名“仆和”的谐音。因此后来成为姓氏的“孔”,可能是从“孔丘”中割取出来的一个字。

复姓变单姓的方式又是多样的。“孙”、“夏”可能是由“公孙”、“夏侯”简约而来的。《金史·国语解》说“兀颜曰朱”和“呵不哈曰田”,“兀颜”和“呵不哈”(即“阿巴嘎”)本是“猪”和“天”的意思;女真人改汉姓时嫌猪太鄙俗,天又太神化,于是用“朱”和“田”来替代。古代齐鲁是东夷之地,东夷又是女真之先;几千年前东夷语言发生变化时,也面临同样的问题,那里的猪、天两族,可能就成了朱、田两姓。

·复姓都是戎狄族名

一般认为《百家姓》中有四百四十个单姓,六十个复姓。我以为从“万俟司马”之后的一百五十六字,全部都是复姓。它们是:

万俟 司马 上官 欧阳 夏侯 诸葛 闻人 东方
赫连 皇甫 尉迟 公羊 澹台 公冶 宗政 濮阳
淳于 单于 太叔 申屠 公孙 仲孙 轩辕 令狐
钟离 宇文 长孙 慕容 鲜于 闾丘 司徒 司空
亓官 司寇 仉督 子车 颛孙 端木 巫马 公西
漆雕 乐正 壤驷 公良 拓拔 夹谷 宰父 谷粱
晋楚 闫法 汝鄢 涂钦 段干 百里 东郭 南门
呼延 归海 羊舌 微生 岳帅 缑亢 况后 有琴
梁丘 左丘 东门 西门 商牟 畲佴 伯赏 南宫
墨哈 谯笪 年爱 阳佟 第五 言福

这些复姓以“诸葛”最有名气,因为历史上出过诸葛亮,族人众多要数“司马”、“上官”、“欧阳”、“尉迟”等。而《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又使普罗大众对“公孙”、“呼延”、“夏侯”耳熟能详。

复姓可分两类。公孙、轩辕、司马、司徒、司空、司寇、公羊、公西、公冶、公良、巫马、南宫、澹台、壤驷、漆雕、百里、东郭等,早已是先秦古姓。呼延、拓拔、宇文、赫连、令狐、慕容、长孙、万俟、夹谷等,好似融入汉族的戎狄之裔。

《百家姓》的上古复姓,大部无须正音便可与北方民族族名对音。如:

澹台 即“鞑靼”
漆雕 即“赤狄”
谯笪 即“契丹”
墨哈 即“靺鞨”
南宫 即“粘割”
夏侯/皇甫/况后/缑亢 即“回纥”

而孔子有弟子澹台灭明、漆雕开、漆雕哆、漆雕徒父等。过去没有人注意这些现象,是因为没有人意识到北方民族是从中原出去的缘故。

《百家姓》的“巫马/宇文”两姓,都读“乌马”。孔子有学生“巫马施”者;而北魏“宇文氏”却是鲜卑种,后来成为北周的帝族,隋唐两朝都是从北周起家的。宇文氏称“其先出自炎帝神农氏,为黄帝所灭,子孙逊居朔野”,却未必是假话。那是远走朔北的人们,成了马背上的牧羊汉;留在中原务农的,则当了圣人门下的读书人。

·“公孙”就是“乌孙”

古代很多含“公”字的复姓,《百家姓》只记载了其中五个:公羊、公冶、公孙、公西、公良。孔子还有十一个公姓弟子:公冶长、公皙哀、公伯缭、公西赤、公孙龙、公祖句兹、公良孺、公夏首、公肩定、公西舆如、公西箴。前文说“公”字古读“乌”,于是这些含“公”姓氏都有了着落:

公孙 即“乌孙”
公夏 即“回纥”
公伯 即“悦般”(或人名“鳌拜”)
公良 即“乌洛”
公羊、公冶 即“兀颜”
公西、公皙 即“纥奚”
公祖、公肩 即“兀者”

黄帝“姓公孙”即是乌孙氏;而乌孙又是爱新。因此北方民族也是炎黄子孙。

《百家姓》没有“叔孙氏”,但《孔子世家》有“平子与孟氏、叔孙氏三家共攻昭公,昭公师败,奔齐”的记载,叔孙氏是鲁国的一个有势力的氏族。然而,《魏书·官氏志》又说它是北魏王室之“内姓”。其实,“叔孙”就是女真族名“肃慎”,它是自中原出走的女真民族的祖先;后来有一部分与鲜卑民族融合,又随鲜卑民族入侵中原,回归了祖地。

·“门”姓并不住在门口

“东门”、“南门”、“西门”入了《百家姓》。战国就有魏国人“西门豹”,后来《水浒传》收编了“西门庆与潘金莲”,西门氏的名气就更大了。旧姓氏书一律说是一些住在城门边的人家,取了这些带“门”字的姓。如春秋时郑国某大夫居西门,鲁庄公庶子公子遂居东门,于是起头姓了“西门”、“东门”。

这些说法很值得质疑。若三千年前中原人口一千万,宋代人口三千万,现代人口十万万;那么一户开始一姓,宋代一定不过三户,现代也不过一百户。而世界各族对于改姓,都是非常慎重的。一次大战时美国德裔孩童常常挨打,许多家庭才将德国姓氏 Busch中的 c 字去掉,而变成了 Bush。如果人们住到哪里就姓到那里,姓氏的意义就完全丧失了。

其实,这三个带“门”字的姓氏,都有北方民族的族名与之对应:

东门 即“图们/豆满”
南门 即“乃蛮”
西门 即“悉万”

中原“东门”,鲜卑“吐万”,女真“陁满”,乃至匈牙利 Tomen或 Tumen等姓氏,都是女真语和蒙古语的“万/ tuman”,而汉语“万”也是女真语或蒙古语的遗存。今之“图们江”,古之“统万城”,都是用它做的地名。宋国景公“头曼”,匈奴单于“头曼”,突厥“土门可汗”等,都是用它做的名号;秦人“屠门高”则似以其为姓氏了。

姓“南门”的人很少,商汤开朝七个辅佐人物之一名“南门蝡”(“蝡”义同“蠕”音ru),它与《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卷三十一》的女真人名“尼穆伦”或许可做语音比照,而《金史·国语解·姓氏》的“尼忙古曰鱼”则点明中原姓氏“南门”和后世北方族名“乃蛮”是“鱼族”。

·“司”姓并非祖上的官职

最著名的姓“司马”的人是司马迁。有人说“司马”是领兵马的军职,然而司马迁只说祖上是“世典周史”的文官,却没说是世袭来的这个武姓。我认为“西门”和“司马”两姓同宗,它们与契丹古八部之“悉万丹”和东欧游牧民族 Sarmatae 之名“悉万/ Sarma”有关的。

否定姓氏“司马”与官职“司马”的关系,不是否定这个官职,而是要在语音上寻找姓氏“司马”的根源。《尚书·牧誓》有武王伐纣的号召:“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马、司空、亚旅、师氏、千夫长、百夫长,及庸蜀羌髳微卢彭濮人,称而戈,立而矛,予其誓。”有人说“司徒”、“司马”、“司空”是周的邻邦部落里的官职,还有人说“司徒”是掌刑狱的,“司空”是管工程的,我们没有理由反对这种猜测。

然而,带“司”字的古代姓氏太多,如果说它们都是官职,那么“司国”就是“宰相”,“司城”则是“市长”……也就太荒谬了。而以比较语音着手,女真族名“息慎”,鲜卑姓氏“尸突”,女真姓氏“石古苦”等,就可能与它们有了关系:

司徒、司铎、司土 即“尸突”
司星、司甄、司城 即“息慎”
司空、司寇、司国 即“石古苦”


图五 顿河下游 Sarmatae 人墓葬出土的带有动物饰纹的王冠和器物(左)和 Sarmatae 人的“鹿题材”金饰器(右)

·在戎狄族名中找源头

隋唐或隋唐之前,“东/同”等字似可无尾音 -n/ -ng,而读如 tu/ du,故《百家姓》姓氏“东方”是“吐浑”;“东郭”是匈奴“屠各”,或是鲜卑“徒河”。与“东方/东郭”相关的北方民族族名“东胡”,当然就不是“东方的胡人”。

同理,《百家姓》未举的“东莱/东里/东陵/东楼/东卢/东闾”即是族名“同罗/吐如纥”,与之对应的匈牙利姓氏 Torok 是匈牙利语的“突厥人”。《三国志·魏志》记载,曹魏甘露三年(公元258年)南阳太守叫“东里衮”,此人与努尔哈赤的儿子“多尔衮”其实同名。可见,魏晋年间中原汉族还执有戎狄先祖之遗风;而这种以族名为人名的上古习俗,则为北方诸族长期保留下去了。

诸葛亮出身南阳,却称“琅邪诸葛”,他的祖族可能是东夷。“诸/主/朱/女”的古代读音为 ju,“诸葛”与传说中的“女娲”,或《辽史》族名“女古”的读音是一样的,而《辽史》又说“女古曰金”,意思是说“女古”就是自命“金族”的“女真/女直”民族。事实上,“古/固/葛/国”等字是蒙古语中的族名后缀,“女古/诸葛”是通古斯系族名“女真/女直”的蒙古语式称谓。

识别“轩辕”关键在于认识“轩”的读音。《大宛列传》提到“安息……北有奄蔡、黎轩”,《魏略·大秦国》说大秦有属国“驴分”,《隋书·西域传》记有“隆忽”,我以为“黎轩/驴分/隆忽”是里海北岸的同一部落,或即北方民族族名“陆和/陆浑”,因此“轩”应读“忽/和/分/浑”,而“轩辕”拟读“忽袁/ khu-uan”,也是“回纥/ khui-khu”的安化(-n)音。

《百家姓》中的复姓与北方民族的族名的关联是广泛的,下面我们将一些尚未述及的对应作一个表列。

濮阳、伯赏 即“伯颜”
诸葛 即“女古”
淳于、宰父 即“昭武”
宗政 即“女真”
令狐 即“陆和”
百里 即“蔑里乞”
万俟 即“勿吉”
壤驷 即“芮奚”
闾丘、梁丘 即“如甲”
欧阳 即“兀颜”
尉迟 即“兀者”
有琴 即“兀者-n”
申屠 即“薛延陀”
长孙、颛孙、仲孙 即“长孙”

·结论

大约在一万年至四千年前的史前期,大批中原部落朝北方迁徙,形成了中国北方诸族的祖先;而南方民族又不断向中原填充,改变了那里的血缘和语言,形成了中原汉族和古代汉语。这个趋势在夏商周三代已经基本停止,但上古时代的部落和氏族名,仍为中原汉族的姓氏。秦汉以后,中原姓氏开始朝单姓发展;历尽千年的沧桑,祖传的复姓所剩无几。
然而,北方诸族却恪守着上古的族名,和以族名为人名的习俗。这也就是先秦中原姓氏和人名与北方民族的族名和人名如此相关的原因。北方诸族多次入侵中原,带回的许多“胡名/胡姓”,却又都是些中原的古族名。今世登高俯视,原来大家本是同根生;即便在蒙童识字的《百家姓》中,也有此多的例证。

二○○六年一月十日修订
二○一四年三月二十二日再改

新帖子 03-24-2014 02:57 AM
编辑 引用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3:34 A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