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条支国"是“女直国”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史学 > 史林杂识 > "条支国"是“女直国”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朱学渊

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二○一四年修订)

第十八篇 “条支国”是“女直国”

《史记·大宛列传》记载的“条支”是安息的属国,也是中国历史的地理难题。因为各种误导,至今人们还不知道它的准确方位。司马迁根据使者张骞的报告说:“[安息]其西则条支,北有奄蔡、黎轩。……条支在安息西数千里,临西海。暑湿。耕田,田稻。有大鸟,卵如瓮。人众甚多,往往有小君长,而安息役属之,以为外国……安息长老传闻条支有弱水、西王母,而未尝见。”张骞自己没有到过安息,当然更没有到过条支,因此这些都是传闻而已。

《汉书·西域传》略有添言说:“[自乌弋山离]行可百余日,乃至条支。……自条支乘水西行,可百余日,近日所入云。”《后汉书·西域传》则说得仔细得多:“和帝永元九年(公元97年),都护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条支。临大海欲度,而安息西界船人谓[甘]英曰:“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若遇迟风,亦有二岁者,故入海人皆赍三岁粮。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英闻之乃止。”该传又云:“条支国城在山上,周回四十余里。临西海,海水曲环其南及东、北,三面路绝,唯西北隅通陆道。”这似应是甘英亲睹的地理景象。该书还有“[永元]十三年,安息王满屈复献师子及条支大鸟的琐事记载。

·“条支国”位置的纷争

安息国约含今土库曼和乌兹别克西部之阿姆河流域,而且西临里海;因此条支国最可能是在里海的一个“南及东、北,三面路绝,唯西北隅通陆道”的半岛上。

然而,在缺乏地图资料的情况下,条支的定位却比安息难了许多。甘英关于“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的说法,把人们对“西海”的认识误导向波斯湾和地中海。法国人沙畹认为条支是两河流域南部古国 Mésène,白鸟库吉以为 Mésène 都城地形与“条支国城在山上”相符,小川琢治认为底格里斯河口古地名 Antioch略去An 之余音 tioch 即是“条支”;岑仲勉则认为滨地中海古城“安条克”(Antioch,今土耳其属 Antiokia)才是“条支”。

现代中国学者孙毓棠认为“西海”是波斯湾,“条支”在两河流域南端。另一位中国学者余太山认同“西海”是地中海。关于这些争议,龚缨晏作有学质优良的〈二十世纪黎轩、条支和大秦研究述评〉(《中国史研究动态》2002年第八期)。中外学术先驱们在信息缺乏的情况下,基本循了一条舍近求远,顾此失彼的路,方法不足取,结论也是站不住脚的。

·条支半岛在里海东南角

班超本人没有到过葱岭以西,而只是在塔里木盆地周边从事军政活动,他派甘英出使“海西”的“大秦国”(《三国志》附《魏略·西戎传》,页860),实际在里海以西的外高加索地方。公元前五百年人希罗多德就说里海可航船,“它的长度(按,南北)如乘划桨船要行十五日,在它最宽的地方(按,东西)则要走八日”(《历史》,第一卷,第203节)。但西北人甘英善行旱路却畏惧海水,走到可乘船去大秦的“条支”,却没敢再走下去,回去则谎报说“海水广大”“自条支乘水西行,可百余日”云云;没有想到这些不实之词竟成万古学术训条。

甘英确实到了条支国,他说的“南及东、北,三面路绝,唯西北隅,通陆道”的地方,实际是德黑兰东北两百余公里处,里海东南角的“绵喀勒/ Miankaleh”半岛。这个长四十八公里的半岛,将里海隔勒出一个几乎封闭的“戈尔干/ Gorgan”湾,周边富庶之地的今世居民是说突厥语的土库曼人。他说“条支国城在山上”实即缅喀勒半岛高于水面二十五米;他说“西北隅通陆道”实为西端有陆道,均足够接近事实。现代校点本将“南及东、北,三面路绝”断成“南及东北,三面路绝”才是错误。


地图六 条支国(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Miankaleh_peninsula)

伊朗绝大部分地区异常干旱,但北部里海海岸线长达七百余公里,缅喀勒半岛、戈尔干湾,以及土库曼草原就在它的东端。其地年降水量达600-700毫米,为中近东所不多见;与海岸平行的厄尔布鲁士(Alborz)山上流下无数涓流,给深度仅二至四米的戈尔干湾注入淡水,为鸟禽提供了越冬繁殖的湿地系统,因而是世界著名的鸟类生物保护区。近年有统计,仲冬有超过一百万只雁、鸭、鹅、天鹅、苍鹭在那里栖息。《史记正义》说“条支雀”是“钤鹰身,蹄骆,色苍,举头八九尺,张翅丈余,食大麦,卵大如瓮”的长腿大鸟,想必就是在那里越冬的苍鹭。〈大宛列传〉关于条支“暑湿……有大鸟……有弱水”的描述,兼顾了今世缅喀勒——戈尔干地区的生态实情。

·“条支”即是“久尔疆”

阿拉伯地理著作《道里邦国志》(中译本页133)说到过里海:“可萨城……海姆利杰座落在一条河上,此河是从Shaqalibah(中译本误作“斯拉夫国”)流过来的,注入久尔疆(Jurjan)海。”众所周知,可萨都城临伏尔加河,而伏尔加河又流入里海。说它“注入久尔疆海”,就是把里海叫做“久尔疆海”。

里海是繁忙的海道,《道里邦国志》又有“罗斯商人的经商道路”一节(中译本165页)说:“他们将毛皮和黑狐狸皮、刀剑一类的物品从斯拉夫的边远地区带到罗马海(即黑海)……再[逆]行至斯拉夫河(即顿河)上的梯腻斯(Tinnis,顿河和伏尔加河最接近处),[经伏尔加河]到达可萨突厥城海姆利杰(Khamllj)……他们再行至久尔疆海, 然后从他们喜欢的海岸登陆……将其商货用骆驼从久尔疆驮到巴格达。”近年离缅喀勒半岛不远的海滩上就发现一艘大型罗斯商船残骸,因此“久尔疆”不仅是里海的别名,也是里海东南去巴格达的一条陆路起点的地名。“条支国”可能就在其附近。

阿拉伯人将黑海称为“罗马海”,是因为黑海沿岸有许多罗马人的殖民点;而阿拉伯人命里海为“久尔疆海”,想必也是因为有许多“久尔疆“部落盘踞其周边。我曾指出“安息国”即是“爱新国”,“奄蔡国”即是“安车骨/按出虎”,都是中国历史上的“金姓/金源”部落,因此我以为地名“久尔疆/ Jurjan”就是“女真/ Ju-jin”的真音“朱里真/ ju-ri-jin”,这为比定“条支”即是“女直/ Ju-ji”的提供线索。

·“条支”是“女直”

绵喀勒-戈尔干地区自古与波斯关系密切,其现代居民是蒙古人种,但不能由此推论两千年前“条支”就不是伊朗人种。因此探知东方也有读如“条支”的部落名,也是辩证“条支”是“女直”的变音或变字的有利条件。《逸周书·王会》有商王室能臣伊尹向四方索讨方物的记载,其云:“臣请正东,符娄、仇州、伊虑、沤深、十蛮、越沤、剪发、文身 ……。正南,瓯邓、桂国、损子、产里、百濮、九菌 ……。正西,昆仑、狗国、鬼亲、枳巳、闟耳、贯胸、雕题、离卿、漆齿……。正北,空同、大夏、莎车、姑他、旦略、豹胡、代翟、匈奴、楼烦、月氏、韯犁、其龙、东胡…… ”上述部落名中的正西族名“雕题”正是“条支”。

要比定“条支”即“女直”,标准音都为 zhi 的“支/直”两字当然不是问题,它们在族名中实际都转读 ji,与“姬/冀/及/鸡/寄”等字同音,而汉语辅音 j 的国际音标为 dʒ,语言学者又常简化其为 dj;匈牙利文为此音设之复字gy,其显然适用于国名“埃及/ Egypt”的读音。

比定“条/女”两字,必须先认识“女真/女直/女国/女古”之“女”读 ju,其同音字为常音之“句/巨/沮/莒”,或吴音之“贵/鬼/龟/规”,国际音标为 dʒu,匈牙利文则为 gyu;而“条”字标准音读 tiao,实际浊读 diao,其同音字为“跳/挑/誂/銚”、“迢/笤/貂/刟”、“调/蜩/凋/琱”等,王力将这些字的声符“兆/召/周”训为dyô/ diô/ tjiu(《同源字典》,商务,1997,页209-12、232),国际音标则为dʒɔ:/ diɔ:/ tʃiu,匈牙利文则为 gyo/ dio/ csiu。上述音训对于比定“条”与“句/兆/召/周”之间的声韵关联和转化有很高的启发价值,这些谐音字在中国历史中留下了大量的与“女真/女直”关联的谐音族名、人名和地名,择要如下:

女真:鬼亲、句践、巨卿、曲靖、貂蝉

女直:条支、雕题、沮渠、龟玆、屈支、仇池、蟜极、厥机、周至、祝其

女国:鬼国、桂国、莒国、昭武、扎和、曲阜、曲沃、诸葛

欧洲波罗的海附近的爱沙尼亚人以及俄罗斯境内的卡累利亚人,古代罗斯纪年记载为 Чудь(芬兰语作 Čuđit,英译 Chudj,读音“屈基”);亚洲最东端与阿拉斯加对面的半岛则名 Chukchi(中译“楚克奇”),Чудь 和 Chukchi 都是比“条支”走得更远的女直部落的踪迹。

匈牙利民族的东方祖先是女真民族,该国前总理姓 Gyurcsany,读如 jur-cha-ni,用汉字注音可为“主儿扯尼/朱里真乙”,实即“女真尼”;它不是匈牙利大姓,但每个匈牙利市镇都有几家姓它的家庭。与之相关的姓氏 Gyurgyi 是“女直”,Gyurka、Gyurko 是“女古”,Gyuricza 是“主儿扯”,Gyurkovics 则是斯拉夫化了的“女古维奇”。这一系匈牙利姓氏简直是东方族名“女真/女直/女国”的集大成。

由于在二十世纪两次大战中连续战败,匈牙利国土亦不断萎缩,于是与其相邻的罗马尼亚、塞尔维亚,斯洛伐克等国都有为数可观的匈牙利族人。塞尔维亚网球选手乔科维奇之姓氏 Djokovic,当为匈牙利姓氏 Gyurkovics 的塞尔维亚写法,将 Djoko 译作“条古/雕古/主古/朱古/诸葛”亦许与“乔科”一样贴切,其实质则都是“女古/女国”。

“条支”作为人名也出现在西方历史中,希罗多德说是一名叫 Deioces/Δηιόκης 的酋长统一了 Magi(希腊原文单数Μάγος,复数Μάγοι,音同《新唐书·回纥传》族名“貊歌息”,《辽史·营卫志》族名“梅古悉”,应即女真别名“靺鞨”)等部落,首先起来反抗亚述帝国,从而开创了长期统治波斯地区的美地亚王朝(《历史》,第一卷,第96-101节)。本书下篇将指出美地亚就是“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条支”说的海西“大秦国”,它是东方“秦部落”的同类,也是远徙高加索地区的女真民族,因此美地亚人名 Deioces 即是族名“条支/女直”也就不奇怪了。

·结束语

认识“条支”即是“女直”的关键在于认识“女真/女直”的正确读音。是因为里海被条支、安息、奄蔡这些女真部落包围,阿拉伯人才把里海叫做“女真海”的 。十一世纪成书的《新唐书·西域传》在谈及康藏高原上的“东女国”时说:“西海亦有女自王,故称‘东’别之。”许多世纪以来没有人理解“西海亦有女自王”的意思,今天有了答案:“女真海”边上的“女自王”就是“女直王/条支王”。

二○○五年五月十八日初稿
二○○六年三月五日修改
二○一四年二月八日再修改



图十九 条支雀(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Miankaleh_peninsula)

新帖子 02-09-2014 11:17 PM
编辑 引用
江心坡

这本书还在中华书局出吗?

新帖子 02-10-2014 10:32 AM
编辑 引用
朱学渊

江心坡先生,《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2006年先有台湾版,由联经属下的历史智库出版;2008年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简体版,这些版本都已售完,或许你能在网上找到PDF版,朱学渊

新帖子 02-11-2014 10:15 PM
编辑 引用
江心坡

真有耶,在新浪“爱问”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23940766.html

新帖子 02-12-2014 12:58 AM
编辑 引用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12:59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