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瞧,北师大那些遮不住的丑!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往复 > 往复论坛 > 瞧,北师大那些遮不住的丑!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博雅塔

瞧,北师大那些遮不住的丑!

引子——新年献词
  网友们好!感谢你们对北师大学术不端调查的关注!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
  一起普通的揭露北师大校内学术抄袭案,前后历时七个月,于上年末,即2013年11月,北师大校学术委员会通过表决,以抄袭与否“难以判断”的结论而收场。这固然令我失望,却也在意料之中。调查结论含糊其辞,正是为了让它在北师大校内具有任命干部通行证的预期功效。因此,调查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澄清学术是非,而是被各种权力所操控,也必然带有强烈的倾向性,即包庇抄袭者,为其谋取一官半职扫清障碍。其间各类生肖暴露出来的种种丑态,着实令人大开眼界。
  魏崇武固不足道,但面对我揭露他抄袭的大量铁证,他敢于公然反噬,四处造谣,甚至以北师大官方名义擅自发布虚假消息,其手段之恶劣,态度之嚣张,在国内曝光的所有学术抄袭案中实属罕见。魏崇武的抄袭证据一经在网上公布,他的学风立即遭致校内外各种正义声音的质疑和谴责,但他居然就能逍遥法外,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受到校内某些人的青睐;他平日拉帮结伙,打击异己,作威作福,为所欲为,令院内老师重足侧目,敢怒不敢言。就这么一个劣迹斑斑的人,北师大校领导对其妄言恶行却置若罔闻,甚至公开称道其“为人正派”、“坚持原则”,硬要将其塞进新一届的古籍院领导班子。没有某些权势在其背后撑腰,所有这一切是绝对无法想象的。
  将这一现象放在全社会范围内普遍滋生的腐败中来观察,则又不难理解。魏崇武有如一颗毒疮,虽然不是病源所在,却是社会机体病态的表征。毒疮要存活,必须竭力吮吸社会躯体中的营养,并将其变为毒素。而北师大校内外的某些权势们要培植自己的势力,自然要将这颗毒疮吸纳入自己的体系之内,并将其作为发泄孔,散发出毒气和邪恶,在社会上弥漫,危害人们健全的机体与心灵。

  前些时候,厚颜无耻的魏崇武又出来狂吠了!四处宣称北师大的调查结果证明他“没有抄袭”。我已将学校调查的所有结论的原件公之于众。凡稍有识别能力的人读过之后,就会立即发现,魏崇武虽然仍在说谎,而他能编造的理由已经越来越不值钱了。魏崇武这种强奸北师大校方和学术委员会的行径,是早已有之,并不是第一次。于是,人们必然会产生疑问:在调查期间,作为被举报人的魏崇武擅自盗用校方名义发布虚假消息,这是属于严重的违纪行为,北师大官方和学术委员会对此为何置之不理,听之任之?问得好!一下子触及到了问题的实质。
  我们首先要注意的是,能够让民进北京市委以公函的形式来干预北师大的学术调查,而北师大党委书记闻命之下,竟亲自指挥,派遣两大要员去安抚被举报人,并将未经校学术委员会审定的调查结论通报给他,视学术调查规章纪律如同儿戏,这岂是一般人物!北师大之所以对魏崇武予以容忍,将一所全国重点高校的招牌任由魏肆意糟蹋,正因背后有这么一位高人。其次,北师大之所以对这位高人的违规干预不予抵制,反而极力为其奔走效力,又绝不仅仅是校内有一伙与魏崇武利害与共的人在积极支持,还很有可能的是,某些校领导真的像欣赏宠物一样看重魏崇武骄横跋扈、敢于压制群众的恶劣秉性,把这看成难得的干部素质。
  我们真得好好感谢魏崇武!多亏他恬不知耻地自炫自媒,抖出了他的背景!否则,我们又怎么能知道学术调查中有那么厉害的人物插手进来?又怎么能知道某些权势人物为了重用魏崇武,掩盖他的学术不端,而不惜践踏法规,在调查中做了那么多手脚呢!魏崇武的有恃无恐,包括他的咆哮狂吠,固然可笑可气,终究不过是小丑跳梁。而通过他的表演,反映出北师大已成为权势们玩弄权力,培植私人,竞相角逐的舞台。在这些蠹虫的眼中,何曾顾及到北师大的声誉?又何曾将北师大的发展和广大教师的权益当个数?这才是更为严重和值得担忧的。
  还有几个月我即将退休,北师大古籍院的干部配制如何,今后将发生何种争斗,前途如何,与我已毫不相干。我并不能阻止那些邪恶权力的肆虐,甚至不能阻止魏崇武在权力卵翼下官运亨通,我有这个自知之明和心理准备。我所希望的就是恢复事实的真相,除此之外别无所求。我所能做的,而且必须要做的,就是揭露丑恶,将其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阳历旧年之末,在古籍院的全体教师会上,我将魏崇武在网上自供其搬动权势的内幕宣读了一遍,并当面质问党委副书记和魏崇武其真实性如何以及该当作何处理,算是我辞别旧岁的献礼。当时与会者惊愕不已,一片混乱中,主持人宣布散会,我还未能得到副书记和魏崇武的回答。新年伊始,我呈献此文,为今后的斗争揭幕。
  以下,我就来逐层展现此案中暴露出来的各种丑恶。

        一、莫明其妙的学术不端听证会
  暂且不论北师大社科处调查中的弊端和违规,让我以倒叙的方式,先从去年11月北师大校学术委员会对调查结论表决说起。
  学术委员会的听证会,是北师大学校调查的最后一环,也做得最为冠冕堂皇,不仅请来了12位文科学术委员,其中还配备了一名法律专家,与会的委员得到了社科处提交的全部材料,包括我的揭发举证、被举报人的辩词、专家的鉴定书,委员表决之前,安排举报人陈述和被举报人申辩,并要回答委员的提问。总之,形式上无可挑剔。但实际上,这场听证会只是对所属学风委员会签署的社科处调查《意见》进行表决。
  须知学风委员会本身就是一个空名。从我4月递交举报材料,到6月通知我开启调查,社科处都明确告诉我,北师大学风建设网上2012年公布的学风委员会,只是为了应付教育部的要求,实际上并未成立。委员们空有一个虚拟头衔,未曾履行过任何职责。社科处之所以对调查一再拖延,其理由就是学风委员会还未得到正式任命。而到了9月14日,学风委员会两位委员和社科处处长正式通知我调查《意见》,竟然是既未得到任命也从未主持调查的学风委员会签署的。而滑稽的是,所签署的《意见书》末了,钤盖的还是社科处的公章。可怜的学风委员会,连个橡皮图章竟也没有!实则学风委员会并没有对这份结论开会议定,只是由社科处负责人手持《意见》分别找各位委员说明而已。当我告之调查中发生的种种弊端和违规时,两位委员对此竟懵然无知,张口结舌。不用说,我此前呈交校学术委员会的所有申诉和说明,全被社科处长锁在抽屉中。
  由于我对《意见》的抗辩,于是便有了11月的学术委员会听证会。与会的12位学术委员中,就有此前通知我调查意见的学风委员及社科处范处长。倘若听证会否定学风委员会的《意见》,岂不是自家人扇自家人耳光,仅凭这一条,听证会的结论也无待龟蓍。
  更何况,身兼学术委员的范处长,不仅此前的调查由其主持,即这场听证会亦由其召集,程序由其设计,材料由其控放,前前后后真正在忙乎的只有他一人,无需多言,也只有他,才是听证会真正的主角。
  9月之前,范处长尚不屑于露面,凡事都由其副手来应付我。只是到了要搬出学风委员会签署《意见》,他才走到前台。范处长精明强干,来北师大之前在教育部任职,教育部制定有关学风问题的诸多文件,他都曾参与其事。对于什么是学术不端,什么属于抄袭,该走什么程序,心里一清二楚。但大量的严重违规,恰恰发生在他主持的调查中。如果听证会要审核调查中的违规,首当其冲的就是他。听证会能对他予以追究吗?能对他的调查结论进行质疑吗?而范处长之所以要把这次听证会形式上弄得滴水不漏,很大程度上就是要对那些不明就里的委员显示他做事是如何严密,如何遵守程序,以掩盖其主持调查中的弊端。学术委员会既未受理过类似案件,委员中不少人对教育部和北师大的相关文件也并不熟悉,对于应该如何调查有如瞽聋,哪里有半点主动权!
  问题的关键在于,范处长又代表谁?只须联想到调查期间的多次泄密,我的举报材料悉数到了被举报人手中,尤其是党委书记遣派党委副书记和统战部长对被举报人亲自安抚,违规通报调查结论,这些极不正常的现象,是谁在操纵调查,谁在牵引校学术委员会、学风委员会,还有疑问么?当然,范处长没有料到,对于教育部有关文件和北师大自己制定的有关条例,我的熟悉程度也绝不亚于他。但调查既然执意要庇护被举报人,就不可能不作弊玩猫腻,对于他如何弥补调查中的纰漏,我也同样一清二楚。
  我曾向学术委员反映过调查中出现的违规情况,对于民进北京市委干预调查,他们都皱起眉头,表示反感,而一旦涉及党委书记,则所有的人都缄口不言。党委书记的威慑力是何等强大!也就可想而知。苟明乎此,学术委员会听证会上,主持人为何拒绝我提出审核违规行为的合理要求,也就不难理解。被举报人有强大的靠山,又是校领导要任用的宠物,前后筹划的是带着学术委员头衔的部门领导人,这个听证会是何种产物,会产生何种结果,还用多说吗?
  面对权势横加干预学术所持态度如何,是检验一个学者良心尚存与否的试金石。遗憾的是,参与其事的学术委员并不都是合格的。在当今的形势下,我们不能指望所有的人都独立不阿,站出来与权势作公开抗争,但至少还有别的选择,比如回避、拒绝以及质疑等各种方式。有的委员审阅过举证材料之后,对我明言:“(被举报人论文与我们论文)重复之处实在太多了。”也有委员对我说:“这样的事(即抄袭)见得太多了。”这是他们的心底之言,但我不得不隐去他们的姓名。在权力的压力下,谁愿轻易露面为这样一起小事公开出来说真话。我理解他们苦衷。
  我注意到这次听证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学风委员会主任都没有出席。或许是由于他们不愿意陷入在权势和真相两者之间作出明确选择的困境,或许是以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态度和立场。我从心里尊敬那些拒绝应命出来审定结论的委员。对于听证会上对调查结论持有保留意见、只投了“基本同意”票的4位委员,我也由衷敬佩。这反映了他们身上的学术良知和责任感。很可能正是因为这些委员的存在,才使得北师大的权力部门不能完全操纵学术委员会,才使得调查结论不至于彻底颠倒是非。可惜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但眼睁睁地看到学术被践踏,看到学术委员会被操纵,被侮辱,何时才能听到他们更强有力的正直的声音呢?
  不必讳言,对社科处的调查结论,毕竟有8位委员投了“同意”票,占压倒多数,是“基本同意”票的两倍,而全部与会委员竟无一人投否决票,这实在有些令人失望!与会委员并非都是文史专家,但是如果秉持公正负责的态度,稍费时间,逐一核对我所列举的大量抄袭证据,起码也会对社科处的鉴定意见提出质疑,但他们没有这样做。
  这并不难理解。王亚南在答复李约瑟对中国社会性质的质疑时说:中国社会基本特征是官与民的划分。这句话至今仍不失为至理名言。如同其他人等一样,知识分子若不带上官方印记,在权力体系中即不值半文。在当下的中国,除了院士(或相当于院士的学术委员)是由独立的学术机构选举授衔之外,高校中的许多头衔都是权力部门设置的,其推举选任也是在日益强化的行政权力体系中进行的,因而往往也很容易落到院系领导身上。获得某种头衔,不仅意味着名声以及附带的各种利益,同时意味着得到了官方权力部门的认可,所以绝不是单纯的学术荣誉称号。头衔日益成为学者向官僚转化的捷径,或变成带有官僚性质的学者。在高校中人们之所以把头衔看得如官职一样重要,即其荣辱浮沉盖取决于此。故而身兼头衔的学者身上就难以避免地带有官员气味,也就不足为怪。虽然有不少人难能可贵地坚持学者本色,但也许更多的人为了谨守头衔,已惯于看上级的眼色行事,他们唯恐一言不当,开罪了某位权势,下次改选,就有可能轮不上他。这几乎蔓延为一种普遍心理。不难想见,高校中的各类委员会,日益成为执行上级意志的团体,来进行权力和名誉分配,由是也更容易成为权力操纵的表决机器。毋庸赘言,在这种情况下,用权力来操纵一个多数、绝大多数、乃至全体,那是太容易不过的事了。但常识告诉我们,多数并一定不代表真理,在权力掌控中的多数,更不体现为正义。
  我多次向校学术委员会呈报的调查中的违规情况,包括被举报人违规,调查方违规,以及校内外各种权力对调查的干预,在学风委员会签署和通知我调查《意见》之前,是被范处长锁起来了。既然听证会之前已经发到委员手中,现在呈堂对簿,总不能仍说不知道吧。我在听证会上的陈述,不但指出调查《意见》的主要内容与事实不符,而且特别强调整个调查中出现的严重违规。我认为,受到权力操控的调查不可能有公正合理、符合事实的结论,所以必须首先对这些违规进行调查处理,然后才有可能审核调查《意见》的合理性。但是,主持听证会的学术委员会李晓西副主任却答复我,调查中的违规只是衍生问题,委员会不负责调查处理,只负责审核调查结论本身。我指出,调查过程与调查结论是不可分割的,没有规范的调查过程,就不可能有实事求是的调查结论。否则,教育部为何要专门制定“规范学术不端行为调查程序”这一条呢?(《教育部关于切实加强和改进高等学校学风建设的实施意见》,2011年12月)根据教育部的文件和北师大自己制定的条例明文规定,审核调查中的违规,正是学术委员会的重要职责。
  李主任则宣布:待听证会投票得出决议,就是学校调查的最终结论,至此,校内调查已走完所有程序。我若不服,可以到任何地方申诉,再不与委员会相干。其中的意思很清楚:只要走完了所有的程序,调查就没有罅漏,从而调查结论也就是可信的了。堂堂北师大校学术委员会的副主任,竟然逻辑不通到这地步,实在令人瞠目。把这个判词换一种说法就是:我们北师大学术委员会就是为权力部门服务的,你难道连这一点也不懂?即使明知是权力操纵下的调查,不论调查如何作弊,结论何等荒谬,学术委员会都只能加以服从;至于委员会的另一项重要职责,即对学术不端调查中的违规进行审查,这种得罪权势的事谁干?若是有这么股傻劲,又怎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
  既然听证会对调查中的违规不敢质疑,故其形成的《决议》就只能说,“校学风委处理此项举报的程序和办法符合《北京师范大学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实施细则》的规定”;而对学术委员会应当承担的职责装聋作哑,对权力机构和被举报人严重违规、干扰调查的事实避而不谈。须知,调查中的违规,并不只是损害了举报人的合法权益,更是对学术委员会自身权力和尊严的公然践踏。但是,听证会非但不敢对那些违规稍有质疑,还要昧着良心为权力操纵下的调查结论来一个合法表决,足见学术委员会已经沦落到何等可悲的境地!附带指出,整个调查一直都是社科处在主持,《决议》把它说成“学风委员会处理此项举报”云云,同样是白纸黑字的谎言!
  说穿了,学术委员会听证的作用,不外乎二:其一,以履行程序的方式为权力部门服务,为其在调查中的违规作弊添加一层掩护;其二,为被举报人的遮羞布缝完最后一针,让其能顶在头上进入官场,实际上是为这颗毒疮输送新的营养。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意义呢?
  殊不知最终驱动所有的人,包括学术委员们出来奔走效力的,竟是堂下站着申辩的被举报人。所以,千万别看魏崇武在听证会陈述时表现得异常激动,以至主持人不得不制止他的喋喋不休,也别看会后他扬言对结果不满意,我们绝不能被他的表演所迷惑。其实,为了赶赴院系领导班子换届的最后一班车,他盼望这份结论早已心急火燎。此时的他心里完全明白,面对大量抄袭的如山铁证,听证会最多也只能给他一个抄袭与否“难以判断”的结论,这已是校内外权势人物所能赏赐他的最大恩典了。而重要的是,能有这样一份结论,在北师大足以当作入官通行证,他该心满意足了;否则,他何至于迫不及待地上网炫耀,并编造出听证会的法律顾问向他祝贺,说还了他一个清白之身呢?至于魏崇武之所以一再践踏北师大校方和学术委员会,那是他的本性,也是某些人自甘堕落的结果。可笑!可悲!(待续)
      北京师范大学古籍院 邱居里

新帖子 01-06-2014 03:45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博雅塔 的主页!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2:24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