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海外博士生如何學習中國古代史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文摘 > 往复文摘 >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海外博士生如何學習中國古代史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太史政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海外博士生如何學習中國古代史

時間:101.5.19 12:00~17:30

記錄人:石昇烜、鄭庭鈞

會議主旨與流程:

藉由他國訪問學人與交換研究生的異國經歷,以其求學過程與臺灣歷史學界的學術制度、學術風氣、學術傳統等面向進行比較,進一步交流與彼此認識,達到雙方眼界上的拓展與想法上的刺激。

會議分成兩場:第一場由兩位講者分享就學經歷,進而討論與臺灣學術制度、學術風氣、學術傳統的異同。第二場由曲先生、何先生報告學術文章。本會議將由聯絡人石昇烜與鄭庭鈞擔任主持人。
第一場於中午十二點開始,以餐敘的形式進行。由兩位報告人分別分享就學經歷,並談談來到臺灣後,在為學上所見殊異的部分。大家一邊用餐一邊彼此交流。兩位報告人簡單分享後,與會者可開始發問,進入全場性的交流對話。與談人不特別安排時間報告,但須較為積極提問並主動回答報告人的提問。
第一場於下午兩點半結束,休息後開始第二場的文章報告。兩位報告人將輪流報告事先準備的文章,其內容特色與研究方法或史料,有助於與會者進一步瞭解海外上古史研究的特色。報告結束後,先由評論人提問,再進行全場自由討論。會議約於五點多結束。

本會議記錄只摘錄第一場交流問答的部分。第二場由於涉及較專業的討論,限於篇幅須另行記錄。且為求記錄上的意旨明確和連貫,在此將第二場的內容省略。

主辦單位:中國古代史討論會、《史原》論壇

講者:美國訪問學人何祿凱先生 Luke Habberstad

北京大學博士生曲柄睿先生

何祿凱先生個人經歷: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UCLA)歷史系博士候選人

導師:Ms. Michael Nylan (戴梅可女士)

博士論文:Courtly Culture, Politics, and Status in Han China

(漢代朝廷的文化,政治與等級)

研究範圍:秦漢史,政治史,制度史,政治思想與文化

於第二場的報告題目:曾侯乙出殯中的文件以及葬禮的炫示作用

(Texts, Performance, and Display in the Funeral Procession

of Marquis Yi of Zeng, 433 BC)

曲柄睿先生個人經歷:

本科就讀于北京師範大學歷史學院,確立秦漢史爲興趣方向。保送至北京

大學歷史學系學習,專攻秦漢史,師從劉華祝老師。後取得碩博連讀資格,

現爲北京大學歷史學系博士一年級學生,師從王子今老師。發表〈釋「郎

騎」〉於《南都學壇》2008年第2期;〈秦漢郎中令與衛尉的權力分野〉

於《北京大學研究生學志》2011年第1期;〈腫足新解〉於《吳簡研究》

第三輯(中華書局,2011年)。目前於臺灣大學歷史系進行爲期半年的

學術交流。

於第二場的報告題目:《史記》《漢書》高祖功臣侯表異同及相關問題

報告評論人:陳珈貝先生(政治大學歷史系博士)

陳巧萱先生(中正大學歷史系碩士)

黃怡君先生(臺灣大學歷史系碩士生)
主持人:石昇烜(臺灣大學歷史系碩士生)

鄭庭鈞(臺灣大學歷史系碩士生)

與談人:游逸飛先生(臺灣大學歷史系博士生)

貝大偉先生(臺灣大學歷史系博士生)

李昭毅先生(中正大學歷史系博士)
陳珈貝先生(政治大學歷史系博士)

劉欣寧先生(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博士生)
林益德先生(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系博士生)

時間:民國101年5月19號(六),12:00~17:30。

地點:臺灣大學校史館二樓會議室。

會議內容記錄:

石昇烜:

這次中國古代史讀書會主題是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海外博士生如何學習中國古代史。很高興邀請到北京大學歷史所的曲柄睿先生,與美國柏克萊大學歷史系的何祿凱先生,為我們簡短談談大陸、美國學習中國古代史與臺灣不一樣的地方(並簡介會議主旨和報告人與會人員等)。兩位與會人簡短介紹後將開放綜合討論,先請何祿凱先生發言。

何祿凱:

這次主持人給的題目是美國研究中國古代史學風與臺灣有甚麼不同。我對學風這個詞的用法不是很理解,姑且將之解釋成各地研究的方法與環境的特點。因此,今天談的內容更著重於美國研究中國古代史的特色與在臺灣訪問期間的感想。

我在柏克萊大學讀博士班,研究領域為秦漢政治史。在美國,研究中國歷史,尤其是早期的中國歷史(Early China),常常會放在東亞系,哈佛、耶魯皆是如此。我所就讀的柏克萊大學將研究中國史放在歷史系,與一般的情形不同。歷史系中,研究中國歷史的人非常少,這造成兩個特點。第一,雖然研究領域頗為專門,但在課程安排上幾乎都會涵蓋所有的中國歷史。第二,學術貴於交流,然而同事、同學們未必有足夠的中國歷史的知識,如何與這些作歐洲史、美國史的人對話,使之理解我們所做研究的價值,對我們而言是很重要的課題。而在交流的過程中,常常會碰撞出一些不同領域才會去思考的問題,對理解中國古代的眼光也很有幫助。

在臺灣期間,我感到臺灣非常尊重老師,對老師的態度恭敬而拘謹,師生關係與美國有很大的不同。另外,臺灣同儕、同學之間相互討論的風氣盛行。相較於美國,作我這個領域的人屈指可數,要找人討論實非易事。臺灣這方面條件遠較美國為優,在這裡跟大家討論收穫良多。這大概是我對臺灣學術風氣一些簡略的觀察。

石昇烜:

非常謝謝何先生的分享,我們再來請曲先生發言。

曲柄睿:

非常感謝中國古代史討論會和史原論壇給我這個機會,和大家分享我到臺大以後學習生活的心得。

我是蒙北大—臺大交換項目資助,來到臺大歷史系交換一個學期。正如在個人介紹部分所寫,我在北大讀博士一年級,主攻秦漢史,導師是王子今老師,在臺指導教師是邢義田老師。

在臺大歷史系,跟隨邢義田老師讀書寫作,又承甘懷真老師、閻鴻中老師、陳南之助教、呂怡燕助教多方照顧,獲益良多。同時,也結識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對我在學習,生活上多多幫助指導,使得我在臺灣的生活不會枯燥孤單。在此一併感謝!

我打算講一下在臺大和北大學習的感觸與差異。我將結合我的具體經驗和大家共享。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所謂「差異」,重在不同。我希望談的是「異同」,既談談不同點,又談談相同點。兩所學校、兩個歷史系其實同大於異。作為歷史悠久、學風嚴謹的老校、老系,兩所學校和兩個歷史系都已經形成了深厚的學術底蘊、寬鬆的學術氛圍和踏實的學術風氣。大家都清楚的是,中國近代史學發展的重鎮──史語所和北京大學的關係密切,兩所學術單位的人員互有任職。臺大明顯繼承了這一傳統。北大和臺大,其聯繫之緊密、傳統之悠久,並不儘自雙方交流開始。所以,就治學風氣來說,其實是大同小異。當然,由於日後環境差異,在治史方法上,兩個歷史系各自走出一條獨特之路,自不用我後學晚輩多言。下面,僅就我個人在臺大的學習生活經歷做一彙報。

一、在臺修課與參加讀書會經歷及與北大異同

在臺灣我共旁聽五門課程,分別是臺大人類學系陳柏禎老師開設的「考古學基礎理論」、歷史系許雅慧老師開設的「中國青銅時代的禮儀與美術」、陳弱水老師開設的「中國中古文化與思想專題」,另有劉增貴老師在史語所爲臺北大學開設的「中國古代禮俗史」和陳文豪老師為中國文化大學開設的「秦漢史」。除去去旁聽課程外,另參加邢義田老師主持的四分溪簡牘讀書班。

第一個明顯的感受是,這些課程都重視學生的參與討論,要求確實融入課堂。我所旁聽的討論課,基本上是以二手研究論著為對象的,通過教師的整理、引導,學生對相關研究的學術史,以及經典文獻的理解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我想,這對未來的獨立研究是有很大的幫助的。

第二個明顯的感受是,課程重視外文能力的訓練。考古學理論、中國青銅時代的禮儀和美術以及中國中古文化與思想專題三門課程,多次的討論都是以英文文獻為對象進行討論的。而且我發現,同學們不僅能閱讀,而且能準確地把握到文章的意涵。課程討論的壓力很大,每次都要讀上百頁文獻,同學們都能咬牙堅持。這是讓我非常欽佩的地方。

北大歷史系同樣鼓勵同學通過旁聽和選擇不同院系開設的課程開闊學術眼界。就歷史系的專業課設計來看,中國古代史專業的博碩士研究生,都要修習辛德勇老師開設的「版本目錄學」和榮新江老師開設的「學術規範與論文寫作」兩門課程。另外,系上還有劉浦江老師開設的「四庫總目研讀」和橋本秀美老師開設的一系列版本學課程,這些課程和辛老師開設的課程,提醒大家重視和關注傳世歷史文本的版本問題,讓同學們在頭腦中保有必要的敏感,在解決史學問題時大有幫助。

二、在臺參與讀書會和工作坊的經歷及與北大異同

在臺大有許多教師和學生的讀書會與工作坊,往往延請同一研究領域學者進行研究進展的報告和交流。我來臺大以後,參加「上古史秦漢史讀書會」兩次,聽取邢義田老師、呂靜老師、徐沖老師、阿部幸信老師的報告。參加《史原》主辦跨學群討論會「中國傳統法律知識、教育與傳播」一次,聽取中國從秦漢到近代的博士生對法制史的討論。參加中國古代史討論會一次,聽取游逸飛師兄關於包山楚簡的討論。參加中古政治秩序工作坊一次,聽取五位學者關於中國古代君臣關係和天下觀的最為前沿的研究狀況。此外,還參加過一次文學院主辦的「經學與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總之,來臺大歷史系這不到一個學期的時間,讀書會是我和學術界接觸、交流的一個重要平臺。

我非常喜歡這種以文章報告和討論為主題的讀書會或者工作坊。個人以為,學術問題的提出與解答,往往是以專題論文的形式表達出來的。創作論文不能和同行分享,不能接受同行的批評和建議,則難以獲得提高。而且,對於知識的理解和收穫,往往不是以閱讀,而是以論文創作為主要手段的。很明顯,臺大歷史系不但鼓勵教師之間的交流,也為學生之間的交流提供種種便利。同學們也積極地投入此類活動中,明確自己所需,收穫一定很大。

此類的研討會,我所接觸到的都是在學術界有成就的研究者,在相當的程度上反映了學界的最前沿水準。參與這種研討會,可以迅速把握學界前沿,對於選題很有幫助。

而且和討論課程一樣,研討會和讀書會除了報告人之外,還要確定討論人制度,討論人也不限於教師,且多由學生擔任。這樣,就能帶動學生和老師、學生和學生互動思考,不僅{動了同學們的積極性,還刺激了敢於對話,敢於發問的學術勇氣,是非常難得的訓練!

臺大歷史系僅這個學期就舉辦了多個討論會,強度很大,在短時間內高密度的會議對學生開闊眼界是非常有幫助的。

北大歷史系有歷史悠久的「《資治通鑒》讀書課」,自入學以來,研習秦漢魏晉南北朝史的同學們都會在此課程中跟隨老師研讀《資治通鑒》。此課程是歷史系極有傳統的讀書課。我有幸跟隨陳蘇鎮老師和羅新老師讀書,感到在這種訓練下,可以對傳世文獻的創作思路有所體悟,並極大地加深了對史料的真實性、適切性的思考。

我在北大歷史系也參加了新修訂二十四史點校《晉書》工程,在比對《晉書》諸多版本異同之外,又要對史料的史源加以考察判斷,收穫了難得經驗。

三、在臺大歷史系體會研究生培養

在大陸,對臺灣地區的碩士論文,都是以非常肯定的態度來看待。大家去看大陸學者的文章,一般不會引用大陸碩士論文;但是對於臺灣碩士論文,多以肯定的態度看待。我聽說,臺大歷史系的碩士生可以在三年內畢業都是極為罕見的現象,多數同學會選擇用四到五年來完成自己的碩士論文。這種嚴謹慎重、追求完美的精神,令人欽佩。

我來臺大歷史系不久,就有幸參加過一次研究生論文大綱發表會。這次會議是由系主任甘老師主持的,專門為討論學位論文中的章節而舉行的會議。事前要指定評論人對論文進行批評,當場宣讀討論。我聽說,此前還要有一次針對碩士論文的研究回顧的討論會。經過這兩次討論會後,方才進入碩士論文的口試答辯環節。對碩士生的培養就這麼嚴格,則每個碩士生都不敢在自己的論文上有所怠慢,無怪乎碩士論文能取得很高的成就。

北大的博士培養較為嚴格,一般在入學後第一年,舉行一次中期考試,具體形式是口試。由博士生提交兩篇有份量的論文,供口試委員批評指點,以考核該生具備攻讀博士學位的潛力。而後在第二年或第三年進行開題考試,具體形式亦是口試,由博士生提交研究計劃和學術史整理情況。經過這兩個考試,博士生方才進入正式的論文寫作階段。論文寫就進入答辯環節,先要由系裡組織一次預答辯,若認定論文不合格,則需博士生重新修改;若認定合格,則將論文提交匿名評審。匿名評審將邀請該領域5名學者進行雙匿名評審,若有兩票否決,則該生不能取得博士文{;若通過,則可以在修改後進行正式答辯。總之,博士生的壓力較大,對論文抓得比較緊。

四、在臺大圖書館搜集材料

除了上課以外,我基本上在臺大圖書館搜集資料。我的重點是日文期刊。同學們提醒我,由於繼承了臺北帝大的藏書,所以臺大圖書館所藏早期日文期刊比傅圖還要豐富。這一點,在我的搜羅過程中深有體會。

另一個值得指出的地方是,臺大總圖所藏文獻均為開架,而且副本眾多。這對於文科的研究生極有幫助。我想我們大家都沒有隨時閱讀藏書目錄的習慣,那麼平時於圖書館內瀏覽穿梭,不經意間已經對學術史粗有掌握。此舉不但在做專題研究時有用,閒暇時更可以促進增長見識,及把握學界動態。

以上談的即是我來臺大以後的諸般感受。此行收穫良多,更與各位師長、同學結下了深厚的友誼。轉眼間交換時程即將結束,心中頗為留戀。我希望各位同學能來北大歷史系交換訪學,將臺大的學術特色傳來北大,也能切實感受北大的學術氛圍和特色。我相信,大家一定會和我一樣,不虛此行!

石昇烜:

謝謝曲先生心得與分享。再來是自由討論時間,大家有任何問題想問兩位先生都歡迎發問。

游逸飛:

請問大陸跟美國關於博士候選人的制度是否與臺灣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貝大偉:

接續著逸飛的問題,美國許多博士班都允許大學畢業生直接攻讀,不知道何先生那邊是否也如此?

何祿凱:

關於博士候選人,一般修完課,通過考試後便可得到博士候選人的資格;博士班雖然允許大學直接攻讀,但以柏克萊的歷史系所收的中國史博士生來說,為了有時間培養中文閱讀與漢語溝通的能力,大多數仍有碩士學歷。一般大學生若想念博士仍建議先念個碩士試試看。

曲柄睿:

北大這邊,大概三年可以成為博士候選人。並且有碩博連讀的制度。

林益德:

臺灣這邊的碩士年限很長,用許多時間撰寫論文。不知美國那邊的碩士論文要求如何?

何祿凱:

一般來說碩士論文都是指導老師作主。老師覺得差不多能通過就可以拿到碩士學位。其論文的精粗程度,也取決於老師的要求。

劉欣寧:

補充一下日本那邊唸碩士的情形。一般來說中國歷史的碩士大概兩年左右可以拿到學位,以京都大學為例,碩士論文的長度大概一百頁上下。

阿部幸信:

其實日本對於碩論也是因地區而不同。剛剛所說一百頁左右是京都大學的情形,相較於其他地方稍微短了一點。一般來說,碩論兩三百頁的也不在少數,甚至還有二十萬字左右的作品。

游逸飛:

在臺灣這邊,碩士畢業所花的時間太多,近年來一直有改變這情況的聲音,但目前尚無明顯改變,不知道大陸是否有同樣的問題?

徐沖:

在大陸,若讀碩士階段時確定有志於學術,可以從碩士班直接升為博士班。碩博連讀會讓年限稍微縮小。近來也有人跳過碩士階段直攻博士。

李昭毅:

分享一下我個人讀碩士的經歷。我大學時不是歷史系,讀碩士還要補一些大學的學分。光是修學分、考資格考,再撰寫論文就花了四年。讀博士班後時還需到南部兼課賺取生活費,所剩的時間不多。希望臺灣對於碩士、博士的制度可以再更加改進。

曲柄睿:

我想請問阿部教授,日本對博士生是否有發表論文的要求?

阿部幸信:

博士生並沒有強制的要求,但是如果將來要到學術單位工作,多發論文總是有益處。

何祿凱:

在美國,以往博士生並不需要發表文章,現在也沒有強制規定。但是,隨著競爭日漸激烈,許多博士生在畢業前便在期刊上發表文章,為具備申請工作的優勢,發表文章逐漸變成不成文的規則。

鄭庭鈞:

期刊之間有等級之分,請問美國與大陸博士生在發表文章時會不會限定在某些重要的期刊?若只發表在非頂級的期刊,對自己未來有優勢嗎?

何祿凱:

美國關於中國早期歷史的期刊寥寥可數,不大會有期刊等級的問題。

徐沖:

大陸期刊分類很多,例如有核心期刊,與一般各省所辦的期刊。一般來說重要的文章比較少投稿到地方的期刊。

劉欣寧:

日本非常重視解讀漢文的古典文獻。知名學者組織讀書會,一同解析中國古典文獻資料。想請問何祿凱先生美國是如何訓練閱讀中文古典文獻的能力。

何祿凱:

我們這邊雖然沒有像日本那麼系統化,但是許多課程與解讀古典文獻相關。如柏克萊大學每年都會依照老師個人興趣,開設不少解讀文獻的課程。我自己就修過出土簡牘研究、臺灣二手研究導讀、大陸文獻研究、經學等課。其中大部分的內容皆與古典文獻相關。

然而上述課程並非一套有系統的文獻介紹,原因在於學校給老師很大的自由度。老師可依照個人最近的研究開設討論課,與研究生共同討論最近的研究興趣,課上老師未必已經有完整的定見,更像是與研究生共同探索一個未知的領域。老師經常將未出版的專著內容與學生分享、討論,而課堂上討論的成果最後常常會包含在其所出的專著中。

說到這裡,聊些大家或許會有興趣的內容。在美國念博士班通常會些許收入。博士生需要當TA,帶領大學部的討論課,而學校會發給博士生獎助學金。金額內容各校不同,通常私立學校會多一點。而公立學校約在一年一萬七千美金左右。

曲柄睿:

大陸方面,國家會補助博士生一些經費,我所就讀的北大也會提供一點補貼,兩者合起來每個月大概有一萬元臺幣左右。

石昇烜:

謝謝兩位主講人與在場各位的熱烈參與。由於時間也差不多到了,本次會議到此告一段落,再次謝謝大家。

備註:限於篇幅和主題,如前述,已省略第二場的部分。

http://shi-yuan.blog.ntu.edu.tw/201...A8%98%E9%8C%84/

新帖子 09-26-2013 05:28 PM
编辑 引用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2:34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