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我为何要举报一项十九年前的抄袭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往复 > 往复论坛 > 我为何要举报一项十九年前的抄袭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博雅塔


          我为何要举报一项十九年前的抄袭

                邱居里

  自我在网上曝光魏崇武学术抄袭问题以来,得到了许多网友的支持,我深为感动。同时,网友们也对我为何要揭发一项十九年前的旧案表示出疑问,对此,我有责任加以说明。
  魏崇武对周良霄先生和我论文的抄袭,发生在1994年,而我知晓这一抄袭,是在1996年1月他于《北师大学报》增刊发表《赵复事迹编年》之后。
  一项十九年前的抄袭,我为何今日才举报?这里有客观和主观两方面原因。
  首先是客观条件是否具备。学术抄袭早已有之,但问题的日趋严重,则是近些年的事情。此前,无论是教育部、高校、研究机构,都还没有重视到学风问题。2004年以后,教育部相继发布相应的通告章程。至于设置学风建设办公室等专门机构,制定政策,接受举报,并要求各高校建立相应的工作机构,负责本校学风建设和学术不端查处,更是2011年12月《教育部关于切实加强和改进高等学校学风建设的实施意见》才提出的。应教育部要求,北京师范大学2012年在校园网上设置了学风建设网站,同年4月公布了学术道德与学风建设委员会名单(至今没有得到学校正式任命),5月公布了《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实施细则》。在此之前,高校学术不端问题的处理,则是既无章程可依,也无受理调查的专门机构。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被抄袭者的主观意愿。抄袭属于个人品德问题,若能良心发现,自我反省,倒也不一定非追究不可。即使不作反省,怙恶不悛,也只是自甘堕落,并不影响他人。这是很多被抄袭者的内心想法。更何况,抄袭的认定非常困难,明显的学术抄袭,不能得到认定的情况并不乏见,谁又愿意花费时间精力,去与毫无道理可讲的抄袭者纠缠。这可能是学者在遭遇学术不端时,选择沉默的更深层原因。我就亲耳听过,一些非常资深的学者,明知有人抄袭自己的研究,却也并不揭示的情况。我当年也是这么想的,所以,魏两次评职称,我都没有提出他的抄袭问题。

  但是,2008年魏崇武担任古籍院副院长后,他的所作所为,逐渐改变了我的想法。
  北师大古籍所创建于1981年冬,是全国高校建立的第一个古籍所。古籍所创建之初,就包括历史文献学和古典文献学两个专业,第一任所长是著名历史学家白寿彝教授,副所长有郭预衡先生、启功先生,常务副所长则是中文专业的龚兆吉先生。当时古籍所两个学科均衡发展,并无矛盾。1987年,白寿彝所长辞任,中文系李修生教授接任所长。1991年始,古籍所承担国家古籍整理重大项目《全元文》编纂,所的发展也达到鼎盛,教师最多达二十余人。《全元文》工作后期,由于学校编制的限制,古籍所教师日益缩减。又由于所的正副领导,从87年起就一直由中文教师担任,历史学科发展受限,教师人数由十多人,减少到最少时只有三人。2009年古籍所改建为院,院领导班子对全院的承诺是,优先发展历史文献学学科,推进历史、中文两个学科均衡发展。但是五年过去,学科的失衡不但没有改变,反而形势更为严峻。

  魏崇武在《关于受邱居里诽谤抄袭事的说明》中说:“自从我2008年担任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副院长以来,由于坚持原则,在一些事情上没能迁就历史文献教研室某些人的无理要求,就不断遭受到他们的恶毒攻击。邱居里选择古籍院招聘新院长之机下手,根本不是为了维护学术领域的纯洁,而是想通过毁坏我的名誉来阻止我竞聘成功,以便日后他们可以胡作非为。”
  这是胡说!众所周知,在当今高校的严密行政体系和考核机制之下,一个弱势学科的普通教师,有可能“无理要求”吗?有权力“胡作非为”吗?魏对我进行这种污蔑,既荒谬又卑劣。除了揭发魏的学术抄袭之外,请问,我在哪一件事情上曾有过“胡作非为”?
  事实上,魏崇武凭借权力胡作非为举不胜举,仅以三事为例:

  1.凭借权力为自己谋取私利

  2011年,魏崇武凭借副院长权力,违反教育部申报程序,不在院内公开申报,不经过院学术委员会评议、遴选,不向全院公示,私下为自己申报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他这是“坚持原则”?还是胡作非为?

  2.凭借权力削减历史学科招生名额

  2002~2010年我担任历史文献学研究室主任期间,古籍所硕士生招生名额分配,一直是所领导、中文和历史两个研究室主任、具体负责招生工作的教务人员共同开会确定。由于历史教师人数少,中文教师人数多,总招生比例大约是1:2,虽然历史学科名额少,但基本按照两个学科硕士生导师的比例来分配,也是合理的。2010年我见院内形势日非,主动辞任。此后,魏崇武凭借主管研究生工作的权力,逐年削减历史学科的招生名额。详见下表:

硕士生年度 研究生院 当年硕士生导师 魏上报的招生名额
招生计划 下达名额 历史 中文 历史 中文
2012 10 4 7 3 7
2013 9 4 7 2 7
2014 11 4 7 3 8

  而且,魏崇武上报的招生名额,并不是经过两个研究室共同会议确定,而是违反规范,由他自行决定,而且上报研究生院时,还不让教务人员通知历史研究室。2012年暑假,我们得知13年招生计划压缩为两个名额时,全体四名历史教师忍无可忍,共同约见院领导,要求说明削减的原因。面对我们的质疑和要求,正院长韩格平虽然找不到理由反驳我们,却当不了家。而魏崇武态度更是恶劣,高卧在家,根本不与我们见面,却坚持己意,拒不更改。最后,只能是韩院长到研究生院去寻找一个补救办法,研究生院同意在招生时给历史学科增补一个名额,才算了事。魏的跋扈可见一斑。
  魏一再消减历史学科的招生名额,固然是为满足某些人的额外需要,更险恶的,则是希望引起历史学科的内讧。在这种情况下,我主动提出两年不带研究生,解决了名额不足的问题。我们所要求的不过是平等的招生权,这是“无理要求”吗?

  3.凭借考核权力打击历史教师

  2012年年终考核,中文专业三名正教授联手投票,判定历史教授周少川考核不合格(当年考核小组成员五名,中文四名,历史一名),由此扣除了他半年的职务津贴和五万元的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奖金。认为周老师不合格的理由是,周于7月初研究生课程结束后,曾出国十天,参加学术交流等活动。院领导说他没有请假,周老师则坚持请了假,双方各执一词,都拿不出证据来。须知古籍院原本就没有严格的请假制度,都是口头说明即可出行,不需要交请假条之类,也从未出现请假与否的争议。但问题的实质并不在此。
  高校考核的宗旨,是考察教师一年的教学科研工作,激励教师工作的积极性。周老师当年除了硕士生、博士生教学外,还出版了一部专著,发表了五篇论文,申请了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百年古籍整理与古文献学科发展研究”,经费80万元。如果是真正考查教师的工作,这样的工作业绩,怎么可能是不合格?而联手投票判定他人不合格的三名中文正教授,又有谁能拿出这样的工作成绩?可是他们就有权力判定他人不合格!由此可见,请假与否不过是一个借口,实质是凭借考核权力来打击异己。
  需要说明的是,我不是周老师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课题组的成员,周的所有项目经费和奖金,与我毫无关系。而且,在古籍所同事的近三十年中,除所里工作外,我没有参加过周老师主持的任何一个科研项目,没有承担过其中任何一项工作,也没有拿过一分钱。我要说的是,如果不根据教师的教学科研成绩,而以拿不出实据的理由来任意判定他人不合格,考核就沦为把持权力打击教师的工具!在这样的环境下,谁能安心工作?何况,受威胁的不仅仅是历史教师,即便是中文教师,谁又敢说一个不字?全院教师岂不人人自危!

  2008年,古籍院院长提名魏崇武任副院长,组织部在全院副教授以上教师中调查。当时反对他任职的教师是大多数,不仅包括全体历史教师,也有中文教师。大家认为,既然古籍所是中文和历史两个学科共存的单位,领导机构就不当是中文的一统天下。如果中文教师任院长,应该配以历史教师的副院长,以保证两个学科的均衡发展。然而,自李修生教授接管古籍所二十多年来,古籍所(院)所有的所(院)长、书记、副所(院)长,乃至工会主席、教代会代表,就没有一个历史教师,全部由中文包揽。这就是古籍所的现实,是历史学科日益衰落、举步维艰的根本原因。遗憾的是,我们的合理建议并未被学校采纳。历史学科所受到的压制打击,在魏崇武任职期间达到极致。
  我想补充说明一下,尽管历史教师人数不多,但是各人的工作业绩,无论教学、古籍整理、承担科研项目等等,只会比中文教师更多,而绝不稍有逊色。所里的古籍整理项目,无论是以前的《全元文》,还是现在的《元人别集丛刊》,历史教师都全部参加,而且并不少做。而历年的院正副院长工作述职,毫无例外地将历史教师的工作算作他们的业绩,并为此洋洋得意。为什么我们兢兢业业地工作,反而受歧视、被压制、遭打击呢?
  截止2013年暑假为止,古籍院两个学科的现状是,中文教师八名,历史教师四名,且有两人是1954年出生,从明年起就要陆续退休。虽然下学期历史学科新增加北大博士后一名,但是新进历史教师的招聘组,竟然是中文评委四人,历史评委一人。这是招聘历史教师吗?可见他们对院务把持到了何等地步!这种情况如不改变,历史学科已无法生存,博士点亦面临被取消的危险,而这个博士点的设置早于中文学科。我们历史教师的要求不过是:两个学科的均衡发展,不得打击压制历史学科和教师,这是“无理要求”吗?胡作非为的到底是谁?
  我于1982年夏大学毕业到古籍所工作,是所里的第一个工作人员,在古籍所任职三十年。2002~2010年,担任历史文献学研究室主任八年。明年四月即将退休。对于学校和古籍院,我既无所愧,也无所求。三十年来,我亲见古籍所的发展、繁荣和衰落,亲身体会历史学科如何在艰难下求生存,尤其是魏任副院长以来,对历史学科的限制挤压,对历史教师的打击报复。面对整个学科难以为继的前景,历史教师难道没有权利进行诉求吗?
  因此,今年古籍院领导班子换届,魏崇武出面应聘院长,我是明确反对的。我始终认为,古籍院以往的领导机构组成是不合理的,两个学科发展的不平衡是不合理的,打击压制历史学科的局面必须改变。而以魏崇武不端的学风、恶劣的人品、胡作非为的工作作风,根本无资格担任院长一职。他若当选,只能加剧院内学科发展的不均衡,挑起两个学科的矛盾冲突,影响全院的团结合作和继续发展,对古籍研究院只能是灾难。我的举报,就是要揭露他的学风和人品,说明他的劣根发端不始于今日,表明反对他任职的立场。我的这个态度是公开的,无论组织部调查,还是网上的说明,我从未隐瞒。而且,有同样想法的也不止我一人,四名历史教师一致不同意他担任院长职务,有7月8日的组织部调查为据。
  为什么十九年前的抄袭,会在今日举报,一切皆有其因果缘由。因为,魏崇武的人品和学风,现在已经不仅仅关乎他自己,而是关系到历史学科的生存,影响到古籍院的学科均衡和未来发展!
  我深知在今日举报学术不端,很难得到认定,获得公正结论。毕竟,结论不一定取决于客观事实,主要受制于调查方的立场,还包括社会风习等等因素。校方在任命某人担任领导职务时,也不见得会顾及普通教师的合理诉求。我举报的目的仅在于:公布事实,揭示人性。至于其它,非我所能,亦非我所求!

由 博雅塔 于 08-30-2013 02:59 A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08-30-2013 02:30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博雅塔 的主页!
灬灬灬灬

"在波士顿的犹太人死难纪念碑前有这么一段话:当纳粹来抓共产党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来抓贸易工会主义者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贸易工会主义者;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当他们来抓我时,已无人替我说话了。"
学术界抄袭现像之严重,已经超乎想象。我佩服邱老师的勇气!中国学术界已经陷入劣币淘汰良币的沼泽。如果再没有人出来说话,那么中国学术界的沦陷已经不远!

新帖子 09-09-2013 03:01 PM
编辑 引用
武汉人

北师大也来过几次,不知道古籍所和历史文献学是这个样子。为什么不与中文系分开呢。当年白白寿彝先生应该是历史学科的吧。刘乃和也是历史学科的吧。竟然斗不过中文系的。

新帖子 09-10-2013 06:05 PM
编辑 引用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12:44 A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