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两种植物汉语名字用字和统一码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专版 > 数码文史 > 两种植物汉语名字用字和统一码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大理

两种植物汉语名字用字和统一码

当用植物汉语俗名中有两个字尚未取得统一码的节点。这两个既有印刷品作为使用证据又有植物分类和本草描述需要的汉字迟迟不能列入统一码,反映了统一码国际机构与汉语文字部门之间缺乏交流互动。这里对此具体问题予以描述并提出解决方案,借以引起大家的关注。


一:⿱艹杭、⿱艹秔

此二字列为Andrew West博士提交议案(http://www.unicode.org/L2/L2012/12333-cjk-f.pdf)223字和224字,提交根据分别是《北京植物志》与《秦岭植物志》用字,这是Campylotropis属的汉语名称用字,即⿱艹杭子梢属或⿱艹秔子梢属。这个属的第一个字还有其它写法,例如中国自然标本馆的网页还给出了⿱艹⿰禾元、⿱𥫗杭、杭、秔等写法( http://www.nature-museum.net/(S(nso...e0))/23161.spid )。

中国自然标本馆没有说明这些字的出处。如果它们确有印刷出版物作为使用证据,则应加入统一码中。我从1937年出版的陈嵘先生《中国树木分类学》550 页上找到了“⿱𥫗杭子梢”一名,列在“胡枝子”条下,先生在其后还加了(河南),说明出处。

仔细阅读《中国树木分类学》一书,你会发现陈嵘先生著述是相当严谨的,其中俗名都仔细标明出处,如(救荒本草)、(河南)等等。在书中,此名是胡枝子的别名。后来编篡的《全国中草药汇编》及《中国植物志》,将Campylotropis属与胡枝子区分而单独命名,于是合理地采用了胡枝子别名。

查“⿱𥫗杭”这个字,《四声篇海》明刊本有载:“下浪切,杭去声,晒衣杆。”《集韵》也解释其为竹竿,或作“笐”,去声。也就是说这个字读hàng。

因为“⿱𥫗杭”这个字不是常用字,“⿱𥫗杭子”的用法更是少见,于是吴征镒先生主编的《中国植物志》将之改为“⿱艹杭”, 谢宗万先生主编的《全国中草药汇编》则将其改为“⿱艹秔”。这两个字不在统一码中,我在现今常见字书中也未能查到,应是两者创用字。因为没有字书参考,字音也未统一。“⿱艹杭”有念作háng的,但也有读成hàng的。 “秔”是“粳”的异体字,字书上读jīng,近年来有些农学家包括袁隆平先生建议读作gēng。“⿱艹秔”随“秔”读,也就有了一样的字音问题。

一个汉语俗名竟出现这么多的用字和读音,原因是人们对陈嵘先生的用字理解有偏差。先说“⿱𥫗杭”里的“杭”字,这个“杭”有另一读音yuán,相当于“杬”。《康熙字典》说:“《爾雅•釋木》杬,魚毒。《註》本作杭。《郭疏》與李註同。《正字通》引《容齋隨筆》改入杬字,今從之。”就是说《容斋随笔》开始改“杭”为“杬”字。“杬子”是什么呢?山东大学的张树铮教授在“今本蒲松龄《日用俗字》形讹字考证”中“ 34条•柳箢也堪跨糧米(器皿章)” (http://www.doc88.com/p-908535273319.html)写道:“箢子,或称箢斗。箢子是一种条编的长圆形篮子,有木提梁。俚曲《禳妒咒》第十六回作杬子。”也就是直到清朝中叶,蒲松龄所在乡间还在使用“杬子”的说法。,且“杬子”与“箢子”相通。一方面陈嵘先生不失古风还“杬”于“杭”,另一方面也是利用已有字“⿱𥫗杭”,赋予此字读音yuán。⿱𥫗杭子梢,就是编织圆筐之类的长梢,表明人们是怎样利用胡枝子等植物的。现在如果植物学者、文字学者认为 “⿱𥫗杭子”解释为“杬子”是合理的,则将解决Campylotropis属汉语名字正字及其正音。

补充:说明一下“箢”字。涂良军《云南方言词汇比较研究》引用包拟古(Bodman)在1980年对原始汉语与汉藏语研究论文,给出汉语中表示圆圈、围绕的一组词与藏语有对应关系。

藏语的一族词:
kor-kor 圆的,skor 圆圈
‘khor 圆周,skyor 篱笆
‘khor-lo 圆盘、轮
gor-gor圆的,sgor 开车床
gor-mo 圆的,sgor-mo 盘、球
‘or 漩涡
原始汉语的对应:
藏语:‘khyor(*khlyor) 变弯
汉语:棬 *khwlyar
藏语:kyor-kyor(*klyor) 虚弱
汉语:倦 *gwlyars
藏语:khyor(*khlyor) 一把
汉语:拳 *gwlyar
藏语:skyor 篱笆
汉语:菀 *skwyar

其实这里最后的“菀”没有篱笆的意思。无论从“圆的”到“篱笆”之意,“箢”字正合适。


二, ⿱艹頁、⿱艹页、⿱艹贡

此三字列为Andrew West博士提交议案(http://www.unicode.org/L2/L2012/12333-cjk-f.pdf)219、220和221字,提交根据分别取自《简明英汉词典》、《河南植物志》与《河北植物志》,这是Carum carvi的汉语名用字。此种植物在劳费尔(Laufer)著、林筠因译的《中国伊朗编》中给出的汉英俗名为 “葛缕子”caraway。劳费尔的英文原著是在1919年发表的,当年种名写成Carum carui。葛缕子的汉语俗名来自种加名carui音译。更具体点,“葛缕”是 carui的音译,“子”是籽实。葛缕子本是引进来作香料的,不期这种香料植物就被叫成了葛缕子。

劳费尔的研究是基于他早些年积累的资料。近百年前,中国人称作“莳萝”的植物,是伞形科的小茴香或葛缕子。“莳萝”一词是古波斯语zira或梵语jira音译而来。随着植物分类的系统化,两个种无法共享一个名字,这就是后来出现葛缕子之名的原因。

有意思的是,劳费尔对藏语也有研究,他指出藏语中对小茴香的称谓zi-ra也是与汉语一样从古波斯语或梵语音译而来。那么藏语对葛缕子的称谓是什么呢?劳费尔没有提及。这种植物早就作为藏本草记载在《晶珠本草》中,并随汉语书籍引用而有各种译音,如:果鸟(《藏药志》)、郭鸟(《西藏常用中草药》)、贡牛(《高原中草药治疗手册》)、羔鸟(《青海省兽医中草药》)。这些译音完全没有考虑汉语植物名字的用字特点,有变化用字而写成“䔈蒿”。“䔈”是古字,但《正字通》说其为讹字,将这样一个字用来为植物命名当属比较合适。然而“䔈”毕竟像是讹字,各种讹字应运而生,“⿱艹頁蒿”(《简明英汉词典》)、“蕡蒿”(《中国药用植物图鉴》)、“⿱艹页蒿”(《全国中草药汇编(上册)》)。近年北京的科学出版社出版了《中国资源植物》,这是篇幅堪比《全国中草药汇编》的另一本有关植物的书,书中“蕡”被写成了简体字 “⿱艹贡”,而我们知道,古字“蕡”以前并无简体字。

既然⿱艹頁、⿱艹页、⿱艹贡这些字已经在印刷品特别是本草书籍、植物志中正式使用,就应该归入统一码。同时本草书籍和植物志编篡者应该规范这种植物汉语名字,消除讹谬。

由 大理 于 07-16-2013 06:33 P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07-15-2013 06:06 PM
编辑 引用
大理

经Andrew West博士查找,⿱𥫗杭字实际上已经进入统一码:𥮕

谢谢指正!

新帖子 07-16-2013 05:57 PM
编辑 引用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8:57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