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北大不让进”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站务 > 往复留言 > “北大不让进”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春明客

这是我刚刚收到的一封短信。今天早晨,我老家的邻居带着三个中学生来北京,主要是看高校。我为他们设计了路线 人大东门进,参观人大,西门出;然后乘车到北大西门,参观北大;出东门,走到清华西门,参观清华;出南门,乘公汽到颐和园。
我不能陪他们去,但一直牵挂着。后来我短信问到哪儿啦,回复说马上到清华南门,要去颐和园了。我说,太快了吧?怎么不多转转。他回短信,如标题——“北大不让进”。
我无语。我不知道这会给家长,会给这三位中学生带来怎样的心理影响。真的是高不可攀吗?——我不愿意听参观人数太多影响校园、教学的话!
试问——这是谁的北大!

新帖子 08-07-2010 05:10 AM
编辑 引用
尧曰

如果哪个单位都让人随便进,这个单位里面的人怎么工作?

让人随便进的单位,估计人家不是有足够的保安措施就是对自己的工作无所谓。

引用:
最初由 春明客 发布
这是我刚刚收到的一封短信。今天早晨,我老家的邻居带着三个中学生来北京,主要是看高校。我为他们设计了路线 人大东门进,参观人大,西门出;然后乘车到北大西门,参观北大;出东门,走到清华西门,参观清华;出南门,乘公汽到颐和园。
我不能陪他们去,但一直牵挂着。后来我短信问到哪儿啦,回复说马上到清华南门,要去颐和园了。我说,太快了吧?怎么不多转转。他回短信,如标题——“北大不让进”。
我无语。我不知道这会给家长,会给这三位中学生带来怎样的心理影响。真的是高不可攀吗?——我不愿意听参观人数太多影响校园、教学的话!
试问——这是谁的北大!

新帖子 08-15-2010 12:49 AM
编辑 引用 尧曰 的QQ号码:264110394
杠头

前两天我也遇到这样的事。两位从台湾大学来的朋友想去北大参观,结果以没有身份证件为由而被拒入内。他们很纳蒙,问我,国立大学为什么不让进呢?我说,天朝是组织说了算(个人不必负责),组织说什么就是什么,没道理可讲;不让进就是不让进!

我去的地方很少。到台北、东京开会时,进过几次台大和东大,似乎没有不让进,或者出示证件才能进。前两天看到微博上的一条,发微博的人到台北观光,内急,陪她的友人迳直带她到台北市政府的办公大楼如厕;这令她大为感慨,因为我们的人民政府都是武警持枪站岗的,正事都未必能进入,遑论如厕了。至于像欧美这样的国家的大学,恕我无知;据说不少学校连围墙都没有,不知他们的教学和工作程序是如何保证的?!据说欧美不少国家的政府部门都是任人随意出入的;也许,因为他们是发达国家,保安工作做得好?或者,他们的公务员工作时聊天喝茶,不怕打扰?

远的不说,即以北京的高校而论,人民大学就没有北大这样的规定,但似乎也没有影响到教学工作的正常进行。当然,论者可以说,人大没什么可以看的。但是,北大在严防进入以前,长期也是任人出入的,似乎也没有影响到教学工作的正常进行。何以现在就会影响呢?当然,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北大是国立大学,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它可不可以这么做?即使要这么做,是不是需要通过什么程序?

八十年代,大家提倡的是拆围墙办大学;现在却是墙越围越紧、门把得越来越严。这是在防什么呢?

由此也让我想到监督和问责的问题。像北大拒人门外的事,我想不管是问谁,谁也不以不搭理你。最多告诉你这是校党委或校长办公会决定的。即使这事不合适,也不会由哪个人来负责。

这又让我想起前不久发生的温州追尾的惨剧。事故发生后,上海局的局长被免职,一听,国务院和铁道部真负责任。但是,且慢,接任上海局的局长的人,正是前几年因为胶济线火车相撞而被免职的时任济南局长的人(此公的所谓被免职,不过是调回铁道部任总调度长了)。于是,我们看到一位迎面相撞的局长取代了追尾的局长。难不成,撞头比追尾要好?呵呵。这次因为追尾而被免职的上海局的局座,正不知现在被挪到哪里高就了呢。——有监督而没有有效的问责,监督也只是监督者的自慰而已,况且现在的像媒体这样的监督,也仍被捆得紧紧的,远不能充分发挥作用呢。所以我说,天朝是组织说了算。相信组织、服从组织,才是正路。

尧曰兄所在的考古所,当然是不能任人随便进去看的,既妨碍了像尧曰兄这样的研究人员的研究工作,又会丢了文物——也许,故宫的丢展物、坏盘子,都是因为参观者太多的缘故?

由 杠头 于 08-26-2011 03:14 A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08-26-2011 02:57 AM
编辑 引用
尧曰

引用:
最初由 杠头 发布
前两天我也遇到这样的事。两位从台湾大学来的朋友想去北大参观,结果以没有身份证件为由而被拒入内。他们很纳蒙,问我,国立大学为什么不让进呢?我说,天朝是组织说了算(个人不必负责),组织说什么就是什么,没道理可讲;不让进就是不让进!

我去的地方很少。到台北、东京开会时,进过几次台大和东大,似乎没有不让进,或者出示证件才能进。前两天看到微博上的一条,发微博的人到台北观光,内急,陪她的友人迳直带她到台北市政府的办公大楼如厕;这令她大为感慨,因为我们的人民政府都是武警持枪站岗的,正事都未必能进入,遑论如厕了。至于像欧美这样的国家的大学,恕我无知;据说不少学校连围墙都没有,不知他们的教学和工作程序是如何保证的?!据说欧美不少国家的政府部门都是任人随意出入的;也许,因为他们是发达国家,保安工作做得好?或者,他们的公务员工作时聊天喝茶,不怕打扰?

远的不说,即以北京的高校而论,人民大学就没有北大这样的规定,但似乎也没有影响到教学工作的正常进行。当然,论者可以说,人大没什么可以看的。但是,北大在严防进入以前,长期也是任人出入的,似乎也没有影响到教学工作的正常进行。何以现在就会影响呢?当然,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北大是国立大学,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它可不可以这么做?即使要这么做,是不是需要通过什么程序?

八十年代,大家提倡的是拆围墙办大学;现在却是墙越围越紧、门把得越来越严。这是在防什么呢?

由此也让我想到监督和问责的问题。像北大拒人门外的事,我想不管是问谁,谁也不以不搭理你。最多告诉你这是校党委或校长办公会决定的。即使这事不合适,也不会由哪个人来负责。

这又让我想起前不久发生的温州追尾的惨剧。事故发生后,上海局的局长被免职,一听,国务院和铁道部真负责任。但是,且慢,接任上海局的局长的人,正是前几年因为胶济线火车相撞而被免职的时任济南局长的人(此公的所谓被免职,不过是调回铁道部任总调度长了)。于是,我们看到一位迎面相撞的局长取代了追尾的局长。难不成,撞头比追尾要好?呵呵。这次因为追尾而被免职的上海局的局座,正不知现在被挪到哪里高就了呢。——有监督而没有有效的问责,监督也只是监督者的自慰而已,况且现在的像媒体这样的监督,也仍被捆得紧紧的,远不能充分发挥作用呢。所以我说,天朝是组织说了算。相信组织、服从组织,才是正路。

尧曰兄所在的考古所,当然是不能任人随便进去看的,既妨碍了像尧曰兄这样的研究人员的研究工作,又会丢了文物——也许,故宫的丢展物、坏盘子,都是因为参观者太多的缘故?


杠头老师这样泄露别人单位不是太好吧,尽管我不仅知道杠头老师的单位而且还知道尊姓大名。
我还是那个观点,工作单位本来就不该让人随便进,尽管我自己也可能因为这种规矩而遇到麻烦。纳税人的钱建的东西多了,航天基地、军港、机场……哪个能让人随便进去?杠头老师所在的院部的大楼不也是如此吗?
记得那是哪年来着,北大和清华相隔半小时左右连续发生爆炸事件,造成巨大国际影响。后来据说是抓了个外来临时工结案。
要是各个单位都可以随便让人进,谁能保证类似事件不到处发生?就算没有这样的事情,这些与该单位工作无关人员的来来往往,能不干扰这些单位的工作?
还有,似乎北大也不是绝对拒绝外来人员进入的,只要你有能够证明你身份的证件并且在门口登记(如果有校内人员迎接或带领,连登记都不用)就可以进去。
这个也跟国情有关。美国的大学,我去过的除了哈佛以外都没有围墙,并且学校的教学办公科研机构常常跟民房或者其他机构混杂在一起,所以也就没有“让不让进”的问题。
中国的大学,特别是北大,为什么不行呢?我们假设这样的情况:某天,突然海外某网站上出现了以北大校园某特有景观为背景的某些内容的标语的视频(照片你可以说是PS的),然后上级追究北大领导的责任,北大领导去找谁?
除非北大的上级打这样的保票:你只管敞开大门,来者不拒;学校里出现什么恶性政治刑事事件、教学科研受到什么影响,任何领导和教职工都没有责任,教职员工受到外来人员的伤害,国家负责赔偿全部损失……(后面的一下子想不起来),估计北大才可以考虑跟公园一样让大家随意出入。

在我还没有拿到工作证时,有一次去院部,在门口传达室登记(传达室还要跟里面我要找的人通电话确认我的确是要找他),旁边一个50来岁的女士说,你就写两人吧,我跟你一块进去,省得我填登记卡了。我说,对不起,我不认识您,说不定一个小时后,各层楼道都出现了大批传单,然后人家排查进入院部的人员,最后查到的无法排除带传单嫌疑的唯一一个人就是我怎么办?我要说跟我一起进来的那个人我不认识,人家会说,你不认识的人你跟人家一起登记?

新帖子 08-26-2011 05:11 AM
编辑 引用 尧曰 的QQ号码:264110394
杠头

尧曰兄,如果单位也是隐私,我向老兄道歉,而且是正式道歉。万幸老兄供职的单位不是军警特等部门,呵呵。为公平起见,我也公布我目前所供职的单位,即中国社科院历史所,实名孟彦弘。
至于尧曰兄所持的结论性意见,我不同意;尧曰兄对其结论所进行的论证或说明,我认为逻辑有些乱。
我对我所在的社科院设门禁,不许人随意出入,非常反感!

新帖子 08-26-2011 05:42 AM
编辑 引用
尧曰

我好像一开始就这么说了,这种情况跟中国的国情有关。跟美国不同,中国是一个“见微知著”的国家——当年,关在监狱里的严慰冰能够在只有《人民日报》可看的情况下知道林彪完蛋了,就因为林彪长达1周没有在报纸上出现。上月底到本月初,“九常”长达10来天没有任何信息,连“扒衣见君”这么重大的事件都无一人出面,不是在海外华人论坛上引起轩然大波吗?各种猜测层出不穷,什么玄妙的内容都有。

为了杜绝这个“微”,从上到下层层派责任,严加防范,最基层的责任最大,因为他没法往别人身上推卸。为了平衡这种权责悬殊的局面,基层的领导和工作人员就不得不给自己扩大一些权限去match自己的义务(你要让我放人随便进,出了问题你就不能找我负责)。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我当年真的在登记卡的“人数”上填了“2”而把那个女士带进院部,出了事故就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麻烦了,可能院里几千人都要过一遍筛子。

如果有人想制造噱头,雇几个小痞子到北大校园里表演打架斗殴,然后拍下视频说北大学生行为不端,北大校方该动用多大的资源去消除影响?这还是小事,我上个回帖里说的那种政治事件一旦发生,校领导和相关人员都逃不了干系。

在中国这种“一叶知秋”的微信息社会状态和这种权责悬殊的状态没有改变之前,工作单位还是不要让无关人员随便进入的好,除非你不怕上级追究责任,或者你的单位能保证万无一失。

新帖子 08-26-2011 06:45 AM
编辑 引用 尧曰 的QQ号码:264110394
尧曰

引用:
最初由 尧曰 发布
如果有人想制造噱头,雇几个小痞子到北大校园里表演打架斗殴,然后拍下视频说北大学生行为不端,北大校方该动用多大的资源去消除影响?这还是小事,我上个回帖里说的那种政治事件一旦发生,校领导和相关人员都逃不了干系。


http://news.sina.com.cn/s/p/2013-06...927401850.shtml

两名男子抱充气娃娃在北大裸奔被按倒带走

2013年06月15日02:39 新京报


两男子北大裸奔被按倒(来源:湖南经视)



昨日,北大未名湖畔,两位裸奔男子被保安拦截、控制。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两名男子在未名湖畔裸奔被保安擒下。



两名男子在未名湖畔裸奔被保安擒下。

  新京报讯 (记者申志民)“出来啦!拦住他。”一声急促的喊叫,打破了北京大学未名湖畔的平静。昨日下午,两男子抱着充气娃娃,在北大未名湖畔裸奔并欲跳湖,被学校安保人员制止、控制。此行为另一参与者称,两男子为北大校友,这是一场行为艺术,旨在呼吁社会关注并保护音乐正版版权。

  未名湖边两裸男被控

  昨日16时05分,北大未名湖花神庙毗邻的小山上,突然冲出两名裸体男子,两人身上仅穿红色丁字裤,胸部写有黑色毛笔字,各自一手抱着充气娃娃,一手抱着吉他,身上挂着小救生筏,一同向未名湖方向冲去。

  在离湖边十多米远的地方,两人被守候在附近的北大保卫部安保人员阻拦,一男子被按倒在地,另一人被保安牢牢抱住。

  安保人员找来两块白布,搭在两男子及充气娃娃身上。见有围观者拍照,两名男子脸上还露出笑容。

  北大安保人员疏散了花神庙附近的围观人群。之后,两男子被警方带走。

  参与者称此是行为艺术

  “这是个行为艺术。”昨日,此活动的参与者何洁告诉新京报记者,抱充气娃娃裸奔未名湖,是以行为艺术的方式呼吁社会关注音乐正版版权。

  何洁说,开始他们三人计划都参与裸奔行动,但他因有事没能及时参与。

  28岁的何洁自称他和被控制的两名男子都是北大校友,已毕业两年,“毕业前我们仨就认识,都喜欢音乐,我们现在是独立音乐制作人。”五月初,三人去唱片公司欲出唱片,被告知“唱片盗版情况猖獗,音乐人收入每况愈下。”

  三人商量决定,以此“行为艺术”呼吁音乐正版版权。

  策划此行为艺术的核心成员将消息告诉了北大部分学生。近日,新京报收到一封署名为李戡的爆料邮件,李戡多次致电新京报记者,告知活动具体时间,其在电话中证实,他是著名作家李敖之子,他也协助了这次活动的开展。

  校方提前做好拦截准备

  昨日,北大未名湖畔,多位保安沿着未名湖巡逻。他们手持对讲机,随时通报身边见闻。未名湖旁的博雅塔及花神庙,也有五六位保安。16时许,有保安向游客等询问,“来干什么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保安说,在裸奔行为发生前,校保卫部就已获知消息,并派十名保安拦截。

  昨日,北大校方未回应此事。

  ■ 警方说法

  一位警方人士称,如当事人暴露生殖器,属违法行为;如只穿内裤出现在公共场合,虽违背公序良俗,但并不违法。展示行为艺术时如造成严重交通堵塞或发生踩踏,则将会受到治安处罚。

  ■ 对话

  “抱充气娃娃裸奔能抢人眼球”

  新京报:“抱充气娃娃、裸奔、跳湖”,这样的行为艺术,能让围观人士明白旨在“保护音乐正版版权”吗?

  何洁:没有联系。但抱着充气娃娃裸奔有看点,抢人眼球,会引起大家讨论。再通过媒体报道,目的是让社会关注音乐正版版权。

  新京报:为什么选择在北大未名湖开展行为艺术?

  何洁:北大是我的母校,讲究兼容并包,未名湖也是个标志性的地方,我们希望在母校引起社会关注。尽管北大可能认为这很丢脸,不大光彩。

  新京报:为何道具是充气娃娃?

  何洁:在学校,我们都恋爱过,毕业后都分手了。我们认为,女友面对现实不如充气娃娃忠诚。充气娃娃是行为艺术的一个隐喻。

  新京报:想过你们跳湖后会有危险吗?

  何洁:我们买了救生筏、救生绳。我们三个都会游泳,另外充气娃娃的浮力很大,可以在湖里当“救生圈”。

新帖子 06-15-2013 03:26 PM
编辑 引用 尧曰 的QQ号码:264110394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4:13 A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