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思想门》(增订本)与上海文化发展基金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书林 > 书林清话 > 《思想门》(增订本)与上海文化发展基金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小园香径

《思想门》(增订本)与上海文化发展基金


去年九月中旬的一天,北京胡杨文化公司总经理何崇吉先生打来电话,说上海社科院出版社准备拿《思想门》(增订本)去申请上海文化发展基金,要找两位专家各写一段评语。此前,《思想门》(增订本)重版之事,一直由胡杨文化在跟上海社科院出版社联系,现在,陡然生此一段枝节,事起仓促,我一时有点发懵,不知道该找谁来写评语。于是,几乎是下意识的,我拨通了中国社科院历史所思想室的电话,本意是想联系一下张文修先生,但接电话的却是室里一位姓王的仁兄。这位王仁兄,按说也可以算是有点关系的人,若干年前,我们还曾通过一、两次电话,发过一次问候的电邮,不过,实际上,也可以说完全没有关系。也许正是出于这种奇特的关系,而且,评语之事,似大若小,要的又急,我便即时对王仁兄冲口说了自己的需要和想法,结果即时遭到王仁兄的断然回绝!不仅如此,这位仁兄还当即赏了我一大通酸甜苦辣咸的“刺激语”,我刹时省悟到自己在不经意间又犯了鲁莽、轻率的老毛病,一番同样不着调的解释之后,我赶紧挂了电话。
这时我马上想到了我的两位大学同学,首都师大的魏家川和北师大的魏崇武。当年《思想门》初版时,家川和崇武都曾慷慨援笔相助,也许是出于不好屡屡为此琐事叨扰的心理,我一开始没去找他俩,现在情急之下,只好重归旧途。我刚一拨通电话,“二魏”皆不约而同地满口答应!然后又是不约而同地表示,只怕自己人微言轻,帮不上忙。我赶紧说,不会的!不会的!何崇吉先生在来电中说,申请上海文化发展基金的时间,只剩下几天(不到一星期),如果实在赶不上就算了。我想既然家川和崇武答应了,就只能以实情相告。于是,几乎是放下电话,崇武和家川就像“救火队员”开始了作业。两、三天后,他们及时给胡杨文化发去了邮件。后来我知道,就在我拜托此事时,恰逢崇武适得弄璋之喜。我能想象,晋级新任的崇武兄手忙脚乱的模样。
评语之事虽略经波折便尘埃落定,我自己心里却不看好它的结果。然而世事总是如此:寄望越厚的,失望往往越深;不太看好的,反而偏有意外之喜。
三个月后,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午,崇吉先生的电话再次在手机里显示,电话中崇吉有点兴奋地说:
那个上海文化发展基金,还真被他们给拿到了。
我在电话这头回答道:
这可真是一份圣诞礼物了。
拿到了上海文化发展基金,《思想门》(增订本)在上海社科院出版社出版的事情,就更加板上钉钉,而且,进度也明显加快起来。
但我之前为什么对《思想门》(增订本)拿上海文化发展基金并不看好呢?
首先当然是这书本身的原因。虽然《思想门》出版之后,经历了颇让人意料不到的“热闹”和“风光”,如李学勤先生的赐序,如中国长安出版社简体中文版刚出,三联书店(香港)就来联系中文繁体版的出版,以及各路媒体上五花八门的消息,诸如此类,但在自己心里,我是十分清楚这本书的所谓特点的,那就是它是一本地地道道的民间写作,标准的一株“野草”(而上海文化发展基金,却是一份不折不扣的官方基金)。这样的书,我真的从来没敢奢想过,它会像我经常阅读的那些书一样,能在扉页上印上某某基金赞助的字样。
但它却真的拿到了。
从何崇吉先生的语气中,我能感受到他和我一样,有一种意外的惊喜感。
所以,现在,新印刷出来的《思想门》(增订本)的扉页底端,有一行淡淡的小字:
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 图书出版专项基金资助项目
字迹淡而且小,非常隐蔽,几乎不易发现。
我原以为也会像我经常看的那些书一样,用黑而粗的字迹,“以颜其额”。
另外,《思想门》(增订本)拿到上海文化发展基金,还勾起我对一件陈年旧事的记忆。
应该是在2006年吧,我在广州,住在靠近天河北路的龙口西路(北边)。后来结集为《思想门》的文字,那时已写了有一多半,而且在网上引起了些许微响。然而与此同时,我却陷入了类似“秦琼卖马”、“杨志卖刀”的窘境。万般无奈,我想到了一个人,也算是一位江西老乡吧,时任广州市社科联秘书长,之前有过一面之缘。当时郭秘书长住在跟我紧相毗邻的小区(我之前也在这个小区住了几年,还曾去这位同乡家里拜访过一回),广州市社科联的办公楼,恰恰也就在小区的旁边。我向郭说明了自己的境况,希望能获得社科联的一点支助。郭表示很为难,说,就算可以,钱也少得很,好像最高额的不超过五万,低的只有三、五千的样子。尽管如此,他还是发了一份表格到我的邮箱,我一看表格,即刻感到了晕菜!按照表格的说明和要求,别说五万(对我来说是个遥不可及的梦),就是三、五千,也是难以企及的彼岸。于是,只是看了一眼表格,我便放弃了自己的妄想。
之后,在一众亲友的帮助下(对此永远铭感在心!),《思想门》才得以成书面世。
当我与江苏一位友人闲聊,把《思想门》(增订本)拿到上海文化发展基金的事告诉他时,他的第一反应,是上海那边不管作者是哪里人嗬。
是的,这就是上海。作者是哪里人,有什么相干呢?只要这事是上海的事情。虽然我身居南昌,跟上海这座城市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照给!虽然,这钱只是给出版方,作为作者,我没有见到一毛钱,但这又有什么相干呢?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这本《思想门》(增订本)的顺利出版。
当我向距我只有一箭之遥的广州市社科联寻求援助时,我早已是所谓货真价实的广州户籍人士,这又如何呢?我那时所需要的,不过是区区一点生活资费(图书购买需要花费一点钱),但那所谓的“市社科联”基金,对我来说,却是根本无从实现的“水中花”和“镜中月”。
你是哪里人,你是什么人,有时就是这样分文不值。
世事弄人,回头看看,也觉得好玩。一本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书籍,数年之间,除了书本以外,于世态人情方面,也真给了我不小的感慨和娱乐。



2013年4月26日

新帖子 06-03-2013 03:20 AM
编辑 引用 小园香径 的QQ号码:842343747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8:53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