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张晖:寻找古典文学的意义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文摘 > 往复文摘 > 张晖:寻找古典文学的意义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太史政

http://epaper.oeeee.com/C/html/2013...ent_1827380.htm

《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的长期作者、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副研究员张晖先生因病于2013年3月15日遽然离世,享年36岁。张晖先生道德文章久为学界钦仰,中道殂陨,赍志以殁,编辑同仁闻此噩耗,痛惜不已。
为纪念张晖先生,本刊特刊发他在2012年年底在出席“六合丛书”新书发布会时的讲演全文。此文系张晖先生本人生前交给本刊登载,当时因收入该丛书的《无声无光集》尚未出版,未及刊布,现在发表,不免人琴之痛。
张晖先生的多年挚友维舟先生,将他的长文《平生风义兼师友———怀念张晖》交给本刊发表。文章真挚动人,足以窥见卓异的学人风貌。此文曾先期在网络上揭载了一部分,在本刊发表的则为全文。———编者


寻找古典文学的意义
——在“六合丛书”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


今天在座的诸位都是从事古典文史研究的,但中西有别:吕大年先生、高峰枫先生研究的是西方古典,艾俊川先生和我研究的是中国古典。虽然在空间上西方离我们很远,但在中国的知识阶层中,西方古典的影响却比中国古典来得大。从音乐、绘画、建筑到文学、哲学,无不如此(大概讲人生哲理、厚黑学、政治权谋的除外)。这种情况其实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而是从“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就出现了。到1940年代,这个问题已经非常突出。朱自清在1946年曾试图解释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外国的古典文学之所以比中国的古典文学更容易让读者接受,是因为外国古典文学翻译进来时都用语体文(即白话),而中国古典文学几乎全部用文言写成,这就让在现代白话教育体制下成长起来的读者有距离感(《朱自清全集》第4册,第196-201页)。我想,这个判断是有道理的。而现在的情况更比朱自清那时来得严重。一方面大学生的英文水平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可以直接阅读英文读物;另一方面是文言水平的日渐降低,甚至连中文系的学生都不大读得懂没有标点过的文言了。加之海外影视作品的引进,一般读者对古希腊、古罗马的认知程度不会比春秋、战国来得少。

但特别吊诡的是,尽管我们对中国古典文学的认识越来越少,但我们却越来越相信中国文学的成就非常高。即使在那些有兴趣了解中国古典文学的读者头脑中,也往往充斥了一堆符号化、标签化的知识。看上去中国古典文学被日益经典化、神圣化了,但实际上它是被日益地遗产化了。也就是说,中国古典文学已经失去了现实性,它离我们真实的人生越来越远,乃至失去了活力。

所以,我认为与西方古典文学相比,中国古典文学的阅读和研究其实正面临一个巨大的困境。提出这个困境不是要和西方古典打擂台,比高低,而是要进一步思考如何消除障碍,让中国的古典文学“润物细无声”地重新融入当代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丰富我们对于人生和世界的认识。

这些年,我基本上都怀抱着对古典文学的价值和意义的困惑在从事相关的学术研究工作。我并不是一个具备敏锐思考能力的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主要沉浸在古典知识的学习之中,有时还陶醉于虚拟的古典文学纯洁、高明的艺术境界中,而不曾在价值和意义的层面对于古典文学加以反思。我在怀念高华老师的文章曾提到,高老师曾对我当头棒喝,希望我不要埋头典籍而忽略现实。在跟随陈国球老师读书时,他立足香港思考文学意义也让我触动。我慢慢开始通过自己的学术研究,。

《无声无光集》的第一辑是对古典诗歌的阅读以及诗歌传统的反思。我所谈元稹、姜夔的诗词,基本上不是他们的代表作和名篇,但却是最令我感动的篇章。这些诗词曾深深进入我的生命,我希望用我的文字将作品的价值和美感表述出来。另外,我主要谈“诗史”的问题。中国古人对于诗歌价值的理解有许多不同的看法,其中之一便是将诗歌作为历史来阅读。我既有从宏观的理论加以反思的文章,也谈到宋代诗学中关于杜甫诗中记载酒的价格、明末清初钱澄之诗歌中记载南明鲁监国、隆武朝廷兄弟阋墙这两个例子,来对“诗史”问题加以具体的举例说明。

第二辑和第四辑是《无声无光集》中费力最多的部分,是我对前辈学者的致敬。我希望通过仔细阅读师长和前辈学者的著述或者通过对他们的访谈,来学习他们如何思考学术、如何在学术和生命之中寻找价值意义、如何平衡学术与政治、学术与现实之间的关系。这些都是多年来读书时紧紧缠绕我的问题,所以相关的文章在表述时会带有较为强烈的感情。

书中的第三辑是这些年写的部分书评。这些著作不但能补充我的新知,而且给我予启迪。他们的杰出研究让我坚信:古典文学研究的未来是光明的。

因为古典文学的价值和意义并不是自然呈现的,而必须通过杰出的研究来加以阐发,所以,要深入谈论古典文学的价值和意义,实际上无法脱离当下的古典文学研究。我愿意再说说我理解中的古典文学研究是什么样子。

一、古典文学的研究之所以困难,是因为在文本的背后有着我们陌生的文学形式、文学机制、历史背景、政治制度等复杂原因,加之古今文字演变,极大地阻碍了我们对于古典的接近和阅读。所以,我觉得,要用现代学术语言清晰地将古代众多的文学现象表述出来,即所谓“讲一遍”,便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从具体文学作品的阅读鉴赏、文学体裁、文学流派、文人活动,到文学史、文学概念、文学理论,都要有清晰地描述和总结。

这看上去是一个简单的工作,其实极为不易。在广泛占有文献资料的基础上,以最严谨、细密甚至于精致的学术方式,概念清晰、逻辑清楚地将一位作家的生平、创作、创作面貌讲述清楚,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二、好的人文学术,是研究者能通过最严谨的学术方式,将个人怀抱、生命体验、社会关怀等融入所从事的研究领域,最终以学术的方式将时代的问题和紧张感加以呈现。目前来讲,有识之士都已经感觉到现有的古典文学研究陷入了困境,陈陈相因不说,选题僵硬没有生气、没有时代感,已经进入死胡同。与此同时,有理想抱负的研究者在学术体制中开展学术活动的时候,会感受到很多不如意,甚或有一些较大的不满,但学者没有将这些不满内化为学术研究的动力,提升学术研究中的思考能力,反而是都通过酒桌上的牢骚或者做课题捞钱等简单的方式发泄掉了、转移开了。试看学术史上第一流的学者,我们就可以知道,学术的向上一路是怎么走的,而学者一旦将对政治、社会、文化的诸多不满内化为治学的驱动力,则必将大大提升学术的境界。从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一直到章太炎、陈寅恪,他们的研究莫不如此。具体到古典文学研究中,很多研究成果都诞生于学者对于时代的紧张的思索之中,比如朱自清的《诗言志辩》、陈世骧将《文赋》翻译为英文而将《文赋》的主旨理解为“抵抗黑暗”,均是明证。

如此一来,不免有人质疑,难道学问就必须直接呈现与时代的关系吗?必须流于用的层面吗?学问的最大意义,应当是具备超越现实和时代的层面啊。是的,如果一味强调学问的现实意义,过于强调呈现时代的紧张感,无疑会导致在追求学问(道)的过程中,削弱或取消学问本应具有的对于时代的超越层面,如趣味性、知识性及其超越性。让学术直接面对现实是现代学术从一开始就极力反对的,如顾颉刚在《古史辨自序》中说:“学问固然可以应用,但应用只是学问的自然的结果,而不是着手做学问时的目的。”其实,强调学术的现实感,既不是要回到今文经学的路数,也不是否定学术的超越层面,而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即使你一开始抱有纯粹问学的目的。人身处俗世红尘之中,能无所感触否?而学人对于现实的关照,当然可以通过入仕、撰写时评、政评等方式来得到满足,更可以通过学术研究来加以更深层次的反思。

那或许有人问,你既然这么关心现实,为什么不直接去投入现实,而来做学问呢?哪怕是从事经济学之类的学问呢?又何必来从事文史研究?这个质疑不能说是错误的,但一开始就陷入将学问和现实二元对立的思路。试问,谁说学术要与社会、人生分离呢?是一种设想、拟想乃至于幻想吧。学术不是让人来逃避现实的,而是让人深入思考,更好面对现实的一种方式。不过,学术还承担着求真、求知的重要任务,你当然不能要求专力求真、求知的学者去太多地关注现实,但实际上,即使全力求真、求知的学者也不会和现实绝缘,只是他们研究的对象、方向和个人精力都不允许他们有太多的旁骛,影响了他们对于现实人生关注的深度和力度。

总而言之,我推崇的研究是学者应当从他们所处的时代出发,通过艰苦的学术工作,试图回答中国从古至今的许多重大问题,其中包括很多古典文学的问题。因为关注对象的特殊性,古典文学的研究不可能全面的关注时代和社会,但文学本是一个时代的情感、精神、感觉的集中体现,研究者透过文学作品,可以观看到从古至今的整个人文世界的展开和流衍,可以看到古今的许多重要问题、核心问题。这就需要研究者努力思考,摆脱目前学术界常见的文学史研究模式、文学审美研究模式,更深入地进入文学文本及其背后的历史文化语境,对中国的文学和文化研究做出新的贡献,为中国整体的人文世界的恢复做出古典文学研究者应有的努力和贡献。古典文学的价值和意义也会因为我们的努力而得到彰显。

张晖著述简介

《龙榆生先生年谱》

张晖著,学林出版社2001年5月版。

此书是张晖在大学三年级学年论文的基础上修改增订而成。年谱体例严谨,材料搜集广泛,利用了许多未刊文献,其中不少文献至今仍未整理问世。出版之后,广获好评,对此后研究民国、尤其是沦陷时期的文学史、学术史有很大推动。

《诗史》

张晖著,台湾学生书局2007年版。

以文学批评的关键词“诗史”为中心,探讨了从杜甫到钱谦益的长时段中,诗歌与历史的辩证关系。张晖的博士指导老师陈国球教授说:“本书是我所见讨论”诗史“这个文学观念最为详切深明的著作。是书从《本事诗》开始,往下搜罗了两宋到明清重要的‘诗史’论述,提其要,钩其玄,既‘读入’也能‘读出’。”

《清词的传承与开拓》

沙先一、张晖合著,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5月版

此书对清词研究中的若干重要环节进行了系统的专题研究。如就词选在清词流派形成、词学观念推衍等方面的重要意义,选取邹祗谟、王世禛《倚声初集》,谭献《箧中词》,朱祖谋《宋词三百首》等进行探讨。考证细致,解析清晰。

《中国“诗史”传统》

张晖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年11月版。

在繁体字版《诗史》的基础上修改增订而成。改动的篇幅相当大,可以说是凝聚了作者在此问题上的新认识、新看法。

《无声无光集》

张晖著,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2月版。

张晖的学术随笔选集,不包括正式的学术论文。全书分四辑。第一辑写唐诗宋词中的掌故,如唐朝酒价、南明的“诗史”、姜白石的爱情等。第二辑谈近代学者的处事与治学,如怎样理解黄侃、俞平伯等。第三辑是书评文字,最后一辑为作者对陈国球、吴庚舜、徐公持三位先生的访谈。

新帖子 03-24-2013 06:44 AM
编辑 引用
太史政

http://www.douban.com/note/268219145/

张晖关于《近代评论》杂志的构想
2013-03-25 10:10:09
来自张晖的一封邮件,今年1月29号。未经张晖同意,贴在这里,只是想说,他的突然离去,是我们这个领域多大的损失。他的雄心抱负,他对近代文献的掌握,他积蓄的广阔人脉,无可替代。他的理想,是要用共同的努力将近代文学研究往前推进,并数次强调他只作幕后推动者,绝不署名。后几封邮件叮嘱,兴奋与迫切之情溢于言表。

师姐:
知道你开学忙,但仍有一要紧之事和你仔细商量。
我今天去中华书局,得到比较准确的答复,他们愿意支持我办一个研究近代文学的刊物。以中华书局的品牌,支持出版刊物,当然是我们的荣幸,所以我很想把这件事情做好。
我是这样想的:
1,刊物拟叫《近代文学评论》,你看可好?原拟叫《变风变雅》,出版社觉得太雅了些。按我的本意,叫《近代评论》更好,这才有晚清的风范嘛。想听听你的意见。
2,半年出一本书(刊物是以书代刊)。每本书一个主题,请一位或两位学界同行主编,就他们所关心的论题,邀请朋友撰稿。封面署编者的名字。即所谓的轮流主编制。
3,我做幕后的推动者,帮助编者和出版社之间联系,促成每期刊物准时出版。绝不在封面上署名。每期刊物属于编者的独立成果。
4,每期五篇左右的论文,十万字左右,印刷出来后即200页左右。是一本较薄但装帧雅致的刊物。
5,五篇左右的论文组成一个有机体,在内容具有学术前言性和问题意识。编者加一有力的导言。
6,出版社支持作者每千字一百元的稿费(这在大陆是相当高的稿费了),编者付酬一千元。
这是基本情况。我希望编者能充分调动积极性,大家一起把近代文学往前推进,这就是我的理想。
目前来讲,当然是如何思考和策划每期刊物的主题。我初步想了想,题目是不少的,如可以围绕主题来谈,如地域、教育、性别、遗民、都市、广告、汉文化圈、抒情传统、媒体、家族、出版、印刷史、百科全书、辞典编纂、阅读史、图像、疾病、环境等等。也可以集中在重要历史时刻谈,如太平天国战乱、甲午战争、庚子之乱、慈禧之死、宣统逊位、中华民国建立、袁世凯登基等等。也可集中在重要人物身上办专刊,如张之洞、康有为、梁启超、黄遵宪、朱祖谋、陈三立、郑孝胥、汪精卫、陈曾寿等人。都是随便想到的,请补充。
现在的事情是,请你总体上评价一下我的这个想法,是否可行?若能进展,那么,一定请你负责主编一本,而且需要尽快着手。
期待回信,然后我们再商量下一步。
张晖 顿首

新帖子 03-25-2013 05:48 AM
编辑 引用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8:43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