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足枷、脚镯、信的铃:关于契丹婢蕃名的一些文化随想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艺文 > 艺文类聚 > 足枷、脚镯、信的铃:关于契丹婢蕃名的一些文化随想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mickeywek

足枷、脚镯、信的铃:关于契丹婢蕃名的一些文化随想


2012年12月初,当时在台大东亚碑刻史料解读工作坊中,老师曾在综合座谈中提出一个有趣的问题。当时,老师举出讲者在文章中引用的〈唐太原郡王公逆修墓志铭并序〉(1976年出土于内蒙西部),墓志铭文中记载了一位契丹婢王春燕的蕃名「信的铃」。老师认为若由蒙语、满语的相关字辞中,是否可以加以解译这个契丹名字,并且于这个契丹名字提出一些看法。也就是由蒙古语系中,可否找到这一个契丹名字的原始意义。

工作坊会议结束后,我便一直将这件事放在脑海中,反复的思索。正好这几年来收集了许多本满、蒙、锡伯语的字辞典,于是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细细的,一点一点的试图理出一些头绪。详细上,这件墓志铭的铭文中记载了墓志主人王少仪于823年因染疾重病,希望透过释放家中奴仆家人从良,积阴德修来世的事情。当时所放四人,分别为51岁的汉婢张净德,此婢为前使金吾李大夫所赏。以及其10岁女,名曰不弱。另外,还有一名契丹婢,蕃名「信的铃」,汉名则为王春燕,年14岁,与墓主妻贾氏夫人为女。还有一男性奴仆春子12岁,也改名王昌铉,与墓主第三子王昌鉷为弟。

墓志铭内文摘引如下:

公昨因染疾,放家人从良。汉婢净德,年五十一,前使金吾李大夫赏得,任取本姓张。男春子,年十二,乞姓王,名昌铉,与男昌鉷为弟。契丹婢蕃名信的铃,汉名春燕,年十四,乞姓王,行第十五娘,与贾氏夫人为女……。


(圖片來源:http://www.yododo.com/area/blog/012...BF43?anchor=1)

这一则看似单纯的解放奴仆的文字记载,但在老师的提点之下,契丹名字的可能解译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不过,会议结束的当下,也就成了笔记与脑海中的一段记忆。曾经跟老师谈过了一次,但一直没能细细的把想法整理出来。

事实上,这一些简单的字辞中,正如老师在会议中的发言,可以在字辞的袭借使用中看出契丹语与蒙古语、满语在字辞使用上的类同关系。例如「国」字,在契丹语中拼音转写为g.ur,在蒙古语中,转写为guren。满语中,则转写为gurun。善、美好与吉祥之辞,在满语中写作sain,在蒙古语中也作sain,契丹语中则写作s.ia,或是s.en。因为,这段时间,除了论文的写作之外,便是利用空闲的时光,利用满蒙语的字辞典,检寻一些可能的「审音勘同」的译解方案。

透过日本学者羽田亨《满和辞典》、以及福田昆之编着的《満州语文语辞典》,以及参考《锡汉教学词典》中的相关锡伯语字辞。或许,可以从相关字辞的字音中,从字辞中考掘出「信的铃」此一契丹名字的原始语意。

契丹婢的蕃名「信的铃」的满蒙语解析方面,利用字典、辞典,可以检出类似语音的字辞:以下分成两个部分,列出相关的字辞。

1.满语:sideri
A.羽田亨,《满和辞典》(页370-371),「sideri」条:1.足枷(刑罚.脚绊)。2.足环.足饰(饰用物件.脚镯)。3.馬などの脚綱.綱を環にして逃げぬ様に足をくっりつけておくもの(牲畜器用.絆)。「sidershun」條: 脚まとひの,脚ののびぬ,腿發絆。

B.《満州语文语辞典》(页722),1.「siderembi」条:拘束する,束縳する。2.「sideri」條:名詞,1.足かせ,犯罪人の足かせ。刑事犯の足につなぐ鉄のくさり。2.足環、足飾り。足環,婦人のくるぶし飾り。3.馬などの脚綱,馬のつなぎあくと。馬にほどこす足かせ。

C.《锡汉教学词典》(钖伯语),1.sidereku条,绊绳,铁镣。2.siderembi条,(一).绊。(二).上镣。3. sideri,脚绊,脚镯、绊绳。

2.蒙语:siderexü
《蒙汉词典》(页925),siderexü条,扭伤。

综合上述的几个解译,约略可以得到一个有趣的联系,以及相关的联想。虽然还需要配合当时中原汉语语音的构拟,才可以有较为详尽的核实。

  但如果在相关讨论之中,或多或少的带入这一份相关的联想。我们或许可以看到由此姓名,看到了契丹女子信的铃的昔日身影。若运用一些想象力,我们或许可以这様的去推测。一方面,我們可以這様去設想,她可能最初带着民族风格的脚镯,来到了中土。另一方面,她也可能出身于奴仆,经历了许多的波折,长期被枷上了足枷脚镣,行走不便,平日即扭绊甚多。

透过这个名字的文化联想,我们好似看到了中古时期一位域外藩婢的生活剪影。也由这足戴枷镯的影像,思考到了放良文书背后所隐谕的逆修积德,是否也反映了作为主人的罪恶感等等。

放良既是功德,相對的另一面,使奴役僕的本身,也就呈現出了罪惡感的一面。
当然,「审音勘同」是大学问,远非个人有限的学识能力所能理出清楚的头绪。但总觉得在这相关语音语意考索的学问之中,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古代世界的吉光片羽。

信的铃的身影,或是映照在足枷上,或是映照在脚镯之上。

但放良后的「信的铃」,有了一个寓意极好的汉名,春燕。

春天的燕子,自由自在的飞翔于天际,再没有足枷绊系,也不用再为奴为仆。
虽然一切可能只是误读与误解,虽然这样的臆想约莫带有许多的错误,但也充满了知识上的美丽。

古代人身不由己,为奴为仆之人,终其一生,能否放良自由,全凭主人来决定。

当然,现代人也有现实上的种种枷锁,有时是心灵与知识的自由受到了限制,有时是言不由衷,甚至是身不由己。


但我总觉得人人的心中,都有春燕,在心底深处期待着自由的来临。



A house divided against itself cannot stand.
I believe this government cannot endure permanently half slave and half free.

........................... Abraham Lincoln



写于 台北 南港    一樵 2013/1/8

由 mickeywek 于 01-08-2013 08:21 A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01-08-2013 07:44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5:55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