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蜗牛与方言:从柳田国男的「方言周围论」到《砂之器》的乡音追凶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艺文 > 艺文类聚 > 蜗牛与方言:从柳田国男的「方言周围论」到《砂之器》的乡音追凶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mickeywek

蜗牛与方言:从柳田国男的「方言周围论」到《砂之器》的乡音追凶


「即使关在核桃壳里,我也会把自己当作拥有无限空间的君王──  
莎士比亚《哈姆雷特》第二幕.第二场。」


蜗牛爬行缓慢,看似无用之物。但事实上天地万物,举手投足间,生物界的自然运作之中,往往即有深奥秘密隐藏其间。然而,日常习惯积累而成的偏见,多半有如枷锁,约束限制了学问世界中无限的思索与联想延伸的可能。事实上,极平凡的事物,若由历史语言学来加以观察,往往更觉其中趣味,花落水面之间,皆有文章。


满语中蜗牛写作「buren umiyaha」,「buren」意指「海螺」,「umiyaha」意指「虫」,合此二者,即可知满语中「蜗牛」者即「海螺虫」之意。这或许反映了满洲先氏居于东北白山黑水之地,气候寒冷,蜗牛不易寻觅。可能因此运用同类相推,即用海螺之外形,配合昆虫意象来形容蜗牛的外貌。至于东北与山东一带的方言中,我曾询问过山东沿海一带的老人家们,蜗牛是否在当地土话中有不同的称法。老人们的答案是,蜗牛在山东沿海一带并不常见,因此也就没有特别的称法。



不过,华南一带的方言,蜗牛一词在不同地方方言中,则有许多不同的说法存在。例如,闽南方言中,系用「路螺」,来称呼「蜗牛」。由于田地中的螺,称之为「田螺」(ㄔㄢˊ ㄌㄝˊ,音近铲、雷二字),所以蜗牛被认为是路边上的螺,所以称之为「路螺」(ㄌㄡ˙ ㄌㄟˊ,音近罗、雷二字)。此外,广东官话中,蜗牛也有一种类似的说法,即「鹹螺虫」。至于,客家话中由于各地不同腔调,似乎有多种不同的说法,或者是称之为:舔螺哩,田螺哩,石螺哩。还有人表示,客语中称「蜗牛」叫作「阿野虫」。因为,客语中讲人动作慢就叫作「野」,蜗牛行动够慢了,所以意指「慢慢虫」之意。由上述所言,则华南一带普遍习惯将蜗牛,在方言中常以「螺」来比拟称呼。统合观之,则满语中的「海螺虫」一意,与广东方言、闽南方言,颇有异曲同工之处。



然而,蜗牛一物,不仅可由满语、华南方言中得到有趣发现。事实上,蜗牛与明治以来的日本方言学研究大有关系。日本方言学者柳田国男曾经在日本全国针对「蜗牛」的称呼说法,作过全面性的调查。其研究结果,系由「蜗牛」一词的不同说法,作为核对的基准,发现一个以京都为中心向外分布的方言传播模式。他的研究成果《蜗牛考》于1930年代前后发表,并且形成理论,即其著名的「方言周围论」(ほうげんしゅうけんろん)。「方言周围论」主张方言的范围中,越向外围,越向四周边缘地带延伸的方言形式越古老,而核心地带则是最晚近产生的新语言形式。他的发现主要可分成以下数项。


1.近畿地方的說法,是最晚近的說法,即「デデムシ」。
2.中部地帶是較晚近以來的說法,即「マイマイ」。
3.關東、四國一帶,是較中期以來的說法,即「カタツムリ」。
4.日本東北部、九州一帶,是較古的說法,即「ツブリ」。
5.日本東北部地區北部地帶・九州西部是最古的說法,即「ナメクジ」。

至于,日本著名推理小说《砂之器》的故事,也与日本方言学研究大有关系。《砂之器》故事主角之一的警官为求寻找退休警员凶杀案的真凶,不断利用地方口音寻找凶手。刑警侦探推理的基本立论即在「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催」的思维中。但「乡音无改鬓毛催」的概念,延伸到方言学研究上,则是小说中刑警询问大学教授「日本方言分布地图」,用以勘查凶手乡音所属地域的根本原因。但为何可以有「日本方言分布地图」的产生,则一切的源头,即在柳田国男以「蜗牛」为标准所建立的「方言周围论」,建立一整套的理论基础,方才形成可以由乡音回溯地域所在,进而追觅凶手的推论基础。


诚如蒙文通先生所言「事不孤起,必有其邻」。柳田国男的「方言周围论」的学说,在当时的日本学界引起了多方讨论与商榷,进而衍生出了日本方言学界中不同的理论的反响。其中,日本语言学家金田一春彦(1913-2004)提出了「方言孤立変迁论」,以及长尾勇所提出的「多元的発生论」等等不同的理论学说。


时至晚近,柳田国男的理论并没有被时代遗忘,他的学说依然引起许多话题与各方面的回响。1991年時,日本朝日放送電視局又曾以方言中的「阿呆(アホ)」與「馬鹿(バカ)」的分佈主題,企畫了專題節目「探偵!ナイトスクープ」,在東京火車站前與名古屋火車站前,利用口訪問卷的方式调查這兩個字辭在使用上的實際分佈情況,進而在短時間內尋找出此一分佈線的具體位置。此節目大受好評之後,進而有了更大規模的全國考查。最終,在1991年5月完成了「日本全国アホ・バカ分布図」。透过全国各地的访查,此一调查的结果,确认出以京都为中心,呈同心圆状分布中,等距离的不同地方,使用同一方言语辞的现象。这可以说是对于「方言周围论」的一种检验例证,受到日本方言研究会的重视,引起了巨大的响应与回响。蝸牛者,雖只是日常生活中極為平常之物,但透过柳田国男开创性的研究,他的學說进而广泛地影响了数个世代语言学的发展,其影响更廣泛扩及推理小说、电影、电视节目的各个领域,实可谓一砂一世界,由小处而见全体。(日本成蹊大学法学部-文化人类学II课程項目有提供「日本全国アホ・バカ分布図」(原图收录于『日本民俗大辞典・上』(吉川弘文馆・1999年),页812),网址:http://www.seikei2.juntak.net/2007/1128/fig_1128-4.gif

2007年,日本语言学界则将1957-1965年時,利用 2400个观察点,以及285个调查项目,所绘制成的『日本言语地図』全面数字典藏化。2009,更进一步公开了《方言文法全国地図》,这个网站提供了检索与在线下载方言地图电子文件的数据库。(『日本言语地図』数据库网站:http://www6.ninjal.ac.jp/laj_map/)其中,例如蜗牛一词,即有提供在线版的方言地图,详细标明了各种说法的地域分布情况。(http://www6.ninjal.ac.jp/dspace/handle/10600/339)


最後,今年又恰巧是「柳田国男没後50周年記念シンポジウム」的討論會召開的年份。2012年11月2日,此会议将于日本富山市的富山大学召开,并与「第95回日本方言研究会研究発表会」一同举行,作为纪念柳田国男逝世50周年的重要活动。(日本方言研究会网站:http://dialectology-jp.org/)。


为学之道,虽微小之物,往往亦有真理深藏其中,不可轻视。诚如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论及治学时所言:「每治一业,则沉溺焉,集中精力,尽抛其他……以集中精力故,故常有所得……」。蜗牛者,虽平凡无用有如草芥虫蟻。然而,柳田国男集中心力专治于此,时日久之,亦可大有所获。



2012/8/26 寫於台北內湖 一樵

由 mickeywek 于 08-26-2012 05:45 P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08-26-2012 07:46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道之动

有意思,顶一下。谢谢楼主分享。

新帖子 08-26-2012 08:15 AM
编辑 引用
mickeywek

后记:

曾经在网络上看过一篇文章〈老北京动物俗名考:(五)房前屋后常见小动物 〉(http://thebest.tuita.com/blogpost/22609187)。文章说在北京,「蜗牛」又叫作「水牛儿」,读音为「水妞儿 」。而且,文中还提到一首儿歌「水妞儿,水妞儿,先出犄角后出头……」。不过,没能在北京找当地的朋友们问问。目前,只能从网上看看。若有机会,也许在北京作作田调,看看能不能画出一张「北京市各区蜗牛(水妞儿)方言称呼分布图」。

2012/8/27 一樵

新帖子 08-27-2012 06:07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日本全国アホ・バカ分布図」

新帖子 11-14-2012 06:57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蜗牛考》書影:

新帖子 11-15-2012 01:01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大理

引用:
最初由 mickeywek 发布

满语中蜗牛写作「buren umiyaha」,「buren」意指「海螺」,「umiyaha」意指「虫」,合此二者,即可知满语中「蜗牛」者即「海螺虫」之意。这或许反映了满洲先氏居于东北白山黑水之地,气候寒冷,蜗牛不易寻觅。可能因此运用同类相推,即用海螺之外形,配合昆虫意象来形容蜗牛的外貌。至于东北与山东一带的方言中,我曾询问过山东沿海一带的老人家们,蜗牛是否在当地土话中有不同的称法。老人们的答案是,蜗牛在山东沿海一带并不常见,因此也就没有特别的称法。




英语中海螺与蜗牛不分,满语有此痕迹。这不应该是蜗牛是否常见的问题,反之,应是两者都常见才会认识到它们的一致。

山东沿海方言称蜗牛为巴拉牛(巴拉油,巴拉油子),很特别。估计这是沿海特有的现象。去年《语文学刊》有文章作“普通话的“蜗牛”和雷州话的“毛露螺”的比较分析”,也称南方话陆生蜗牛与水生田螺不分。

新帖子 11-16-2012 12:09 PM
编辑 引用
mickeywek

大理先生,我陪家父回煙臺、威海一帶探親時,四處問問時,方言已經漸漸趨同了。感謝您提供的訊息,非常珍貴。非常感謝。一樵

新帖子 11-16-2012 01:10 P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详细上来说,记得那三次返乡探亲时,我趁着机会四处问问老人家方言的问题。我试了「蜗牛」与「蛞蝓」 (俗称鼻涕虫,华南好像是叫蜒蚰。不过,我问过香港的朋友,年轻人多半不知道在广东话中该怎么说了)。不过,在烟台、威海一带随机言谈中,我发觉已经没有方言中的特定说法了。年轻人更是如此,没办法说上地方上的老话了。不过,特有植物上,还是有一些传统的说法,像是一些野菜的名字,还保留在日常生活的言谈之中。不过,为了问问在家乡一带的方言中,蜗牛要怎么讲的考察过程中,个人也付出了一些小小的代价。当地的亲人谈到我时,就是觉得怪人一个。不过,一说是在研究学问,也就觉得俺是书呆子一个,就算有点怪,也就渐渐习以为常了。原来,有学者调查过山东沿海的方言,这真的是很重要的讯息,很感谢大理先生的分享。

新帖子 11-18-2012 02:35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5:37 A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