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醉梦溪畔议古今,百年楼里高粱香:也忆杜老师二、三事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艺文 > 艺文类聚 > 醉梦溪畔议古今,百年楼里高粱香:也忆杜老师二、三事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mickeywek

醉梦溪畔议古今,百年楼里高粱香:也忆杜老师二、三事


还记得大二时,当时在政治大学修读了杜老师开设的《史学方法》的课。记忆中,那一学期是杜老师最后一次在大学部开设《史学方法》的课了。当时上课的教室,是在政治大学百年楼侧边的地下层教室里。那时候,百年楼的地下楼层还有一间小小的福利社,里面有卖些简单的热食、饮料与小点心等。不过,那间教室的旁边,就是洗手间(卫生间),空气不太流通,整体设计上并不是太理想。不过,诚如昔人所言,「大学」之所以称之为「大学」,并不在于「教室」,而在于「教师」。所以,教室的设备并不重要,师友间的种种美好回忆,往往才是最珍贵的宝藏。那一学期的课程对于同学们而言,这一班是杜老师最后一次在大学部开课。但对于我而言,则是头一次开始大量阅读史学史相关领域书籍的入门机缘。简言之,杜老师是我与当年的同学们走入史学研究的重要启蒙老师。对于我们这一批走上研究道路的学生们而言,杜老师的《史学方法论》陪伴我们经历了许多场的入学考试,从硕士班的入学考试,一直到博士班的入学考试。虽然老师不一定记得我这位学生,但我一直没忘记您,没忘记在政大学习的时光,也没忘记那许多在指南山下的请益与问学。





至于百年楼里为何有高粱酒香呢? 那就得话说从头了。记忆中,那一天杜老师进教室时,就先说中午因为跟外国友人聚会了,少少喝了一些高粱酒,身上略略帯着些高梁酒香,希望同学们别介意。紧接着,上课时先是很开心的谈了何谓西方史学史中的「神入」(empathy,类似同理心,设身处地的设想等等)的问题,也讨论了西方史学的理论等等。接着老师就停下来了,突然课堂很安静。可能出自于一些担心,慢慢地我们派出了代表,走到讲台前看看。原来老师不胜中午高粱酒力,讲着讲着,先生就在讲台前睡着了。大家于是就静静的自动下课,出走转转走走的说。


大伙就当成提前下课的样子,也就去旁边的小福利社转一转,等大伙坐定时,老师还在讲台前,过了一回儿。先生醒来后,问了问同学们,刚刚讲到了何处,接着老师又开始讲下去了,还写了一些板书,谈谈他对现在史学的想法等等。


还记得有一次赶去上课时,中午正好有师长请吃中饭,席间稍稍喝了一小杯高粱酒。到了课堂,为了抄写笔记,所以坐在前排。不过,身上想必还带着些酒气,中间也有些瞌睡,一直在不停点头,努力克服瞌睡虫。但想来最后还是败在酒力之下,闭着眼,睡完了大半节课。下课时分,我向老师谈起了想要请益的问题。老师仅是笑笑的,给人一派温文儒士的感受,接着便说:「中午别喝酒,上课精神会不好,晚上喝比较好」。仔细想想,我课间提问时,想必还是嘴里尚未散去的高粱酒味吧。


当时,手边没带笔记本,也就把这两件有趣的小故事,随笔写在了《史学方法论》的空白处,当作是笔记。现在,这一小段文字,成了我对老师的一份回忆,也是大学时代生活的侧写。


当时还是毛头小伙的我,总爱找些问题向杜老师请教,想必也提了不少天马行空的想法与问题吧。由于视力不佳,大学时代,我常常坐在前排听课,方便笔记,先生可能误会我勤学用功。即便我提的问题粗浅,多半还是同我说明一、二。还记得有一次,是向先生请教清代史学史的研究。杜老师同我谈着赵瓯北的史学成就,也谈到赵氏的著作《廿二史箚记》的重要。课后言谈之际,老师极推崇赵翼的史学,言及前人所谓赵氏史学,实为「披沙沥金」之学。可惜自己当时学力不济,读书不多,没能好好钻研《廿二史箚记》。但是研究的路上,努力研究,老师言谈间提及的「披沙沥金」之语,却一直在心中念念不忘。最近,又把大学时的成绩单单拿出来。细细一看,那一学期的课,杜老师给了我九十八分的分数。睹物思人,心中不禁想起了许多往日的回忆。

.杜老師相關著作書影(《史學方法論》與《中國史學史》):



求学的路上,多有师友前辈教导提携,才能曲曲折折地走在研究的道路上。但有时不禁感叹机缘作弄,勤学之外,师友之间往往也有缘分一事。机缘未到,人虽有心向学,但往往难入学术门径。人事之外,亦有天定之数,难以克服。回首忆往,自己虽然走上了史学研究的道路,不过并没有专攻史学史的研究,而是在清史研究与明清档案的领域中努力。不过,心里面还是很怀念着老师,于是写下这百年楼里与醉梦溪畔的二、三事,既回忆着大学时代的生活,同时也追忆与怀念着杜老师。

.杜老師與政治大學多位老師們的合影(轉貼自吳鳴老師的博客:http://blog.udn.com/pangmf/6810437):


.杜老師的照片(轉自政治大學歷史系電子報-杜維運老師手書:http://historyepaper.nccu.edu.tw/?p=104)



最后,引一首赵瓯北的诗,怀念老师总是愿意聆听我粗浅且天马行空的提问。怀念之余,总忆起大学时光的美好。请益问学聚首醉梦溪畔,酒香书香同在百年楼前。求学求知,虽有人谋努力之处,但其中亦有天意促成的师友机缘。老师的提点与指导,给了我许多的启发,让我有一些机会略窥史学研究的堂奥,开启了我的兴趣,于是我渐渐走上了学术的道路。真的很感谢您,也很怀念您,杜老师。



少时学语苦难圆,
只道工夫半未全。
到老始知非力取,
三分人事七分天。




2012/11/9 写于台北 内湖 一樵

由 mickeywek 于 11-09-2012 08:40 A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11-09-2012 02:53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杜維運教授追思紀念學術研討會

時間:101年11月22日(周四)1320-1730
地點: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會議室
主辦單位: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相關網址:http://homepage.ntu.edu.tw/~history/chinese.htm
聯絡人:陳南之助教
報名網址: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0OXdDem16Nmc6MQ


內容簡介
議程
開幕致辭:甘懷真主任(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孫雅明女士(杜維運教授夫人)\r

主題演講
講 題:孤詣摶成傳世書--試論杜師的史學思維
主講人:古偉瀛教授(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

講 題:沐風聽濤憶杜公--對〈西方史學輸入中國考〉的幾點發想
主講人:陳建守先生(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候選人)

講 題:遙遠的參照--秦漢與羅馬帝國
主講人:邢義田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

綜合討論
主持人:陳弱水院長(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

新帖子 11-09-2012 02:57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政治大学百年楼杜维运教授追思会现场照片(转贴自吴鸣老师的博客:http://blog.roodo.com/wuming/archives/21027740.html)




.吴鸣老师,〈杜维运教授追思会 师友咸集忆生平〉(转引自吴鸣老师的博客:http://blog.roodo.com/wuming/archives/21027740.html)

追思會由政大文學院長周惠民主持,杜維運教授生前好友、弟子百餘人到場,懷思杜老師生前種種。
時間:2012年9月17日(星期一)上午9-10時
地點:政治大學文學院視聽室(百年樓一樓330111)

憶昔共歡相坐,讌飲舉觴同樂;今日師友畢至,懷思哲人典型。
  
閻沁恆教授:我與老杜公是大學同班同學,相與問學四十年的老朋友,喝酒從前三雄到後三雄,到戰國七雄,老杜公都名列其中,是學友也是酒友。
  
王壽南教授:杜老師覺得在政大歷史系教書是非常愉快的,戴玄之老師也曾這麼說,政大歷史系是非常溫暖的,是他們晚年的安身立命之所。
  
張玉法院士:有很多人平常看起來文質彬彬,在喝酒打牌的場合就不一樣了,杜公是不論喝酒、打牌都文質彬彬。朋友們說,我們又失去了一位喝酒打牌的朋友。
  
杜正勝院士:1974年和杜老師同在英國,我在倫敦大學,杜老師在劍橋大學,那一年鄭德坤先生到香港講學,杜老師住鄭先生的房子,我到劍橋去找杜老師,和杜老師度過了一個禮拜非常愉快的聖誕假期。
  
邢義田院士:我做中西史學比較研究是受杜老師的影響,在夏威夷大學讀書的最後一年,幾乎要放棄學位了,因為學西洋史很難,寫信給杜老師,杜老師回信給我,信上說都奮鬥這麼多年了,一定要堅持下去。如果沒有杜老師,就沒有今天的我。
  
古偉灜教授:杜老師曾兩度考進山東大學,後來卻讀了台灣大學,在山東大學100周年校慶時,我有幸陪杜老師在山東大學講學,是非常愉快的經驗。

  
劉挀強先生(三民書局董事長):我和杜教授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他酒量很好,我不喝酒,杜太太聽到是我請客吃飯就很放心。在香港時常去杜教授家吃飯,杜太太燒得一手好菜。杜教授身體一向很好,沒想到因一個小手術院內感染而辭世。

  
張哲郎教授:我和張元教授是杜老師在台大歷史系的黃埔一期,杜老師在台大體育館結婚時,聽說有人要鬧場,找了四個同學守護現場,我負責大門,果然有人前來,我將來人推開,後來也就沒事。結果看到新娘子竟然是我中學同學,杜師母的父親是我潮州中學老師。
  
劉龍心教授:杜老師最後未完成的著作是重寫《趙翼傳》,已經寫了50萬字,還沒有完成。人的一生總有未完成的事,杜老師從趙翼始,至趙翼終,算是始終如一。我是杜老師的關門弟子,杜老師是我碩、博士論文指導教授,兩人情如父女。
  
齊益壽教授:杜先生是溫厚長者,在學問上卻是非常勇猛精進,我和杜先生是亦師亦友。
  
王吉林教授:我是杜公的同鄉後輩,杜公主攻紹興酒,我主攻高粱酒,同樣是山東人,喝酒大不同。
  
陳芳明教授:我的碩士論文是杜老師指導的,2011年完成《台灣文學史》,用的就是杜老師教我的方法。在學問上我可能是距離杜老師最遠的,但我的研究方法是他給我的。
  
孫先生(杜師母孫雅明女士大弟):老姊要我和二弟一定要來向各位師長致意,今年11月老姊可能會回台灣,再親自向各位致謝。

新帖子 11-11-2012 06:31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7:34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