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论坛 - 经济自立之道:吉宗的进口替代产业政策与「朝鲜人蔘国产化」的尝试
>> 欢迎您,客人登录 | 注册 | 资料 | 会员 | 帮助 | 搜索 首页



订阅该论坛更新信息
标记此论坛为已读
往复论坛 :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 往复论坛 > 艺文 > 艺文类聚 > 经济自立之道:吉宗的进口替代产业政策与「朝鲜人蔘国产化」的尝试
转到首个未读的帖子 first unread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作者
主题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mickeywek

经济自立之道:吉宗的进口替代产业政策与「朝鲜人蔘国产化」的尝试


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
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

          《论语》. 〈述而〉

 
蒙文通先生有言:「事不孤起,必有其邻」。事实上,观察一人、一时、一地、甚至是一国也是如此。这几年来为了增加对于日本各方面风俗人情的理解,除了NHK的新闻节目之外。该台制播的一系列历史文化节目,对于研究与学习甚有助益,提供了不少有用的日本史知识,新进研究成果,甚至是学界对于日本史研究上的新观点。同类节目中,NHK的歷史專題節目《さかのばり日本史》便是一個規劃極為詳盡的節目,既有明確的主題,也有學者的共同參與,形成主題式的深入導讀,讓觀眾在極短的時間內,便能對一個日本史課題,有著深入淺出的了解。研究历史,时常感觉到一点,即所谓知己知彼,也许该由长远的历史脉络,才能突破纷扰的世事。好谋而有成,远离一时的情绪激动,进而得到深邃的洞见。\r


2012年度,《さかのばり日本史》設定「日本對外關係史」作為本年度主題,其下再細分成數個子題,進行新角度的討論。今年九月份正在播放的節目主題,是「江戶.外交としての“鎖国”」,重新討論這一個被視為阻礙日本現代化的政策。节目的序言指出:江戸幕府维持二百六十年的长期和平与繁荣,其重要的基础之一,即是其锁国政策。一般而言,日本史的相关讨中,关于锁国的印象,多半总是认为这是一种排斥与外国交流,并妨碍近代化的消极政策。


然而,时至今日,如果将幕府内外环境诸多变化一并加以考虑,对于幕府外交政策的分析,则可有一种新的视角。「江戶.外交としての“鎖国”」的專題正試圖用新的視角,來分析江戶以來的鎖國政策,例如松平定信採取彈性的鎖國政策避免與北方俄羅斯(該節目中稱之為「北の黑船」,即俄羅斯使節來航事件)的衝突。此外,面对明清之际的中国情势变化,德川吉宗面对走私贸易,以及金银大量流出的经济危机,其采取的相关产业政策,又是如何追求着经济上的自立等等。最后,该节目也讨论到察觉贸易上的不公平,并且建立「沿岸警备体制」防范西方各国的德川家光;以及规范统制贸易,以此稳固幕藩制的德川秀忠等等。该节目试图回到历史原有的脉络中,重新审视江户时代日本领袖们的政治决断,由外交的观点加以解读。


2012年9月12日播出的專題:「將軍吉宗.自立経済への道」,即是以德川吉宗的產業政策為主題。熟悉時代劇的朋友,一定知道吉宗即是著名的「暴坊將軍」(暴れん坊将軍),也就是在劇中化名「徳田新之助」的那位將軍大人。但历史上,吉宗最重要的政治功绩并不是在微服出巡,斩杀奸恶上面。吉宗的时代,日本向海外进口大量的生丝、药物、蔗糖等等,致使日本面临严重的金、银贵金属的外流,通货严重不足。

药物方面,江户时代日本相当依赖中国的药草植物输入,以制作药剂。另一方面,江户时代日人非常喜好甜食,因此大量的蔗糖的输入也是当时的主要大宗商品贸易项目之一。当时砂糖占了日本与荷兰间商品贸易交易的大部分,例如元禄15年(1702)时,便进口了134万磅。1750年代时,砂糖更占了全部输入总额的百分之四十以上。由现今存世的江户时代最早的甜点食谱,1718由梅村市郎兵卫编写的《御前菓子秘伝抄》的书中内容来看,各类甜点中即使用了大量的白沙糖。因此,通货不足,贵金属外流的问题,致使了幕府不得不约束沿海的走私贸易(唐船密贸易),以避免经济情势更加恶化。

除了要约束贸易量,查禁走私贸易外,更重要的是吉宗更实行一系列新产业政策,以实现其「国内自给」的经济目标。并且推动全国动植物调查,来达成其进口物资国产化的主张。其政策包括四个方面。

1.派遗「采药使」:幕府向各地派出采药使,向地方上进行调查,关注考察日本国内的有效药用植物的情况。

2.其次,在享保至元文年间(1735~38) ,进行了「享保元文全国产物调査」,幕府对于国内各藩所出产的各种动植物品名,以及是否具有利用价值等等,进行了调查。


3.对于国外所产动、植物,进行详细调查,记录其汉名,并检视是否有与日本国内等同的品项。取得实物,进行研究,以便解决相关问题。

4.试图将日本国内无法生产的药草,以及有用植物,进行移植国内的规画(例如甘蔗、人蔘等等)。


上述吉宗所推行的产业政策中,又以朝鲜人蔘的移植与国产化,最为成功。日本國立國會圖書館「江戸時代の博物誌」線上展覽中即提供江戸時代博物學家田村{水所著的《人参耕作記》(1748)一書的書影,見證此事。该书的产生,即系源自于吉宗产业政策的时代背景,田村蓝水在元文2年 (1737) 时由幕府处取得了朝鲜人蔘的果实,并且开始进行试验种植。


透过节目介绍,我们可以看到德川吉宗致力于以「国产化」,将原本依赖进口的原物料品项,透过各种不同的方式,实现进口替代。进而使得江户幕府当下的经济危机得以缓解,渐渐走向经济自立的方向。透过NHK节目,我们可将现实中复杂的问题,作一个以百年为尺度的长时段历史回溯。也就是,江户时代以来,日本一直面临着各种经济与外交上的重重危机,每每依赖强势的领导人强力的介入,运用政策来扭转一时的困局。这可以说是其高明之处,但却也形成了一种历史发展上的惯性。

江户以来,其国家发展的历程,可以说是在不断改革的过程中,想尽各种方法,既维持着自身的政治建置,同时又要应付各东西方各种势力的消长变化。然而,政治领袖的决断,往往受限于一时一地一人的有限性。虽然政治人物可以用意志力来推行政策,但却容易在一个政策出台后,时势一有变化,则往往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行文至此,不禁思索着为何2012年度NHK的历史节目,要如此回顾吉宗的产业政策,并用外交的脉络重新审视江户时代的锁国政策。是不是因为世界经济环境长期不景气的变化,以及国际间资源竞争白热化吗? 还是日本社会试图重新评价幕府政治领袖的同时,另一方面也希望在叙事讨论之中寄托着当代人对于政治人物面对内忧外患,经济困境时,也能够果敢作出重要决断的深切期许呢 ? 而为了一国百姓的生计,苦心经营筹划的德川吉宗,日后会被时代戏剧如此记忆,渲染成为传奇的「暴坊将军」。其行侠仗义,救苦救难的侠者形象,虽不是历史事实,但如此被日本民众如此的怀念与记忆,或许有更深远的原因吧。


时至今日,东亚各国间还是有着贸易上的各种问题,顺差与逆差之间,依然有着重大的矛盾。各国出台的许多政策,也都或多、或少的提及了输入技术与设备,进行国产化的目标。另一方面,资源竞争的白热化,也在在考验着领袖人物的智慧。至于,群雄角逐亚洲市场之余,各国政商界的重要领导人物是否有吉宗这般的决断力,以及远见与魄力,则有待日后的史家来作最后的认定。


以史为鉴之余,则可知如何谋定而后动,好谋而成,绝非仅凭一时壮志饥餐之恨,又或者气血义愤之勇,即能有所作为。读书明理之人,临事之际,怎可不多多思索。


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
发而皆中节,谓之和。
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
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
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中庸》



2012/9/16 写于台北内湖 一樵




资料来源:

1.NHK节目的网址: http://www.nhk.or.jp/sakanobori/schedule/index.html

2.日本「国立国會図書館」的線上博物館專題之一(電子展示会):「描かれた動物・植物 江戸時代の博物誌.第一章.江戸博物誌の歩み」。網址:
http://www.ndl.go.jp/nature/index.html

3.德川吉宗的物產政策介紹:收錄於「描かれた動物・植物 江戸時代の博物誌.第一章.江戸博物誌の歩み」的子項目「將軍徳川吉宗の物産政策」中。網址:http://www.ndl.go.jp/nature/cha1/index2.html#h201

4.1718梅村市郎兵卫编写的《御前菓子秘伝抄》书影,见于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线上典藏::「江戶時代の日蘭交流:海外知識の受容.暮らしの中の異国」。網址:http://www.ndl.go.jp/nichiran/data/R/208/208-001r.html

由 mickeywek 于 09-17-2012 09:28 A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09-16-2012 09:15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大理

人参——或者更明确地说野山参——这种药用植物的引种驯化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至今还有如此好的市场。

日本人大胆引种驯化人参,固然令人敬佩。不过中国人也可以仔细梳理一下,这个在内地同样稀缺的生材资源,怎么解决的?

中国古人一定有着足够的智慧。

新帖子 11-25-2012 04:27 PM
编辑 引用
mickeywek

大理先生说的没错,人蔘无论今昔都是极为珍贵的药材资源。不然,江户幕府也不会花这样大的人力、物力,想方设法的进行国产化,完成「进口替代」的目标。

若就中国古代而言,就自己的研究专业来说,还记得在上满语课时,《清语老乞大》,里面有一段就是提到了人蔘的买卖。可见人蔘一物在中国与朝鲜之间,商贩往来多有记录。

至于,人蔘有多么珍贵一事,让我印象最深的,并不是医书的记载。反而是陈寅恪先生在《寒柳堂集》中〈寒柳堂记梦未定稿〉「(一)吾家先世中医之学」提及的「荠苨」混充「人蔘」一事。

陈氏此文虽然主要在记述家中先祖医术之学,童年听闻长辈言及药贩將「荠苨」混充「人蔘」至家贩卖的旧事奇闻等等。但此文中尚讨论運用医书考证古史,兼及议论自身对于中医本草的看法等等。陈氏文中曾言「……是后见有旧刻医药诸书,皆略加披阅。但一知半解,不以此等书中所言者为人治病,唯藉作考证古史之證据,如论胡臭与狐臭一文,即是其例也。」

其中,荠苨混充人蔘,试图以假乱真一节,甚有趣味。但此亦是一种旁证,足见清季之时,江西一地即有荠苨假人蔘混充真人蔘之事。

.荠苨的圖片與網上找到的簡介說明:
《本草图经》:荠苨,旧不载所出州土,今川、蜀、江、浙皆有之。春生苗茎,都似人参而叶小异,根似桔梗根,但无心为异。润州尤多,人家收以为果菜,或作脯啖,味甚甘美。杏参生淄州田野,根似小菜根,五月内采苗叶,彼土人多用之。

由 mickeywek 于 12-02-2012 04:05 A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12-02-2012 12:28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田村蓝水著,《人参耕作記》寛延元( (1748) 序刊 1冊 <特1-2983>)中「朝鮮人参三椏之図」與簡介:

江戸の博物家田村蓝水は、元文2年 (1737) に幕府から朝鮮人参の実を与えられて試作します。その成果をまとめたのが本書で、右の「朝鮮人参三椏之図」は、種子を蒔いてから5年目に果実が実った状態を描いています。本書は火災で版木が失われ、伝本は多くはありません。流布しているのはのちの増訂版『朝鮮人参耕作記』です。

新帖子 12-04-2012 07:18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大理

引用:
最初由 mickeywek 发布
田村蓝水著,《人参耕作記》寛延元( (1748) 序刊 1冊 <特1-2983>)中「朝鮮人参三椏之図」與簡介:

本書は火災で版木が失われ、伝本は多くはありません。流布しているのはのちの増訂版『朝鮮人参耕作記』です。



这本书的照片与这个版本说明颇有意思。有没有具体解释为什么书名叫《人参耕作记》,而插图却是“朝鲜人参三桠之图”?

既然增订本叫《朝鲜人参耕作记》,至少说明此书增订之时“人参”的名字在日本有歧义,需要详加界定。这种情况是否也发生在中国?

新帖子 12-04-2012 11:41 AM
编辑 引用
mickeywek

原本在NHK节目中看到有关吉宗推行的产业政策中,提及的人蔘国产化,即是试图将「朝鲜人蔘」移至日本本土试种栽培,以求实现一种类似进口取代的目标。

至于,大理先生提到的问题,此书版本书名的变化。个人并不是江户时代古籍的专家,可能得去询问一下专门研究的朋友,才能对这一个问题有较明确的答案。

但关于人蔘一辞的指称分化情况上,若由满语文献与江户时代本草学医书中,约略可以得到一些侧面的理解。

印象中,《清语老乞大》里就曾经提及朝鲜人蔘与东北长白山人蔘的差别,似是说长白山蔘的药性好,所以价钱高。庄老师在满语课上,教到此处时,还提及了档案中的人蔘一事,指出康熙皇帝最不喜欢汉臣任意服蔘补身,以为如此不但无益,反而有害健康。

不过,一时手边没有《清语老乞大》。等过几天查到了明确的出处,我再补贴详细内容上来。

至于,江户时代中后期的日本,是否在人蔘一辞上有所分化,以及更详细的分类,可能得查阅一下日本所编的本草学类的药典、药书中,人蔘相关的条目(例如贝原益轩的《大和本草》),才能有一个详细的解析。若就貝原益軒《大和本草》一書而言,人蔘條目之下,除言及朝鮮人蔘之外,尚有「唐人蔘」、「ヒゲ人蔘」、「沙蔘」等物。

中医医书非个人专业,仅能就辞条条目上,略作解析,权充一种暂时的解答。

由 mickeywek 于 12-05-2012 02:49 A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12-05-2012 02:47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大理

赶紧解释一句:“人参”在当代日语中是胡萝卜。“朝鲜人参”才是中药的人参。这个分化的产生时间是大理问题的核心。

又,称人参为“沙参”,似乎是沙参充人参。这应该侧面反映了陈寅恪先生说的荠苨充人参。荠苨是沙参属植物。

新帖子 12-05-2012 03:05 AM
编辑 引用
尧曰

清语老乞大

引用:
最初由 mickeywek 发布
原本在NHK节目中看到有关吉宗推行的产业政策中,提及的人蔘国产化,即是试图将「朝鲜人蔘」移至日本本土试种栽培,以求实现一种类似进口取代的目标。

至于,大理先生提到的问题,此书版本书名的变化。个人并不是江户时代古籍的专家,可能得去询问一下专门研究的朋友,才能对这一个问题有较明确的答案。

但关于人蔘一辞的指称分化情况上,若由满语文献与江户时代本草学医书中,约略可以得到一些侧面的理解。

印象中,《清语老乞大》里就曾经提及朝鲜人蔘与东北长白山人蔘的差别,似是说长白山蔘的药性好,所以价钱高。庄老师在满语课上,教到此处时,还提及了档案中的人蔘一事,指出康熙皇帝最不喜欢汉臣任意服蔘补身,以为如此不但无益,反而有害健康。

不过,一时手边没有《清语老乞大》。等过几天查到了明确的出处,我再补贴详细内容上来。

至于,江户时代中后期的日本,是否在人蔘一辞上有所分化,以及更详细的分类,可能得查阅一下日本所编的本草学类的药典、药书中,人蔘相关的条目(例如贝原益轩的《大和本草》),才能有一个详细的解析。若就貝原益軒《大和本草》一書而言,人蔘條目之下,除言及朝鮮人蔘之外,尚有「唐人蔘」、「ヒゲ人蔘」、「沙蔘」等物。

中医医书非个人专业,仅能就辞条条目上,略作解析,权充一种暂时的解答。

新帖子 12-05-2012 04:39 AM
编辑 引用 尧曰 的QQ号码:264110394
mickeywek

感謝大理先生提供的許多寶貴意見,提供了我許多進一步思索的方向。

我并非是日语研究专业,主要是利用日文作为语言工具进行研究。
语言字辞的分化是大学问,医书、药书是一时想出来的解答方法。

详细上,不好直接贴出贝原益轩书中的详细说明,因为内容中提到了一些假人蔘的伪充造假方法。

贝原益轩在书中曾提及荠苨等物被用来伪充真人蔘的情况,可见江户时代的日本也有此事。贝原益轩《大和本草》一书刊行于宝永6年(1709),相当于康熙四十八年。透过东亚世界药用植物贸易的角度来分析,则人蔘一物珍稀价高,所以伪充造假之事,广泛见诸于药书、医书之中,自然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另外,贝原益轩治学,本以朱子学为主。久病之下,贝原多方研究中医本草医书,最终编纂出《大和本草》一书。因此,此书虽为江户学者所编纂,其实也系多方收集汇编中医医书、药书,兼及日本各种药用植物知识而成。个人推测,贝原书中所述之事,除了江户时代的现况之外,也包括了他知识所及的各种中医本草知识,可以说是一种对当时东亚医学知识的百科全书式的汇集。

另一方面,大理先生曾在前文中询问中国古代如何解决人蔘稀缺难觅之事,若就陈寅恪先生文中记述荠苨伪充人蔘之事,再加上贝原益轩《大和本草》中的记述,则隐约可知古代医者或用荠苨治疗咳嗽。人蔘短缺难觅时,权宜之下,暂以沙蔘类的植物代替人蔘入药。疗效是有的,但并非是利用价高珍稀的人蔘治病。当然不肖商人,利用荠苨伪充真人蔘一事,赚取厚利之事,自然也是有的。不过,荠苨并非毒物,亦有疗效。虽不伤身,但有损医者诚信名誉,给人江湖郎中行骗欺诈的不好观感。


陈寅恪先生利用中医医书证史之事,实在让人佩服。甚至,让人不禁推测臆想这一段文字,是否隐约透露出陈氏对于日本本草医书、药学的知识,也有所涉猎与理解。

此外,刚刚查阅了一下,《清语老乞大》卷八中的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即有提到朝鲜人蔘之事。以下摘引自莊吉發老師對於原書的翻譯:

四.店主人阿哥,你领各位商人来算人蔘的价钱吧!
diyan boihoji age si geren hūdai niyalma be gajime jio, orhoda i hūda be bodoki.

五.这人蔘好吗? 样蔘拿来我看。这人蔘是朝鲜的人蔘,是次等的啊。
ere orhoda sain nio? durum i orhoda gaju bi tuwaki, ere orhoda coohiyan i orhoda, jai jergingge kai.


六.你说什么? 这人蔘是很好的,为何说是次等的呢?
si ai sembi, ere orhoda umesi sain ningge ainu jai jergingge sembi?

透过《清语老乞大》的记载,可知满语中「人蔘」称為「orhoda」。因此,朝鲜人蔘在满语中,也就写作了「coohiyan i orhoda」。

最后,感谢尧曰先生提供的《清语老乞大》的电子文件联结,ambula baniha,非常感谢。

由 mickeywek 于 12-06-2012 09:01 AM 最后编辑

新帖子 12-05-2012 05:19 P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mickeywek

日本国立国會図書館-電子展示會-「描かれた動物・植物 江戸時代の博物誌」的網頁,提供有参考文献的書目。谨列如下,提供有兴趣的网友们,作进一歩的参考之用。(資料来源: http://www.ndl.go.jp/nature/utility/lis.html)

•『彩色江戸博物学集成』平凡社 1994
•青木宏一郎『江戸の園芸:自然と行楽文化』筑摩書房 1998 (ちくま新書)
•朝倉無声『見世物研究』筑摩書房 2002 (ちくま学―文庫)
•朝日新聞社編『江戸の動植物図』朝日新聞社 1988
•磯野直秀『日本博物誌年表』平凡社 2002
•磯野直秀・内田康夫編・解説『舶来鳥獣図誌 : 唐蘭船持渡鳥獣之図と外国
産鳥之図』八坂書房 1992 (博物図譜ライブラリー 5)
•井上宗雄[ほか]編『日本古典籍書誌学辞典』岩波書店 1999
•上野益三『日本動物学史』八坂書房 1987
•上野益三『日本博物学史』講談社 1989 (講談社学術文庫)
•遠藤正治『本草学と洋学:小野蘭山学統の研究』思文閣出版 2003
•大場秀章『江戸の植物学』東京大学出版会 1997
•小笠原亮『江戸の園芸・平成のガーデニング』小学館 1999
•科学朝日編『殿様生物学の系譜』朝日新聞社 1991 (朝日選書)
•木村陽二郎『江戸期のナチュラリスト』朝日新聞社 1988 (朝日選書)
•国立国会図書館編著『稀本あれこれ』 出版ニュース社 1994
•椎名仙卓『図解博物館史』雄山閣 2000
•菅原浩・柿澤亮三編著『図説鳥名の由来辞典』 柏書房 2005
•田中優子『江戸の想像力』筑摩書房 1992 (ちくま学―文庫)
•中尾佐助『花と木の文化史』岩波書店 1986 (岩波新書) :同『景観と花文
化』北海道大学図書刊行会 2005 (中尾佐助著作集 第4巻) にも所収
•長沢規矩也『図書学辞典』汲古書院 1979
•中野三敏『江戸の板本:書誌学談義』岩波書店 1995
•西村三郎『文明のなかの博物学:西欧と日本 上・下』 紀伊國屋書店 1999
•林望『書誌学の回廊』日本経済新聞社 1995
•矢部一郎『江戸の本草:薬物学と博物学』 サイエンス社 1984 (ライブラ
リ科学史)
•湯浅浩史『花の履歴書』講談社 1995 (講談社学術文庫)

(編著者の五十音順)

新帖子 12-06-2012 06:59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大理

引用:
最初由 mickeywek 发布
透过《清语老乞大》的记载,可知满语中「人蔘」称為「orhoda」。因此,朝鲜人蔘在满语中,也就写作了「coohiyan i orhoda」。



查《吉林中医药》2009年10月刊,称满语学者富育光先生有解释:“‘窝尔霍(orho)’,汉语意思是‘草’;‘达(da)’,汉语意思是‘为首、头领’。”可见人参的满语音译为“窝尔霍达(orhoda)”,意思是百草王。http://www.doc88.com/p-58661302799.html

人参,这个“参”字由“薓”简化而来,《说文》里有“薓,人薓,药草,出上党。”而这个“人”字,当是其根部象形。人参的根须向下分开,很像人字,这在种植的园参中尤甚。

既然“薓”简化成为“参”,而真正的人参有如此难得一见,于是就有“三桠”一说,其实很少有人见证。这里“朝鲜人参三桠之图”,三桠当是强调其真品人参,而其根部呈胡萝卜状,真实性大可置疑。

新帖子 01-03-2013 11:43 AM
编辑 引用
mickeywek

大理先生所言甚是,朝鲜人蔘之图,确与习见的人参略有差别。

「三桠」之意,先前略有查询。日人给「结香」(Edgeworthia chrysantha)此一植物取名时,即照其枝叶生长情况,必为三叉,故而取名为「三桠」(ミツマタ)、「三又」等等。

上图中,除了开花结实之主枝之外,另开三叶,个人原先猜想应是由此意而转借出来,指其开出三叶的情形。(不过,人蔘枝叶的分布并非如此,甚有可疑之处)

由于并非是植物学的专业,故只能从文献上作些讨论。非常感谢大理先生提供「三桠」即为极品人蔘之特征一事,这是很重要的讯息。

另外,满语中的「da」字,除了「首领」之外,尚有「草木之根本」、起始、本源的意思。自然,草药之王是其命名解译的一种可能。另外,「草根」也是一个可能的解译。若由此例来说,orhoda,原本应作「orho i da」。中间可能脱落了「i」 ,直接连写成了「orhoda」。

至于,萝卜状的根部,诚如大理先生所言,问题甚大。

初看时,心里有一个怀疑,那就是人蔘在江户的日本,或许是极重要的药物与军事用资源。

江户时代由历代忍者首领编辑的忍术大全《万川集海》中,在讨论应急军粮与提神药丸时,往往在其药方中,开列出人蔘。

个人猜测,或许人蔘一物的国产化的内情之中,除了进口替代外,也有军事用途的考虑。

新帖子 01-06-2013 02:34 AM
编辑 引用 访问 mickeywek 的主页!
所有时间均为 GMT. 现在时间是 02:27 PM. 发布新主题    回复主题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显示可打印版本 | 将本页发送给朋友 | 订阅该主题


 




往复论坛 Powered by: vBulletin Version 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