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去大同开会


将无同

2006-04-14 14:48:24 阅读


[往复论坛]
[往复全文检索]
 文章搜索
 近期热点文章
 累计热点文章
  已经十几年没有参加过全国性的学术会议了,这次去大同开会,其实并不是对会议感兴趣,而是因为我的几个朋友都要去。他们是:老冷、贩子、大慈善家、杠头、猴子。虽然我们同在北京,但大家在一起见面并不容易,开会则提供了一个好的场所。   
  这几个人当中,最有趣的是老冷。老冷平时,尤其是在网上,给人留下的印象是比较严肃,甚至是比较矜持,但这次会议上,他却表现出了轻浮的一面。唉,没有办法,毕竟是年轻啊。开幕式上,大同市委书记首先讲话。他说:“大同的第一个特色嘛,就是煤都。”他说的本来不错,因为大同的确是出煤的地方。但他有口音,那“煤都”二字念得像是“梅毒”。我心中暗暗发笑,但因为周围有女士在场,不便有所表示。可我身边胖胖的老冷不管这些,居然笑得浑身颤抖。他的笑干扰了我,以致于没有能听清大同的第二个特色是什么。开幕式后,你只要问老冷大同的特色是什么,老冷便立刻得意地告诉你:“大同的特色嘛,就是梅毒。”
  参观明堂遗址时,遇到了一个女孩子,她在日本读博士。97年在日本时我就认识了她。借参观的机会,她告诉我正在写博士论文,我象征性地提了点意见。当时有贩子在场。很快,贩子消失了。很快,老冷出现了。后来我才明白是贩子把这“情况”悄悄通知了老冷。老冷嘻皮笑脸地晃了过来,阴阳怪气地说;“哈哈,当青年导师呢?”我知道他不怀好意,但出于礼貌,还是把他介绍给了那女孩。没想到,女孩知道老冷的大名,立刻做惊慌状,说了些久闻大名之类的客套话。老冷笑了,笑得很慈祥,很深沉,一副欣慰的样子。老冷眼睛本来就小,这时,更是眯成了一条缝。俗话说,小眼聚光,我相信,此刻老冷在瞬间肯定已经把那女孩的音容笑貌深深地刻在了脑海中。事后我总在想,如果和我交谈的是一个老头,老冷会过来吗?
  我和贩子都抽烟,在我的要求下,贩子和我同住一屋。贩子事后问我是谁安排的。他为什么问这个呢?因为他很清楚,了解他的人谁都不愿意和他住一起。他的特点是夜里不睡觉。据我多年的观察,人多的时候,贩子不爱说话,但一旦只剩下你和他俩个人时,贩子就变了,变得爱说话了,而且他还会很大方地告诉你一些他掌握的秘密。你千万不要以为贩子把你视为了特别的知己,因为他和别人单独在一起时也是这样。贩子诉说心声,我不能不听,而且这诉说常常是在深夜2点钟老冷等人离开后。早晨7点就要吃饭,所以大家可以想想,和贩子在一起,每天能睡几个小时呢?会议13号结束,而我11号就提前走了,这和贩子有直接的关系。贩子不反省自己,反而回来后到处说由于我开着空调睡觉,他感冒了。贩子确实感冒了,但我认为责任不完全在我,我的经验是,人累了容易生病,要是洗个热水澡就好多了,而贩子是个脏贩子,不爱洗澡,到大同当天就不洗,还解释说:“我没出汗。”据我观察,几天的时间里,贩子只洗过一次澡。今年是他的本命年,为了避邪,他穿了条红裤衩。哈哈,那庄重的、燃烧着的颜色虽然能使人想起升旗仪式、想起三个代表,可毕竟没能让他躲过感冒这一劫。迷信要不得呀!
  贩子也有让人感动的地方。参观石窟那天我低血糖了。在车上吃了猴子给的几块糖,略有好转,到明堂遗址时,我正和别人说话,贩子快步向我走来,递给我两块刚买的巨大的巧克力,他还记着我的打火机没气了,连带着还给了我一个新的打火机。那一时刻,我真感动了。平常我总说贩子是个没有责任心的人,可关键时刻,人家很不错嘛。喜欢贩子的MM特别多,这是为什么?那一时刻我似乎明白了。


天骄
时间:2001-08-18.15:43:41
   哈哈有趣有趣:)
   关于贩子最后一段,我觉得贩子在任何时刻都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而不是仅仅在"关键"时刻. MM们为什么喜欢贩子?这个秘诀我知道,可我做不到.:(


将无同
时间:2001-08-18.16:21:01
  熟悉大慈善家的人都知道,他还有一个名字,叫“牲口。”我没有调查过“牲口”的来历,但他吃喝方面的能力,确实容易让人产生这面的联想。去大同时,刚上火车他就和杠头等人拿出了数瓶白酒及猪头肉等下酒菜。大约半个小时,就把一瓶二锅头喝光了。虽然他们一再劝,我最终还是一口没喝。当时正值中午,车厢里人很多,空调不太管用,感觉十分闷热。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想喝水,很难有喝白酒的欲望。而你看牲口呢,正笑眯眯的喝着,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车厢里的服务员是一位20多岁的小姑娘,长得不难看,很勤快,不停地打扫,态度也十分和气。在当今社会里真是罕见。大家都被感动了,由于杠头书法好,所以一致推举杠头在意见本上写几句表扬的话。杠头可恨,最终不署自己的名,却把大慈善家的姓名,连同家里的电话都写上了。其中用意不得而知。他还在人家姓名的前面写上“博士导师,一级教授”诸字。这时,大慈善家不好意思了,严肃地连声纠正说:“不是一级!不是一级!是二级!”
  大慈善家确实能吃能喝。会议上伙食很好,肉食之多,让人看了眼晕。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还能在晚饭后再吃喝两次之多。就是说他一天能吃五顿饭!不知什么原因,这家宾馆一天能停20个小时的水。我们喝不上水,牲口也喝不上水,所以我当时扼要地说:“现在的形势是,人畜饮水都成了问题。”没有水,厕所也不能用,大家都很为难,牲口真是牲口,趁着夜色,在宾馆附近的一家工地解决了问题。   
  大慈善家在学术界名气很大,先前提到的在日本留学的女孩在明堂遗址向我打听他,想见见。不巧,他不在附近。事后吃饭时,我说起此事。大慈善家很有兴致地问我:“那你怎么说的?”我答道:“我说你拉屎去了。”大慈善家气哼哼地说:“他XX的这小子真不是东西!”
  其实我怎么可能和人家女孩子这么说呢。哈哈,看他生气的样子,我真是高兴。:)))

将无同
时间:2001-08-18.22:21:21
  据可靠消息,我将面临不幸。老冷说要报复我,办法是:“写他”。贩子的话是:“此仇必报!”,而蒋介同更可怕,他已经预感到我要倒霉了,所以话说得极其恶毒。他说:“哈哈,你这把老贱骨头是活腻了,竟然一下子树这么多的敌。下次他们合伙揍你,我也在旁边打黑拳。:)”小人就是这样!我不怕!反正他们说的都不是真的。

将无同
时间:2001-08-18.22:25:27
   我最近不来往复了。他们说什么我也看不见。哈哈。

人民
时间:2001-08-18.22:48:19
   为了一睹可爱的将无同的本来面目,我们坚决支持上述的“小人行径”!!!!!!

紫藤花
时间:2001-08-18.23:20:55
   哈哈。。支持将无同,让人们看清楚老冷贩子们的真实面孔~~~~   
  将无同,如果你被他们的“口水”淹死了,如果你被他们的“砖头”砸死了,,我要说,你的“牺牲”是重于鸿毛的,人民会记住你的:))

将无同
   时间:2001-08-18.23:23:40
   有花花的怀念,我将笑迎死亡。

hearthui
   信箱 时间:2001-08-19.00:11:45
   不是说的,将无同真的是我们的榜样呀。以后贴这样文章的人要发奖金,斑竹,听见了没有。
     真是,历历在目,跃然纸上。

为何
   时间:2001-08-19.09:12:23
   我仿佛已经看见一出悲剧正上演…………

将无同
   时间:2001-08-19.10:36:39
   为何呢?你为何不劝劝贩子别跟我打架?你身份特殊,他肯定听你的。:)

将无同
时间:2001-08-19.11:54:21
   几个月前,杠头说他缺个短期旅行用的包。我家此类包很多,我挑了一个“中青旅”的新包送给他。杠头见了,很是欢喜,连声道谢。这次去大同,杠头用的就是这个包。一上火车,我就看见杠头胳膊下夹着包,很艰难地挤进了车厢。他看见了我,隔着眼镜片,瞪着滚圆的大眼珠子对我说:“看来,真是没有免费的午餐啊。”原来,我给他那包已经断了把,拉链也合不上了。哈哈,对天发誓,那包真是新的!对天发誓,我一定再给他一个质量没有问题的包!
   在火车上,杠头对女列车员表现出一定程度的热情,但是我相信杠头的人品,他不会有什么过分的举动的。据他自己说,他曾有过坐怀不乱的经历。一次坐长途车,有个女孩子长时间靠在他身上,他都不为所动。虽然如此,说起来嘛,他还是面有喜色。杠头就是这样的人,没有什么隐私,即使比较尴尬的经历,也都可以说出来。有一回,杠头和老婆吵架了,一怒之下,下楼找了家酒吧喝啤酒,好像根本没点菜,可结帐时居然要了他30多元。杠头后悔至极,一再对我说:“以后不管怎么生气,也不能去那地方了。”
  小猴子最近越学越贫。在乘车参观的路上,他和杠头坐在我后面。一会儿,就听见杠头不满的声音:“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呀?”回头一看,猴子正笑嘻嘻地邪靠在杠头身上,用手抓着杠头的手,他解释说,这是为了让杠头更便于回忆起那坐怀不乱的经历。看猴子那幸福的样子,倒好像他自己回忆起了什么……
   学术会议上有很多人发言,最后还改选了理事会。大家都说了些什么?何人当选为学会领导人?这些,我都不太清楚,但我觉得学术会议真是很有必要经常举行。
肘子
时间:2001-08-19.13:02:21
   "学术会议上有很多人发言,最后还改选了理事会。大家都说了些什么?何人当选为学会领导人?这些,我都不太清楚,但我觉得学术会议真是很有必要经常举行。"
   而且最好每年在不同地方,最重要的是在风物颇可一观的地方…呵呵…
   是否学历史的和从事考古工作的人相对较少,所以大家都比较熟?看来是考古是同行互补不相妒,羡慕啊!
紫藤花
   时间:2001-08-19.17:45:30
   下次你们开会给我个给你们拎包的机会吧。呵呵。。

将无同
  时间:2001-08-20.11:20:14
  写得太恶心,所以删去。如版主同意,请再次删去。
为何
时间:2001-08-20.11:49:29
  坚决不同意删去,建议作为历史文献给予保留。
老冷
时间:2001-08-20.15:49:53
  尽管将无同审慎地把自己的形象撇得很清、很远,我得承认他写别人都写得很真实,即使细节有夸张,本质上是准确的。作为历史学家,将无同在追求真实和深刻的道路上,又上了一个台阶,可喜可贺!然而,他自己悄悄删去帖子的行为,给有志于追求真理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更生动的事例:探求真理的热情和能力,远远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坚持真理和捍卫真理的勇气与操守。当他发现我从湖广回京,并戏言“写他”,又听说贩子扬言“此仇必报”,就寝食难安,四处打听动静,最终决定偷偷删帖,做中国的伽利略。谁知又被贩子揪住了辫子,重新给贴了出来,并且——据说已经剥夺了他的管理员权限。这就使得他的行为不再象佝偻俯伏的伽利略,而是,呵呵,有点象在华山之巅忍痛自宫的岳不群了。唉,追求真理,谈何容易!
将无同
时间:2001-08-20.16:38:04
  根本不是偷偷删贴!删贴前,我已向管理人员贩子打过多次招呼,他不理睬。连续几天都不理我。我认为是贴子中的“红裤衩”“不洗澡”等事实影响了他在众MM中的形象,引起了他的不满。为照顾他的面子,于是才删贴的。等我删后,他又故作大度,再次重贴。可是小人之心已暴露无遗,剥夺我的管理权限就充分证明了此点。哼。坚决打倒管理霸权!!!(口号声此起彼伏)
小雨
时间:2001-08-20.19:12:19
  伟大的将无同先生,吾友天涯偶像派弄墨手风吹佩兰曾说过:贩子是水,是葛州坝水库一望无垠的水;老冷是电,是秦山核电站源源不断的电。您的未来是生猛如今还是惨不忍睹,全看您的造化了。
  5555555但愿上天保佑你。
老冷
时间:2001-08-20.19:30:31
  既然是事实,说说也无妨嘛,“纸包不住火”,这道理贩子是理解的。不过,依照咱们治政治史的习惯,总应当把事件表象的烟尘忽略掉,深入到历史深处,才能看到真实。在这个将无同描写贩子的事件中(我、大慈善家、杠头和猴子,看来是做了烟雾了,贩子才是将无同的表现对象),我们看到,尽管将无同也无法毁掉贩子的品德(对友谊的忠诚、对朋友的关怀),但他从生活作风入手,从贩子的贴身的地方入手,这就象正当孔子宣讲仁恕的时候,突然被人扯掉皮带、解去衣服。这一手很高明也很阴险。为什么要如此毁一个在关键时刻给自己买巧克力从而挽救了自己性命的老朋友呢?This is a question. 刚才一个女性网友一句话提醒了我,她说:你你你怎么忘记了?——贩子和他是情敌啊!
  原来如此。历史背景豁然开朗。生活中全面毁一个人是很难的,但是可以根据需要毁其局部。比如,如果我和将无同在大同会议上争夺会长职位,我就会对大家说:“将无同这个同志,人是很好的,学问也不赖,只是偶尔喜欢滥用权力。他小时候当班长,就把大家凑的班费买了巧克力。”如果有女孩对他感兴趣,恰巧我也对这女孩有点想入非非,我就会不经意地对她说:“将无同是我老朋友了,真是个好人呢,不能再好了。可惜身体有点问题,不适合结婚——其实不应该对你说,你还小,不懂的。”我们都知道贩子在网上是完美的,网上的众妹妹,特别是那些文革后出生的妹妹们,都视贩子为贴心大哥。然而,我们也知道,这一代女孩子,都没有吃过苦,是蜜罐里泡大的,打小就吃得饱,穿得暖,有良好的卫生习惯。让他们怎么对贩子产生恶感呢?说贩子生得丑吧,不行,贩子的照片早就传遍网络了;说贩子没本事吧,那简直是自己找麻烦;说贩子品德恶劣吧,那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头——所以,说一个不易查证的问题,而且特别对路,就说贩子闻声习惯很不好:不洗澡!这可是如今时髦女儿家任谁也接受不了的呀。她们哪里知道我们当年一年也洗不上几次澡呢。于是,将无同操起了如椽之笔,高呼:“到大同开会!!!!”
hearthui
信箱 时间:2001-08-20.21:44:46
  贩子如果再跟一贴,说说将无同怎么毁坏老冷学术派的庄严肃穆的伟大形象,譬如:
  说起来老冷的为人,老冷的学问,老冷的地位,是无懈可击的,说老冷些什么才能够败坏老冷的人格,另其严肃光辉的凡人不理的大学问家形象有所损毁呢?就只好来说老冷有点……作风问题了。   这才像是联合阵线呢!
  还好,世界上还有贩子这样心态良好的GG,不像某些人那样,高高在上,睚眦必报。
将无同
时间:2001-08-20.22:24:34
  生活还是温馨的。:)
将无同
时间:2001-08-20.22:25:33
  事情有些奇怪,我说贩子,可跳出来的却是老冷。这让我想起小时候的一位朋友,他外号叫“鸭子”。一次,鸭子喝醉了,吐了一地。他家养的鸡蜂拥而至,把地上的呕吐物都吃了,结果都醉了。后来人们的说法是:“鸭子喝酒,鸡醉了。”鸡醉了,不难理解,可老冷呢,他为了什么?这现象的迷雾下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历史事实呢?此刻的我感到阵阵茫然……
小巢
时间:2001-08-20.22:38:24
  建议贩子披露将无同裤衩的颜色
老冷
时间:2001-08-21.09:30:08
  历史从来是不能预测的。将无同写贩子,估计到贩子会跳出来,针封相对地揭露将无同的裤衩颜色和身体特征,谁知贩子若无其事。现在跳出来的是老冷,将无同不害怕了,抖擞精神了,动员hearthui这样的好妹妹出来帮自己说话了。可是,今后事情的进展,一定仍然是难以预料的。
  关于贩子的裤衩,我应当站出来澄清事实。在大同的第二个夜晚,我12点左右到将无同和贩子所住的508房间,看到已经有好几个人在里面谈笑了。贩子把自己捂在被子里,而将无同赤裸上身、穿着大裤衩,闲适地靠窗而坐。猴子和杠头,还有另外两个将无同的fans,都坐在床上,听将无同褒贬当代学人。后来杠头嫌坐着不舒服,硬挤到贩子床上,逐渐把贩子挤到边缘。贩子实在躺不下去了,拥被而起。大家嘲笑他怎么那么怕冷,捂着被子干什么。他羞涩地辩解:“还不是你们来了嘛!本来我就要睡了,所以洗了澡没穿衣服!”原来是这样。大家一通催促,贩子只得拉了条床单跳起去门道穿衣服。他一弯一起在那里忙乎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的裤衩是海蓝色的。而将无同呢?他右手夹烟,左手拍打白雪般的肚皮,充满柔情地注视着贩子。
  这里面有两个事实:一,贩子洗澡是正常的;二,贩子裤衩是蓝色的。
玉环飞燕皆尘土
时间:2001-08-21.10:48:24
  老人家贪玩尚且应该被原谅,何况将无同本就是个老顽童。请看如下资料:
  (2001-08-18 21:57:51) 将无同
  老冷、贩子要报复我。如果你是我的女儿,就要做好迎战的准备。
  (2001-08-18 22:03:22) 将无同
  老冷刚才在线。和梅格说要报复我, 办法就是写我。贩子咬牙切齿地说:“此仇必报!”
  (2001-08-18 23:41:24) 将无同
  我又来了,看有没有人骂我。:)
  (2001-08-18 23:39:47) 侍书
  没有没有,我替你盯着呢。
  (2001-08-18 23:42:04) 将无同
  哈哈,大战前的沉寂。
  (2001-08-19 12:05:42) 将无同
  又写了一段,最后一段。:)
  (2001-08-19 12:06:15) 将无同
  哈,写的简单。收兵了。
  (2001-08-19 12:05:39) 侍书
  爸爸!!!!!!!!
  你非要负尽天下人不可吗??
  (2001-08-19 12:06:33) 侍书
  你这属于自杀行为,我算是看出来了
  (2001-08-19 12:08:47) 将无同
  反正死定了。
  (2001-08-19 12:10:27) 将无同
  哈哈,欺负人上瘾了。
  (2001-08-19 19:49:15) 将无同
  和贩子聊天时注意一下,他是不是对我的贴子真生气了。别说是我让你打听的。
  
  侬看看,一个老人家的能有这样的童心,是多么的不容易。本来就是一个开玩笑的贴子,如俺罗老师,打着替贩子说话的旗号,把老人家的杂谈歪曲为檄文,且拉了贩子叔叔作挡箭牌,自己却躲在后面放暗箭。故作无所谓之姿,行大有所谓之事。其实,不就是因为将无同有fans嘛,其实老冷的fans众多,应该是海内皆知的事实。尽管如此,却不能容忍别人也有,真是当代赵飞燕。而他居然能把一个老人家恐吓成这个样子,从坐卧不安,到最后但求速死。真是功城为下,攻心为上呀。只是可惜了贩子叔叔的一条好蓝裤衩,被当成了旗子,迎风招展。
将无同
时间:2001-08-21.11:28:01
  老冷色盲,贩子的另一条是深灰色的。
杠头
时间:2001-08-21.15:27:09
  此贴甚好,只可惜断了我生路___我本来就不招人待见,这下可好,更不招人待见了,有人对我好,岂不担心我又说将出去?况且有猴子的举动,也难免有同性恋之嫌。苦也苦也。
  不过将无同写我写得还嫌略少,可否请将无同再多写我几句?
  此贴最大的好处就是将贩子从神坛上拉了下来,好,好。
三个代表
时间:2001-08-21.15:37:35
  讨论集中到了裤衩的颜色和同性恋,可见老冷所说讨论的方向不可测是对的,下面是否要讨论将无同的“白雪般的肚皮”?
老冷
时间:2001-08-21.15:42:58
  哦,原来是深灰色的,匆匆一瞥,看不真切,怎及得将无同戴着厚厚的近视眼镜近距离仔细观察呢?惭愧呀惭愧。将无同的网女之一尘土小姐说到fans这个问题,我补充一个材料,也来自大同会议。有一天,好象是在宾馆院子里,我和将无同正说话,远处出现了一个漂亮小姐,将无同就转过了脸去迎接,只用嘴里的烟对着我。我退了两步,预备着撤离。这时身边伸过一只手来,我自然就握住了。“啊呀,是你,是孟先生吧?好久不见了呢。”“恩恩,你好。”这人是文物出版社的编辑,据说是个会虫子,各种会议都参加,我见过他两面,全是在会议上。“最近好吗?又编了什么好书了?”“恩恩,没有。”他眼睛向旁边瞟着,视线停留在那有所期待因而显得有点庄严的将无同身上,显然对我的话不在意。他保持这着这种视线,用嘴角示意我,让我明白他下面的话是对我说的:“这人是谁呀?”“将无同。”“将无同?听说过,是不是北师大的?”“不是,是社科院历史所的。”“哦。……这人特别有意思。”“哦?你怎么知道他有意思?”“这几天我一直注意他,他说话可好玩了,特别幽默。”哈哈,连这人都欣赏到将无同的幽默了,真是雅俗共赏啊。我看到将无同凝视中的女子已经被一个韩国老教授截住,就叫将无同过来:“过来过来,给你介绍这位孟先生。”姓孟的上前抓住将无同还没有伸出的手,上下前后地摇摆:“将无同先生好!您您您说话特别幽默。”将无同象以往那样面笑皮不笑:“你好。恩,我记得你,今天中午同桌吃饭来着。”姓孟的眯眼仰望着将无同:“岂止今天中午!从前天晚上开始,我一直和您同桌吃饭呢。我进了餐厅,就找您,您在哪,我就在哪。”“是嘛,为什么呀?”“听您说话呀。前天听您说话,没把我乐死!这几天就一直跟着您。”“我说话有什么可乐的呀?”“您太有意思了,我晚上睡觉都乐得睡不着!”
  fans不一定是女的,也不一定是年轻的。将无同的魅力正在于此。虽然,他自己并没有把这个老孟放在心上,而且,我相信,如果可以拿老孟换那个高挑的女孩作fan,他定会毫不犹豫。
hearthui
信箱 时间:2001-08-21.18:09:32
  “我相信,如果可以拿老孟换那个高挑的女孩作fan,他定会毫不犹豫。”
  你相信,是不是代表了你自己的想法呀?
  换个说法就是“如果可以拿老孟换那个高挑的女孩作Fans,老冷定会毫不犹豫”
  其实将无同没有动员我,是你的立场让我很有兴趣呀!
将无同
时间:2001-08-21.18:29:12
  hearthui说的是实情,我确实没有动员她。正义感在指引着她。:)
糟糕
  时间:2001-08-21.18:56:07
  好玩!接下来看将无同的肚皮:)
kv300
时间:2001-08-21.23:59:00
  跟老冷打仗,那不是自找麻烦么?你的笔头没他流畅、你的打字速度没他快、你的经验没他丰富,人家说十句,你说一句,碰不巧被硬生生地给噎回来了。恩,不过嘛,有娇憨的干女儿和热诚的小女子呵之护之,无论如何,都可含笑面对了。:)
天骄
时间:2001-08-22.00:45:34
  有时候处于弱者地位更有利.将无同是幸福的:在一个恰当的时候恰当的地点恰当的人群面前,获得了比言辞上的胜利更美好的东西:)
  那就是众人(以众FANS为主)的关爱和怜惜。
蒋介同
时间:2001-08-22.16:02:10
  无同前辈,我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你啊,呵呵。铁肩担“道义”,看,国际舆论已经站在你的一边,希望你勇敢地顶住,顶住,再顶住,最终的辉煌胜利就是你的了。
卷帘人
时间:2001-08-22.16:50:57
  .......
  贩子大哥,虽然你不爱洗澡,虽然你被人揭露了裤衩问题......我和小美一样支持你.立正,握手,向前冲..........
傻妞
时间:2001-08-22.17:04:53
  楼上的,你自己立场坚定就行了。年轻人么,实在忍不住要表态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干吗非得扯上别人向前冲呀?这样会影响速度。
埃珂
时间:2001-08-22.18:30:22
  hearthui
  信箱 时间:2001-08-20.21:44:46
  贩子如果再跟一贴,说说将无同怎么毁坏老冷学术派的庄严肃穆的伟大形象,譬如:
  说起来老冷的为人,老冷的学问,老冷的地位,是无懈可击的,说老冷些什么才能够败坏老冷的人格,另其严肃光辉的凡人不理的大学问家形象有所损毁呢?就只好来说老冷有点……作风问题了。

  对对,我们对老冷的作风问题特别特别敢兴趣。


卷帘人
时间:2001-08-22.19:47:32
二楼的,没关系。想当年饭店冒烟时有人跑得老鼠似的嘣快,她还拉着个大肚子一起跑的呢。那个速度,不可思议啊。
  现在不推她一把她怎么会跑呢。助人为乐,不用客气。
糟糕
时间:2001-08-22.21:06:22
  主题果然在改变,接下来说说傻妞和大肚子 :)
老冷
时间:2001-08-22.22:16:05
  还是说说肤色问题吧。
  将无同的肤色好,我也是在大同那个夜晚注意到的——就是他赤裸着上半身坐在窗边高谈阔论的那个夜晚。当他一下一下舒适优雅地拍打着肚皮的时候,杠头忽然发现了宝物一样,凑到将无同身边,盯着将无同的肚皮仔细观察,说道:“咦耶,你的皮肤还挺好啊,粉白细嫩的。”将无同笑了,笑得露出了上面一排白牙,嘴角向后裂开去。这种笑容是将无同最美丽的表情,这时候的他最自然、最放松,和他平时在那些根本不入他法眼的那些人面前那种皮笑肉不笑是很不相同的。
  他环顾四周,哈哈一乐,对我说:“山西人的皮肤都很白。你看,杠头、猴子和我,皮肤都白。”
  杠头和猴子不象我这么黑,是很明显的,但是我不能算是一个标准,拿我来代表非山西籍的各省人民,当然是不合适的。然而,将无同说这句话,并不是戏言,也不是拉另外几个同乡来遮掩自己的腼腆。将无同这句话,具有深广的历史学背景。
  我们都知道,山西自古是民族成分复杂的地区,特别在辽金以前,山西地区的居民中,少数族始终保持了高比例,有些时期甚至压倒了汉族而成为多数族。这些民族,有来自蒙古高原的阿尔泰语系各族(通古斯、蒙古、突厥),也有来自西域包括葱岭以西的伊兰语各族(于阗人、粟特人、波斯人、龟兹人、阿拉伯人等等)。这些民族中,伊兰人种是白种人,而阿尔泰语系的各语族,突厥人比较白,也是不用多说的,即使通古斯语族、蒙古语族,也比一般中国人白一些,比如汉魏时期的“白寇”、“白贼”,就是证明。
  今天山西人对于自己的来历是有所认识的。山西中北部的居民,一定有许多属于非华夏的后裔,这也是不言自明的。可是大多数情况下,山西人喜欢把自己描述成正宗华夏,把自己与夏墟之类联系起来。只有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他们会回忆起古代的民族融合背景。比方说,这次我们在朔州,谈到古代民族融合问题时,当地文物考古人员就都我们说:“我们这一带,差不多都是少数民族的后代呢。”
  将无同是忻州地区人。忻州在魏晋时候是新兴郡,而新兴郡,是南匈奴五部的北部所在地。刘渊就是“新兴人也”。这一带当时的主要居民大概是匈奴人吧。匈奴人的族属问题,自白鸟库吉以来,有许多种说法,可是算作阿尔泰语系,总不成问题。
  所以,将无同的“粉白细嫩”,的确不是一个孤立现象,而有更深刻的历史原由。只不过,他拉上杠头和猴子是否合适,还需要具体的个案研究。无论最终“山西人都生得白”的说法是否成立,将无同能够在不经意间说出这一观点,毕竟反映了他作为历史学家所特有的历史视野。
将无同
时间:2001-08-22.22:32:25
  小观音是山西人,也白,是又一证。现在就看花花的了。照片看不清楚。
大雨
时间:2001-08-22.23:34:58
  因严重小恙,不能作午饭,下午饥肠辘辘,乃联系得晚饭一局。奈主人姗姗来迟,致饿过了劲。到得饭桌,夫妻肺片少的羞涩,回锅肉又作的极恶,偏主人还很学术地思考:这是盐煎肉的做法!最终又未能如预料的打包为明日计。吃不饱,生计无着,头脑自然较饱暖时稍有上进心,且就冷挥洒背后的知识背景中的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小地方,阐惑求解:
  “这些民族,有来自蒙古高原的阿尔泰语系各族(通古斯、蒙古、突厥),也有来自西域包括葱岭以西的伊兰语各族(于阗人、粟特人、波斯人、龟兹人、阿拉伯人等等)。这些民族中,伊兰人种是白种人,而阿尔泰语系的各语族,突厥人比较白,也是不用多说的,即使通古斯语族、蒙古语族,也比一般中国人白一些,比如汉魏时期的“白寇”、“白贼”,就是证明。”
  冷以阿尔泰语系三族来自蒙古高原。通古斯族分布,多在西伯利亚与今中国东北,即亚洲内陆北方非游牧地区,说来自蒙古高原似可斟酌。
  冷以阿尔泰语系与伊兰语并列。伊兰一词在史学叙述中常见,说到伊兰语,就我的理解,大概是指印欧语系中的印伊语族中的伊朗语支。举什么例子呢?如:一是汉藏语系各族,一是(印欧语系的日耳曼语族的)英语支各族,感觉不协调。如果说是印欧语系的各族,似乎对应更工整,而同样可说明问题。
  如果我理解的伊兰语含义无大差错,则“伊兰语各族”虽包括于阗、粟特、龟兹、波斯,却断无阿拉伯人。它们是闪含语系中人,和印欧语系都不搭界,遑论语族、语支了。
  说到来自葱岭以西,就是指来自今帕米尔高原以西。如果不是出自诗意,而要硬找碴的话,则粟特、波斯无误,而说到山西的龟兹、于阗人——即在今新疆南部境内库车、和田者——来自葱岭以西,则有些没有必要了,虽然他们的祖先肯定来自遥远的西方。
  挑刺儿没意思,更不必来什么找硬伤的把戏。有意思的是:
  白种人不见得就白,如今印度北部的雅利安人,肤色和南部土著达罗毗荼人就相差无几,贝督因人的颜色,嘿嘿,黑啊。同种人不见得就同色,今中国东北人,乃以粗蛮胶东农民为血统主要来源,其白则超过中原、南方远矣。可见环境特别是日照时间、强度与降水、湿度的搭配,也是影响肤色的关键因素,非血统所可通解。尴尬的是,这恰恰有助于说明,山西人尽管由于干旱高原的强烈紫外线而多数比较黑,他们身上不见光的地方却不一定……
  说到山西人的地域差异,冷显然心虚了也。山西中北部人具少数族深目高鼻凶恶深沉的色彩无疑,而南部临汾、运城人则小鼻子小眼,一副笑眯眯的华夏正统模样——吹嘘华夏正宗的正是他们,而不是冷攻击的大“同”——中北部忻州将无先生。
  说到这里,愿有以教:南部山西人和太原、大同区别也就罢了,为什么和只隔一河的关中人那种兵马俑蠢汉的形象也差的远?为什么和山西东南的泽潞地区(那里地貌、风俗似更近邯郸、河内地区)也差那么远?不光是肤色!在历史中的移民、融合事件中,似乎找不到有力的注脚。
  关于和蒙古、通古斯相关的白寇、白贼,关系本人断代兴趣,愿闻其详。
埃珂
时间:2001-08-23.00:30:27
  老冷,我实在太佩服你了,偶像!就一个将梧桐的白肚皮,你可以考证出这麽多东西,真有学问啊。这个地方我是不敢来乐。
老冷
时间:2001-08-23.09:29:52
  大雨:
  指出阿拉伯人这个硬伤,很正确。那是我后加上去的,因为想到辽金元时期山西中部有阿拉伯人的活动,才忻忻然加进去,没考虑前面的“伊兰”限定。至于葱岭以西,那时放在“包括”后面的嘛,前面还有更广泛的“西域”概念,当然可以指新疆境内了。我这里之所以不用“印欧语系这样稳妥的字眼,是受到历史事实的诱惑:我心中只想到在山西地区活跃过的那些民族,而它们,的确属于印欧语系伊兰语族东伊兰语支。如果这个帖子允许我展开谈,我会详细报告这些民族的活动及其后果,其后果之一,就是形成了许多崭新的民族共同体,比如魏晋时期的屠各、北朝和隋唐时期的步落稽,等等。
  白寇、白贼,是东汉魏晋时期出现的,活动于太行山南段、太岳山以东、王屋山地区,学术界对其性质还没有明确的认识,一般认为是东胡一系,可能与鲜卑、乌桓关系较深,也可能是古老的白狄的孑遗,我认为与南匈奴中某一部有关。
  至于你提到的晋南的问题,我把思路整理于下,你来批评。一般地说,山西可以划分为四个大的自然地理区域:晋中(以太原盆地为核心)、晋北(古代陉北之地)、晋东南(上党)、晋南(河东、平阳)。晋北与蒙古高原联系密切,风物也近;晋东南与河北、河南关系较近;而晋南受到关中地区深刻的影响。只有晋阳盆地算得上是一个比较封闭、比较独立的地理区域,这也決定了其中心的政治地位(仅仅是政治地位)。古代军事地理的许多实践,也可以帮助说明晋南的这一特点。比如,春秋时代晋向关中的侵蚀、对河西的控制,战国时代秦夺河西等等。最鲜明的事例是北齐北周对峙时期,北周控制了河东,即使在北齐去强大的时候,河东也难以回到高齐手中。古代考古学文化也证明,关中与河东地区联系更紧密,远远强于河东与晋阳盆地的联系。今天河东地区的方言调查也证明,河东方言与关中的亲缘关系,大于其与太原地区间的联系。   哈哈,从肤色讨论到地理问题了。方向还在变。
杠头
时间:2001-08-23.09:59:35
  大雨先生力挽狂澜,把讨论引到了它应该到的方向上,很好。当然,语言和民族问题实在太难也太容易,不就有学者把山西人考证成白种人的后代吗?
将无同的小侄女儿
时间:2001-08-23.10:36:49
  叔叔!!!原来我们都是匈奴人的后裔呀,有你的白肚皮为证......
  真好!
将无同
时间:2001-08-23.10:53:37
这是我的哪个侄女呀?
小雨
时间:2001-08-23.12:28:54
  叔叔,看着老冷一贴紧跟一贴,步步逼进,而您却是一句比一句更苍白无力 :(
  不要让大家失望哦,快快挥出您的宝刀!
西西弗
时间:2001-08-23.13:45:57
  昨日与大雨君聊,感其气若游丝,“大雨如怒”直如“大雨如嗲”,疑是受伤(不知何部位)所致,不敢多问。
  今观其文,洒洒有太史公气,乃欣然而慰,知大雨君“小恙”虽“严重”,然其人仍知发奋,其事颇可动人,未以磨难而踌伫,后勇可嘉,后勇可嘉。:)
南斋
时间:2001-08-23.19:22:33
  将无同 时间:2001-08-23.10:53:37
  这是我的哪个侄女呀?
  
  据心理学分析,无法分辨具有同一属性事物时,此类事物数目必等于兼大于“4”。
  同理可证:将无老太公的侄女数必过4。。。。。加上上头的女儿,可能的外甥女,妹妹什么的。。。估计此类关系数超过个位数了。
  
  所以,本人建议,接肤色后的考证研讨问题可转为将无太公的生活作风问题。
埃珂
时间:2001-08-23.20:37:19
  这个,这个讨论的方向怎摸转得跟风车一样快呐,从贩子的红裤衩变蓝裤衩再变灰裤衩,多象风中猎猎飞扬的五彩旗啊。从贩子,老冷的生活作风问题再到将太公的作风问题。我说一个一个来,先从贩子开始吧。
南斋
时间:2001-08-23.20:58:08
  讨论问题不在人物出场顺序,而在根本。事由将无帖子而起,其用心而生,自然要好好讨论一下他的问题拉。
寻根
时间:2001-08-23.22:10:41
  将无同肤色虽然很白,但体毛少,故应该不是西戎的后代,可能应与东夷或南蛮有些关系。估计他的上代除山西血统外应当还有其他血统,比如陕西米脂(米脂人也白)。
为何
时间:2001-08-24.01:49:36
  一面旗帜放倒了贩子,肚皮问题又放翻了将梧桐,英雄难过隐私关啊:)
将无同
时间:2001-08-24.09:50:29
  老冷写了我好几段,不少人建议我反击他。我以为没有必要。仔细看看,发现老冷并没有砸我。他主要说了我两件事。第一是文物出版社老孟和我的对话。虽然时间、地点、在场人物诸方面小有出入,但基本属实。第二是我的肚皮颜色问题。   写老孟那段,实在是夸我。想想看,能让一个50多岁的男人这样着迷,那岂不正说明了本人的魅力?至于“白肚皮”,那更不成问题了,因为人人都有肚皮,而且人人的肚皮都是白色的。如果老冷说我没有肚皮,或者说我的肚皮是别的什么颜色,比如说是海蓝色的或是红色的,那才是陷害我呢。
  老冷很大度,虽然我说了他在大同时轻浮的一面,但人家呢,尽说我好了。真应该谢谢。此外,老冷始终坚持自己出场,而不像有的人那样,装聋作哑,玩超脱,玩神秘,躲在后面发挥作用,就像是《大红灯笼高高挂》里的男主人公。
紫平
时间:2001-08-24.17:18:49
  本命年的红内裤;精气神渐去,需要神功元气袋呵护的老白肚子;忧郁的大雨。
  红、白、蓝三部曲呢!
  凡是一扯到隐私就热闹。按马克吐温的套路,高潮处就是抱着大腿喊爸爸。看来往复的高潮是来了。
  ‘他人即是深渊’,让靠近的人眩晕。而这眩晕往往又蛊惑着旁观者的一探究竟。
  前些年安顿出了本《绝对隐私》,算是把知道但不能说的欲望暴露于台前。毕竟在一个思无所依的年代里,惟有通过窥视的比较,方能把握住自己的存在。从此报纸杂志电视书刊开始变本加厉地满足这种欲望。写手们在魔幻现实主义的指导下,每天都在制造着绝对的隐私。满足他人的同时,也满足了自己。
  据我观察,写手具有的共同基本素质有三。
  其一:选好关注点,坚持走魔幻现实主义道路
  比如最近买得挺火的《中国底层访谈录》,算是把这魔幻现实主义发挥到了极至。神经病,罪犯,以及小圈子内的文化狗友构成了所谓的底层。然后对“底层”们的口述加工,模糊学术与娱乐的界限。在性,欲望,黑暗的边缘兜转。让人产生想什么是什么的快感。余少侠们就搞起了深刻挖掘其思想内涵的勾当,中产阶级开始回味自我生活的温暖。老威也算迈入了小康生活。
  观众感兴趣的,不在于内裤到底是什么颜色,洗没洗澡,老冷是鸡还是鸭子。内裤,洗澡,鸡鸭本身就具有轰动效应。写手一旦引起关注就达到了目的,至于事实就留给观众了。所谓往复互动嘛   
  其二,要有点大无谓精神。
  大白话就是要坚信真理来自于厚颜无耻。
  比如何新何大师新书《我的哲学与宗教观》,封面写着“多年来,我和我的学术一直居于非主流地位。我是孤立无援的。”
  目录记有:
  上书毛泽东谈哲学
  王震约见
  向邓小平呈送密扎
  拜访胡耀邦
  与王震副主席一次谈话的纪要
  我永远感念他们
  写手一定要谦虚,哪怕打了人,你也得说自己被打了。要有豁达心胸,不就是“白肚皮”么?
  其三,反咬一口
  写手也是人,保不准就被他人揭发了隐私。这时候不能慌张,走深挖狠揭揪黑手的路子。有没有黑手无所谓,谁跳出来谁就是黑手。另,黑手群众不了解,自我塑造的黑手更清楚软肋,为下次冲锋就方便了。
  还是何大师,在新书封底写着“还有一些人似乎想封杀我,可惜他们做不到,十几年来,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一个似乎,高啊~~~~~
老冷
时间:2001-08-24.17:26:31
  哈哈,看了不少书啊,都是流行的耶。我还以为你在看什么高深著作呢,原来是这些。怎么不学我谈谈音乐呢?至少来个“有所思”嘛。
紫平
时间:2001-08-24.17:33:58
  惭愧惭愧
  这些垃圾书郁闷着我了,连思的兴趣都没有。
  然而很奇怪的是居然还都卖得很火,有没有什么想法?
  另,听庄严弥撒,你得相信崇高~~~~~
hearthui
时间:2001-08-25.04:48:57
楼上的,说实话,我书没你读的多,可是我记得李老师也曾经很火,仔细想想,不过就是我们所有人思想里都有些共同的糟粕吗?不过是我们多念了几年书,也未必就能够免俗,最多人家俗在脸上,我们俗在心里……
赵楚
时间:2001-08-28.12:09:12
将无同先生:   
  你好。这段特别忙,所以来得少了。关于秦汉之间与匈奴关系的书,我已看了一些,非常感谢。很多疑惑和想法,等我抽时间再写出来跟你请教。看你们这拨人专业志趣相近,又都在北京,真真好玩,艳羡中。我估计于10月底或11月初回去北京公干几天,要是那时你有时间,一定当面请教,(其实是想瞻仰一下风神,哈哈。)都是灌水话,借这里写几句,顺致问候。
阿西
时间:2001-08-28.12:51:41
  哇,有人听说将无同是匈奴后裔,就要从外地赶来瞻仰!
樱桃
时间:2001-08-28.16:34:10
  好喜欢这个帖子,学者们的互相调侃居然也上升到理论角度分析,既好玩又长学问,真好。
赵楚
时间:2001-08-28.16:43:01
  阿西:第一,我上次在这里请教将无同一些问题,见题目有他名字,顺便进来打一招呼,以示谢意;第二,我压根没看大家在说什么,也不关心;第三,将无同很多随笔文字我很喜欢。透过这些文字也觉得这人特别对胃口,因此想找他,认识一下。没别的。你们开心玩。
游击队员
时间:2001-09-15.13:09:20
  看了这么多帖子,觉得还是将无同写的最妙。惟妙惟肖,可当之矣。
  后面的反击,虽不乏精彩之处,总不免有强为之说、有时近于无聊之感。这里挺好玩,以后还来。
小知
时间:2002/12/15 10:54pm
  有趣。学术会议仿佛是群英大会,各路神仙在此大显神通。往复大才云集,周游各地,行万里路、开万次会的不在少数,哪位有雅兴可著一部中国的《小世界》或可让洛奇略输文采。一定不难找到地位、美色、名誉都想swallow的史沃娄 当然卖点还得是“罗曼斯”,所以贴中提到的作风问题至关重要,不应该只是旁敲侧击而已。
编辑:wangfu


发表评论】 【文章回顾】 【收藏本文】 【发送本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未找到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往复
     
    "#ffffff">
  • 未找到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往复